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保”鎮江句容城上村遺址遭遇違法施工

2019年04月28日06:53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國保”句容城上村遺址遭遇違法施工

城上村遺址(大致為紅線范圍內)航拍圖

肖杆河整治工程是從去年夏天開始的

裸露在地面的碳化木

2009年考古發掘出土文物 資料圖片

位於鎮江句容華陽鎮的城上村遺址,是全國重點文保單位。不僅有5000多年前江蘇先民們遺留的生活遺跡,還有一方一圓兩個西周時期的環壕。它向人們勾勒出了新石器時期以及商周時期,江蘇先民們在這裡生活的場景。此外,城上村是因陶淵明的曾祖父在這裡駐守而得名。

然而,就是這樣一處“國保”,最近卻遭遇了違法施工。一位文保志願者致電現代快報稱,由於句容肖杆河整治工程在古老的城上村遺址建設控制地帶內違法建設,致使遺址西南角原本在地下的陶片、紅燒土、碳化木都裸露了出來。

沒有報批,就在“國保”的區劃范圍內施工?現代快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目擊

3000多年前的文物散落在新土上

“國保”城上村遺址在鎮江句容華陽鎮城上村南部,東距句卓路100米,西側緊靠肖杆河。它面積龐大,達20萬平方米。

2008年,第三次全國文物普查,當地的文保工作者在地毯式搜索中發現了它,曾被列入當年的重要發現之一。2009年、2014年,南京博物院考古研究所曾經兩度對這個遺址進行田野調查、局部“解剖”,由於它不僅完整,而且文化層豐富,在被發現的第五年就被列入了第七批全國重點文保單位。

然而,就是這樣一處被認為研究價值極高的遺址,最近出現了狀況。有文保志願者向現代快報舉報說,由於當地的肖杆河整治工程施工,致使原本在地下的文物裸露了出來。

4月24日,現代快報記者在現場調查時注意到,城上村遺址所在如今是一片農田和隆起的山坡,西側的肖杆河整治工程正在進行中。現場,工人們正在施工,由於工程需要,靠近城上村遺址的一側,有的地方整體凹下去一塊,有的地方則被新土覆蓋高高隆起。在靠近田野的、新堆起的土堆中走走,很容易就找到灰色的陶片、紅燒土、碳化木……從灰色的陶片來看,它們應該是陶罐、陶豆的一小部分。而陶片、紅燒土、碳化木都是江蘇的先民們,曾經在這裡活動留下的遺跡。“它們都是商周時期的,應該是城上村遺址文化層中翻出來的。”這位文物志願者說。

肖杆河整治工程“入侵”古老遺址

肖杆河整治工程是什麼?現代快報記者在公示牌中看到,肖杆河是句容河主要支流,是貫穿句容北部新城的一條重要排洪河道,為進一步提高河道行洪能力,打造沿河風光帶,提升城市形象,句容市政府決定對肖杆河進行綜合整治。整治工程從去年夏天開始,現在已開始鋪草坪。

治理河道是件好事,但不巧的是,肖杆河有一段緊緊挨著古老的城上村遺址。在遺址的一處草叢裡,現代快報記者找到了《城上村遺址保護公告》的牌子。上面寫著城上村遺址已經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根據《文物保護法》的相關規定,在遺址保護范圍和建設控制地帶內一切基本建設和生產活動,都要報經文物管理部門批准。對於破壞古遺址的一切行為將嚴厲打擊,直至追究刑責。

文保志願者說,這次肖杆河整治工程“入侵”了古老的城上村遺址,是在城上村遺址建設控制地帶范圍內動土。

督辦

已停工,江蘇省文物局組織專家現場調查

記者了解到,我國文物法規定,無論是在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保護范圍還是建設控制地帶內施工,都要報國家文物局批准通過﹔此外,還要事先進行考古勘探。

那麼,肖杆河整治工程有沒有履行報批手續?江蘇省文物局相關工作人員介紹,他們也接到了文保志願者投訴,4月25日,下了停工通知書﹔4月26日,下了督辦通知到鎮江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當天,鎮江市文化廣電和旅游局的相關負責人和文物專家帶著“國保”兩線圖到實地調查,初步結論為:肖杆河整治工程沒有履行報審手續,在“國保”區劃范圍內施工,是違法建設。27日下午,省文物局又組織專家現場調查。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物保護法》第六十六條規定:在文物保護單位的建設控制地帶內進行建設工程,其工程設計方案未經文物行政部門同意、報城鄉建設規劃部門批准,對文物保護單位的歷史風貌造成破壞的,尚不構成犯罪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門責令改正,造成嚴重后果的,處五萬元以上五十萬元以下的罰款。

考古發掘

5000多年前

江蘇先民在這裡生活

“這是一處高台遺址,面積大、保存好、地層堆積厚、遺跡遺物豐富﹔不僅有5000多年前的生活遺跡,也有西周時期的遺址。”在《江蘇句容城上村遺址考古調查、勘探報告》上,考古專家們寫道。

在遺址上,考古專家們清理出了陶器、紅燒土、碳化木等,還清理出了新石器時期的石錛。這說明,早在5000多年前,江蘇的先民們就在這裡生活。

除了5000多年前的遺跡,還有3000多年前的。考古專家們在這裡發現了兩道環壕,一道為方形、一道為圓形,兩個環壕中間僅僅隔了20米,環壕北、東、南三面為人工挖掘,西側則利用天然的肖杆河,通過鑽探,考古專家們得知,當時環壕最寬處可達40米。環壕是為防御洪水、猛獸以及敵對勢力的侵襲而設置的,是一種防御體系,有環壕,就更說明,在3000多年前,還有先民在這裡生活。

考古專家們認為,“城上村遺址是秦淮河地區文明起源發生發展的一個重要階段,對於解讀寧鎮揚地區、秦淮河地區的文明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

1600多年前

陶淵明曾祖父在此駐守

據《句容地名錄》記載,城上,原名北城上,在縣城北5公裡。東晉咸和三年(公元328年),荊州刺史陶侃(陶淵明的曾祖父)在這裡駐守,抵抗蘇峻的叛亂。城上村因此而得名。據《晉書》記載,公元327年,歷陽內史蘇峻發起,聯結鎮西將軍祖約,一起進攻當時的都城南京。328年,蘇峻攻破南京執掌朝政,后來,陶侃率軍在南京、句容一帶討伐作戰。

考古專家們在調查報告中說,兩次調查鑽探,雖然沒有發現東晉時期的遺跡、遺物,但遺址的東北角、西北角、西南角明顯高於遺址中部,而且整個遺址明顯高出周圍地表, 有環壕圍繞, 四角又高出中部, 具有明顯的軍事作用。所以推測,陶侃平叛時在此短暫駐軍的可能性極大。(胡玉梅)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