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名研究生邊陲來信感動江蘇省委書記 詮釋支教青春

2019年05月05日07:12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變“小我”為“大我”,民族復興“有我”

“我們選擇了平凡,但沒有平庸。”

“到西部,通過自己點點滴滴的努力,為西部發展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把最大的孝與愛獻給西部的父老,獻給山裡的孩子,獻給偉大的祖國,這就是我們的中國夢。”

……

近日,一封情真意切、激情昂揚的手寫信,從西南邊遠地區寄到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的案頭。南京師范大學第二十屆研究生支教團的24名95后,懷著激動的心情,向“老家”的省委書記分享一年的支教故事和個人感悟,表達擔當時代使命、服務基層群眾的決心。

五四青年節前夕,婁勤儉就來信作出批示,表示“深受感染”“深為感動”,勉勵大家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勇做走在時代前列的奮進者、開拓者、奉獻者,讓青春在實現中國夢的接力奔跑中展現出蓬勃英姿。

支教西部,感知真實中國

2018年8月,剛剛大學畢業的南京師范大學學生馮甲銘,放棄出國深造的機會,和另外10名同學一起來到貴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獨山縣高級中學,接過南師大研究生支教西部的接力棒,成為新一屆支教老師。

第一次踏上西南地區,給馮甲銘的第一印象與想象中截然不同:“不是那麼貧窮落后、交通閉塞,相反基礎設施相當完善,特別是學校建設得不比江蘇差。”然而,進一步與家長、孩子溝通之后,馮甲銘發現,硬件是上來了,但當地一些居民的觀念思維還是存在一定差距。

“他們認同知識改變命運的道理,但並不強烈。不少家庭更願意讓孩子輟學打工,早日減輕家庭負擔。”馮甲銘同時還擔任獨山縣團縣委兼職副書記,幾次下農村后發現,縣城條件雖然不錯,但村裡依然有不少家庭沒有脫離貧困。“貧困的根本原因,在於思想上的封閉和精神上的貧困。這讓我更加深刻理解扶貧攻堅作為歷史性任務的偉大與艱巨,以及扶貧先‘扶智’‘扶志’的重要性。”

“智”如何扶、“志”如何立?這也是曾經的支教團成員王瑩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2009年8月,王瑩作為南師大研究生支教團一員,來到甘肅省天水市麥積區渭南鎮張石小學扶貧支教。寒假過后,王瑩發現班上不少孩子退學去打工了。而且,孩子們都覺得退學打工理所當然,甚至還很開心。

“我希望他們能繼續讀書,在人生道路上接觸更多的可能、有更多的選擇,而不是早早重復父輩的道路。”王瑩說,和她一起支教的7個同學,每人負責一個年級的主課和所有的音樂、體育、美術等副課。他們在努力傳授知識之外,還用新的價值觀引導孩子們改變觀念,從思想上打開新的天地。

“我們是‘過客’,但是希望通過接力支教,從思想上和精神上傳遞更多正能量,感染影響這些孩子。因為影響他們就是影響下一代,隻有靠當地人的代代傳承,才能改變貧窮落后的面貌。”王瑩說。

支教前,大家喊著口號 “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青春是用來奮斗的”。回來后,王瑩更加發自內心地認同這些口號,“到了西部,我們才更加全面認識廣袤的祖國,更加了解西部的孩子需要更好的教育、更深的愛,需要更多的志願者到西部來,跑好‘接力賽’,一點一滴地帶來改變。”

拳拳愛心,澆灌花朵綻放

獨山縣中的11名支教團成員中,有不少立志從事教育事業的。“我們來貴州前,接受了半年的教育教學培訓。但在教學中,我們並不滿足於知識上的教授,更多的是課下陪伴式教學,幫助孩子在社會上找准屬於自己的位置。”南師大貴州支教團成員費天玥說。

費天玥的班上有個“問題學生”,不愛學習、挑舋老師、欺負同學,費天玥找他談話,孩子一進門,就讓她感到異樣,“他從始至終一直低著頭,顯得局促不安,眼神和話語躲躲閃閃。我嘗試好久安撫他的情緒,才讓他敞開心扉:幼年時受到校園欺凌的創傷,雙親離家打工留守在家的寂寞,想努力向上卻因基礎太差的無奈……”講到同學老師都不喜歡他,他覺得自己的人生很失敗的時候,小小的肩膀顫抖著,眼淚止都止不住。

費天玥花了兩個小時跟他長談,后又幫他進行心理咨詢。終於有一天,孩子在樓道裡興奮地叫住費天玥,告訴她自己當上班級的紀律委員,跟同學們相處得不錯,還激動地匯報自己的學習規劃。“他的眼神閃著光,我一時沒認出來,真是發自內心地感到高興。”費天玥感慨,這裡的孩子大多父母不在身邊,遇到困難時需要更多的關愛,在人生規劃上也需要正確的引導。

回憶起2015年在重慶大足的那段支教時光,南師大第十七屆研究生支教團團長楊鴻飛最難忘的,是孩子們求知的眼神。楊鴻飛帶的班級叫“陽光班”,但最初並不如他期盼中的那般“陽光”:“班上都是品學兼優但家中比較困難的學生,由於特殊的成長環境,他們或多或少都存在著自卑、性格壓抑等問題,很難與我的教學有所互動。”

楊鴻飛漸漸發現,學生們會把遇到的問題和心裡話寫進周記。“我會靜下心來仔細看完,然后用評語的形式,告訴他們應該怎樣去做,這樣一來很快就拉近了大家的距離。”結合自己所學的古典文獻專業,楊鴻飛和他的團隊發起成立“閱讀國學經典,關注農民工和留守兒童心理健康問題”項目,並在大足中學的“陽光班”推行。

“飛哥講‘父母在,不遠游,游必有方’,解釋了意思后,讓我們轉換思維。古時交通不發達,出游一定考慮父母。現在交通發達,可以父母在而遠游。我當時十分驚嘆,一句短短的話,竟可以有如此多的意蘊,也學到了要用思辨的方式考慮事情。”大足中學學生張艷羽回憶說。2018年7月,張艷羽考入南京師范大學,成為楊鴻飛的學妹。

奉獻擔當,滋養無形成長

支教地大多是貧困地區,對於剛剛走出象牙塔的大學生來說,是半隻腳踏入社會,不僅要適應艱苦的工作生活條件,還要融入全新的風土人情。靠著一腔青春的激情,他們不僅完成教書育人的任務,還主動擔當,留下長久的奉獻。

南師大第十九屆研究生支教團團長趙威支教期間,和小伙伴們做了一件有意義的事情:讓一群有聽力或者智力障礙的特殊孩子,向世界展現他們的聲音和舞姿。

“我們和獨山沁元特殊教育學校的108個孩子接觸后,發現他們很喜歡唱跳,但又缺乏專業的設備和教學”,於是在母校的支持下,趙威和支教團聯系上海大音曦生公益基金會,組建了夢想藝術團。在下一屆支教團的接力下,孩子們學習表演非物質文化遺產——獨山花燈戲。“這些小朋友有藝術天賦、藝術夢想,但沒有機會展示,我們搭起一個平台,希望能給他們曲折的生命投進一束光亮,煥發全新的光彩。”

在獨山支教期間,趙威給孩子們募集助學資金,慰問貧困村的抗戰老兵與空巢老人。他參與策劃的“金婚照裡的五十載光陰”,用一年的時間,以照片記錄獨山縣貧困山村老年夫妻們歷經大半個世紀婚姻后的恩愛模樣,以獨特的視角反映時代變遷,於細微處展現基層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的歷程。

王瑩支教的張石小學四面環山,由於地勢高,自來水通不上來,生活用水要去千米之外的鄰村靠木板車拉來。遇上雨雪或是冰凍天氣,更是面臨無水可用的尷尬狀態。王瑩和當地老師以及支教團成員商議,決定從村裡水房拉一根地下水管到學校。從籌集資金、購買水管,到和水泥、挖水槽、砌水池,他們都親力親為,耗時一個多月完成了引水工程。

當水管裡流出第一滴水的那一剎那,王瑩既激動又欣慰:“支教時遇到很多困難,正是這些挫折讓我得到很大提升,這是完全不同於學校生活的鍛煉提高。”

心懷家國,大業“有我”

婁勤儉在信件批示中指出,組織大學生志願者到西部去、到基層去、到祖國和人民最需要的地方去,有利於年輕一代感知真實中國、全面了解國情,更加堅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也有助於他們在進入社會的起步階段,自覺把個人奮斗融入國家發展和民族復興大業,實現從“小我”到“大我”的轉變。

從“小我”到“大我”的轉變, 正在發生。按照原來的規劃,馮甲銘打算研究生畢業后,找一份“高平台”又安穩的好工作。但一年的支教即將結束時,他更加理解包括“扶貧攻堅”在內黨的政策的偉大,感到基層工作更有價值,也更加意識到學好專業本領的重要性。

10年前,劉立為在汶川地震重災區四川綿竹從事一年的志願服務,了解到綿竹地區部分學校在師資力量、專業培訓等方面還存在不少短板。在實地調研、各方論証的基礎上,他積極向學校申報創建南師大綿竹支教點。在學校的大力支持下,該支教點於2013年8月順利建成。“我們將按照婁書記批示精神,把個人奮斗融入國家發展和民族復興大業,更好地實現我們這一代青年人的責任和擔當。”

據了解,中國青年志願者研究生支教團每年在全國部分高校中招募一定數量的應屆本科畢業生或在讀研究生,到中西部貧困地區中小學開展為期一年的支教志願服務。在共青團江蘇省委組織下,江蘇已累計選派20批1516名研究生支教團志願者。今年8月,來自全省各大高校的新一屆研究生支教團成員即將從青年學生轉變為青年教育工作者,扎根最平凡的基層、邊遠的西疆。

作為最新入選的志願者,東南大學土木工程學院大四學生於路港即將赴新疆石河子市支教。“離開了祖國需要、人民利益,任何的孤芳自賞都會陷入越走越窄的狹小天地。”他說,時代呼喚擔當,使命呼喚實干。“我們定當傳承好五四精神,做新時代的奮斗者,將個人前途與國家民族命運同頻共振,堅定‘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定有我’的信念,在艱苦奮斗中錘煉意志品質,用奮斗的青春奏響奉獻祖國、社會與人民的交響樂。”(郁 芬 林元沁 楊頻萍)

(責編:黃竹岩、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