節后江蘇缺工嚴重 專家:把農民工當寶貴資源

2019年04月14日08:0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缺工難題,其實是個態度問題

  邵先生在南京秦淮區逸仙橋附近經營一家洗車行。因為缺工,春節后,整個車行的清洗、維修活兒全落在他和一名66歲的老工人身上。

  “去年車行還有3名工人,春節前兩個年輕的走了就沒回來。”邵先生無奈地說,節后一直在招工,但現在工人太難招,3月初來了一位,干了三個星期就離職了,嫌每月4000元的工資太低。“洗車本就微利,哪裡開得出更高的工資啊!”邵先生說,幸虧前幾年入手了一台自動化洗車設備,如果現在還像以前那樣純靠人工,洗車店根本開不下去。如今,南京主城也很少能見到一群年輕人圍著洗車的場景。

  洗車行招工難,只是整個城市服務業缺工的縮影。南京很多餐飲飯店、商場超市、家政物業等單位門口常年挂著招工廣告。南京市鼓樓區上海路上一家快捷酒店,節后需要招收5名服務員,至今隻招到3人,其間還有2人離職。店長說,現在酒店服務員的工作普遍採取標准化模式,對房間清理步驟、服務程序、禮貌用語等都有嚴格要求,並與工資挂鉤,一些服務員覺得不自由就離職。每年春節后都是缺工期,但到4月會有一些工人回潮,尤其是那些沒能找到更好工作的人會來求職,但今年回潮工人也少了。

  相對於服務業,一些傳統勞動密集型制造業招工更難。常年為制造業提供人力資源服務的蘇州文鼎人力資源服務有限公司董事長王華偉說,制造業缺工現象好多年前就存在,主要集中在傳統代工企業。企業靠訂單生存,有訂單時大量招工,沒訂單就解散工人,因為用工不穩定也就難以留住員工。雖然一些企業加快機器換人步伐,但在行業發展形勢不太明朗的情況下,用人單位會在招工和轉型升級間進行權衡。如果訂單穩定或預期良好,企業機器換人步伐會更快一些,如果訂單減少,老板在技術改造時就會保守一些。畢竟產業升級投入不菲,一套自動化設備往往少則數百萬元,多則數千萬元甚至數億元。

  為幫助企業解決用工問題,帶領企業奔赴勞務集中地舉辦招聘會,建立對口勞務基地成為各級就業主管部門的一項主要工作。今年春節以來,省和13個設區市舉辦各種招聘會近2000場。4月本應是用工穩定期,但南京、南通等地的就業主管部門仍帶領企業頻頻外出招工、尋找就業合作伙伴。

  有人就此推論中國人口紅利正在消失,但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回應稱,2018年中國人口保持正增長,全年出生人口1523萬人,勞動力資源近9億人,中國人口紅利仍然存在。那麼,增長的就業去哪裡了?快速發展的互聯網新經濟、新產業,傳統勞務輸出地就業吸納能力增強等,都在分流著農民工。

  3月初,23歲的李勇告別昆山一家電子廠操作工的崗位,來南京當上快遞員。他所在的電子廠有1000名員工,去年有1/3離職,有的去開滴滴,有的送外賣,很多人都加入平台經濟。“相比簡單重復的流水線工作,快遞工作時間自由,每天與不同的人打交道。關鍵是,快遞員收入差不多是流水線操作工的兩倍。”李勇說。

  不過,平台經濟也存在缺工現象。常州科瑞爾外包有限公司董事長楊曉冬告訴記者,不少網約車、外賣等平台公司委托他們招工。“這些平台工作按單計收,多勞多得,但不給員工繳納保險,人員自由度大,流動也大,不停招工不停走人。”

  在南京江寧做了8年送貨工,在夫子廟一帶送了兩年外賣后,山東單縣的袁勁昌和妻子去年底在南京二十七中對面租下一個店面,冬天賣羊肉湯,其它季節賣煎餅。袁勁昌說,外賣掙得不少,但是每天等著派單搶單,騎著電動車日晒雨淋,很辛苦。“自己開個店,好好經營,心裡更踏實。”

  “‘心裡踏實’,正是很多外來打工者的就業心態。”南京財經大學經濟學院章莉教授說,人口紅利仍然存在,但年輕勞動力相對短缺是個不爭的事實。勞動者就業選擇的空間更大,環境不佳、發展空間小、穩定性差的工作,自然沒有吸引力。多年來,很多企業習慣了對農民工呼之即來揮之即去,一旦年輕人有了更多選擇,離職是早晚的事。勞動力成為賣方市場的情況下,隻有把農民工當成寶貴資源,改善勞動待遇,提供必要保障,讓農民工對企業產生歸屬感,企業才能留住農民工。

  事實上,同樣是勞動密集型企業,一些企業缺工現象並不嚴重。蘇州中達電子擁有1.5萬名操作工,每年春節后員工復工率超過九成。公司人力資源經理任大萍表示,公司注重企業文化建設,增強員工凝聚力。同時在加快機器換人步伐中,公司還為有技術學習需求的員工舉辦免費培訓,培訓后的工人收入增加,企業用工也得到了滿足。(黃紅芳)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