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震:氣自己的慢熱,更擔心安於現狀

2019年04月29日14:50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張震 氣自己的慢熱,更擔心安於現狀

  張震說,對於出演電視劇《三生三世宸汐緣》並沒有什麼包袱。

  “好像你從來沒有在電影裡表演過憤怒?”張震想了好久,最后放棄式的笑笑:“啊,突然被這麼一問,真的想不起來了,好像是沒有過,生活裡也不怎麼需要憤怒。”

  採訪張震前,他會主動打招呼說早上好,整個人溫和又鄭重,聲音和肢體語言都不像其他演員那麼大開大合,但是仔細觀察,又永遠是緊致的。這份緊致來自於他的認真、不懈怠的刻苦,還有對演員這份職業的專注。

  兩年前因為《繡春刀2:修羅戰場》採訪他,快結束的時候和他說:“雖然14歲就成名,一直都跟最好的導演合作,拍了非常多的好電影,但我一直覺得屬於你自己最好的那部還沒有出現。期待能夠盡早看到。”

  如今,張震的新作品來了。4月9日,其所屬經紀公司公布了他未來的三部作品“沙·宸·暴”——在好萊塢巨制中擁有一席之地、第一次出演電視劇、合作新人導演……然而卻意外收獲了粉絲的不同聲音。

  所以,這一次我們不談他和無數大導演合作的華語電影圈幾乎無人能及的炫目履歷,也不談為每部電影習得的新技能,只是聊聊銀幕之外以及未來的張震。

  銀幕之上

  就算沒有光也能吸引觀眾

  張震有一張天生的“銀幕臉”。內斂氣質、緊致肢體,使得他被無數導演青睞,甚至有人說張震演戲憑借的是眼神和骨骼力度,一言不發都可以構成重要角色。對於什麼是銀幕臉,他說一開始接觸表演時有個老師和他說:“站在舞台上面就算沒有光,你也要能吸引觀眾的眼球。”在他的理解裡,“銀幕臉應該是天生的表演氣質和存在感,有一些好演員就算戲不在他們身上也照樣出彩,可能天生就會具備某種條件。”

  沒有第二個演員有張震這樣的好機緣,他經歷了最好的導演,在不同電影中幫他塑造了最好的形象。侯孝賢導演說:“大牌導演都喜歡他,就是因為他質地好,非常質朴。”

  這些合作讓他不知不覺養成了演員的職業修養准則:挑剔劇本,積極跟導演溝通,信任工作人員,演完戲讓自己盡快走出角色。

  在以前的採訪中張震曾說:“我覺得我像黏土,別人要把我捏成什麼樣,就可以是什麼樣”。楊德昌對他極其嚴厲,在現場非常凶,一個標點符號都不允許演員修改,甚至對著14歲的張震說“走,我們出去單挑”﹔王家衛要求他即興表演,讓他演出一首歌的感受﹔李安拉著他提前幾個月訓練,侯孝賢丟一堆古文資料給他看。每個大導演都有自己的脾氣和風格,而張震總是能應對自如,憑借的就是這種天生具備的條件。

  張震的演技和個人氣質成長是附加在港台文化之上的,寄托著導演對當時生活、生命情感的感悟,對應時代文化的關鍵詞,他的面孔、形象,本身就是一個層次的讀解。至於這個角度帥不帥,這個造型是不是足夠時髦,張震不在意,導演們也不在意。

  《雪暴》路演時,倪妮說張震是一個不刻意討好觀眾的演員。他有點疑惑,說自己從來都不知道該如何去討好觀眾,他更擅長,在作品中領著觀眾慢慢走。

  未來之中

  《雪暴》

  “一直想去極端環境體驗一把”

  這幾年,張震一直積極與新人導演合作。第一次拿著《繡春刀》劇本見張震之前,導演路陽心裡忐忑:“對我們這樣的團隊來說,他是天上的。”張震看了路陽現場畫的幾場重頭戲的分鏡,就答應了。

  導演崔斯韋曾是電影《瘋狂的賽車》《無人區》《一出好戲》的編劇,這是他的導演處女作。張震看中整個故事架構和王康浩(張震飾)這個人物,劇本來回討論了兩年多,不斷調整。合作中,張震一直鼓勵他:“導演你可以的。”

  他一直都想去極端的環境體驗,極熱、極冷、極濕、極干,都想試試看,南北極的旅行計劃了好幾年。這也是選擇出演《雪暴》的原因之一。電影在海拔2800米、零下40℃的長白山實景拍攝,每年10月到次年5月是長白山的封山期,因為太過危險,除了劇組外游客都禁止登山。

  由於現場落雪過厚,每天工作人員都要找履帶軋雪機把拍攝場地的路面軋實,經常遇到攝影機因低溫無法工作而重新拍攝的情況。

  張震穿著四層保暖褲貼著8個暖寶寶。“現場特別冷,打斗跑起來又很熱,但是衣服沒法脫掉,每天都在感受冰火兩重天。”有場戲是張震在雪裡不停地刨雪,雙手馬上被凍到沒知覺,之后好多天還留有麻麻的遲鈍感。

  “這樣的環境對表演是有利的,不用想象就有感受。”張震輕描淡寫地說。

  新人導演們給了張震更多的可能性,他也幫助他們創作出更好的作品。

  《三生三世宸汐緣》

  “演電視劇,只是時機剛剛好”

  在那條張震確認主演電視劇《三生三世宸汐緣》的微博下,最贊的回復是“張震如果你被綁架了你就眨眨眼。”第一次演電視劇就是這樣的仙俠題材超級IP,粉絲們都大跌眼鏡,也有人猜測是不是因為之前的作品都是藝術電影,片酬不夠高,張震缺錢了。

  2001年F4憑借電視劇《流星花園》人氣爆棚的時候,張震已經拍了王家衛執導的電影《春光乍洩》和李安執導的《臥虎藏龍》,在偶像文化盛行的台灣,張震放棄走商業明星路線,被電影大銀幕的光環保護著。15歲就提名台灣電影金馬獎最佳男主角,最好的導演們為他保駕護航,他對電影始終有著敬畏,而《宸汐緣》卻像他演員生涯中的“岔路”。

  張震自己反倒沒有任何包袱。他一直想嘗試喜劇或者愛情片,上一部喜劇作品《天下無雙》已經隔了很久很久,電視劇劇本也挑來挑去,遇不到合適的。

  《三生三世宸汐緣》對他來說就是“剛剛好,時機對了”。比電影更長的拍攝時間和不同的表演方法都給了他新鮮感。他也盡力把人物調整得更有血有肉一點。

  華麗的作者電影履歷為曾經的張震自動隔絕了純愛的日常題材,在某種程度上也局限了他的可能性,好像越演越是同一種氣場。或許失望或許負面,但是演員張震的工作,不就是嘗試嗎?

  《沙丘》

  “小說太長了,我還沒有看完”

  “為什麼你們都喜歡喝甜茶?”月初,張震在微博發了一條他在喝茶的照片並這樣配文,宣布正式加盟好萊塢科幻電影《沙丘》,被中國觀眾昵稱為“甜茶”的演員蒂莫西·柴勒梅德,也是主演之一。

  小說版《沙丘》完成於1965年,以荒漠的阿拉斯基星為背景,是一部龐大的科幻史詩。作者弗蘭克·赫伯特憑借其獲得了星雲獎和雨果獎。

  然而《沙丘》的影視化一直不太順利。早在上個世紀70年代,著名導演亞歷桑德羅·佐杜洛夫斯基就曾嘗試拍攝《沙丘》,由於時長很難被觀眾接受,制作經費巨大,計劃最終擱淺,佐杜洛夫斯基在紀錄片中曾痛苦的抱怨。1984年大衛·芬奇把這部小說搬上了大銀幕,但票房和評論都不甚理想。如今,縱然由丹尼斯·維倫紐瓦執導,《沙丘》的拍攝也是巨大的挑戰。

  張震與導演丹尼斯·維倫紐瓦在第71屆戛納電影節上結識,兩人同為評委。張震很喜歡他的作品《降臨》和《銀翼殺手2049》,就問到了《降臨》中飛行物降臨在水面的那場戲的拍攝,維倫紐瓦認真地作了解答,讓張震覺得這是個很有想法也有能力的導演。

  “它是一部宮廷科幻小說,但太長了我還沒看完,”提到喜歡的導演和《沙丘》,張震明顯興奮起來,他說合作最重要的是信任,確實改編有難度,但他相信維倫紐瓦。

  光環之外

  老派、低調,以及尊重職業

  2005年,綜藝節目《康熙來了》有一期是宣傳電影《愛神》。28歲的張震剃著光頭手插口袋,毫不避諱地大談和鞏俐的激情戲還有自己的感情經歷,連一貫行事大膽的小S都有點臉紅。

  但是某個時間點之后,張震與女演員與綜藝的距離突然都變得很遠。他一本正經地說我不喜歡跟同一個女演員合作太多次,不然沒有神秘感觀眾會膩。宣傳影片的合照裡表情和姿勢總是過於嚴肅,和電影裡的愛戀形成強烈反差。《聶隱娘》裡他抱胡姬,手肘以上都不碰胡姬的身體。楊冪說終於等到了跟震哥合作的機會特別開心,張震則是淡淡地感慨拍戲繁忙私下交流時間真的不多。

  張震解釋那個時間點是“開始對演戲重視,對演員這個職業尊重”。

  從小在爸爸劇組長大的張震最初很排斥電影行業,抱怨自己的爸爸為什麼跟別人家爸爸不一樣,經常一兩個月不在家。到14歲參與《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九個月時間被導演楊德昌填鴨式的教怎麼演戲,隻有一兩場戲感受到自己在表演。之后他在楊德昌的電影公司打工,考入台北復興高職念美術科,成績平平。

  那時候的他沒把工作太當回事兒,隻想在劇組跟大家混得熟一點,好像這樣才有安全感。也從沒考慮過要把演戲當成自己的事業。

  不止一次張震提到過,真正對演戲這件事開竅,是在跟鞏俐合作《愛神》的時候。他從鞏俐身上看到了一個演員應該具有的實力和真誠,知道怎樣全身心地投入角色,知道機位打向身體的哪個部分,該給出怎樣最恰當的回應。這讓張震意識到了表演的境界,決心也要成為一名這樣的演員。

  這份重視讓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調整自己的狀態上面,創造更多的可能性給導演看,不被電影之外的事情打擾。

  兩年前《繡春刀2》時採訪他,引用侯孝賢導演開玩笑的話說他是“老派藝人”,他哈哈大笑:“可能接觸電影的時間久了,會有一些。尤其一開始接觸的都是長輩,思想上會老派一點。私底下可能還行。老派給我的最重要的第一印象是,他們對拍電影都挺認真的。”

  這種認真的“老派”到現在也沒怎麼變。演了三十多年戲,他還是不太會擋問題,語氣慢悠悠的,每個問題都一絲不苟地回答,但就是讓記者抓狂,沒什麼可以作為標題的“爆炸點”。

  問到拍攝《雪暴》被凍得不計形象,李光潔開玩笑管他叫雪村老師,張震認真地回答:“可我覺得雪村老師很好,有很好的作品,我很尊重他”,告訴他現在沒有藝人這麼回答問題了。張震自己也笑,“可我就是這麼覺得。”

  生活之內

  離娛樂圈退一步,再退一步

  作為明星最重要的是什麼?張震想了好久,然后說,是光環和人設吧。

  小S早早就說張震根本不適合在生活中出現,沒法想象他怎樣從藝術電影中走出來做生活瑣事。

  明星張震戴著光環,生活之內的張震就把自己藏起來,離娛樂圈退一步,再退一步。

  私底下他喜歡寬鬆的衣服,買的最多單品是T恤,“要有那種精心打扮又看起來不經意表露出來的帥氣。”

  他喜歡玩,喜歡親近大自然,運動、睡覺、打電動。電影節上他認真詢問媒體哪些參展影片最好看,米蘭時裝周他懊惱地“抱怨”時間太緊沒有預約到去看《最后的晚餐》。問他還看不看伊坂幸太郎的推理小說,他笑笑說:“還在看,但是伊坂出書的速度太快了,我看不過來。”

  他還是喜歡文藝片,會聊《迦百農(何以為家)》裡面他喜歡的鏡頭,描述得細致生動。時值《復聯4》上映,問他對漫威電影的看法,他想了想說不排斥也不期待吧,這好像更像是一種電影風潮,自己似乎已經過了追隨的年齡。

  他也擔心沒有時間再去闖闖,擔心安於現狀,人會變得遲緩。鏡頭前要求他要有絕對的自信,可是也讓他經常有信心全無的時刻,氣自己的慢熱,也后悔自己有時候太固執。

  演了三十年電影,身邊的工作人員來來往往,留下來的越來越少,也不太能夠交到朋友,這讓張震覺得有點傷感。他就增加跟家人的相處時間,也耐心跟自己相處。

  問他這些年接戲頻率這麼低,是不是錯過了很多好劇本,他點頭:“要說錯過的話,那太多太多了,要協調自己和導演的時間,要考慮自己是不是真的適合,機緣太重要了。但是沒辦法,拍戲就是這樣,不能總想著錯過的事。”

  未來怎麼樣?張震說:“試試看吧,我有好奇心。”

  採寫/新京報記者 李妍 藝人供圖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