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言難盡的“這樣愛”,定制了多少觀眾“需求”

2019年05月07日16:42  來源:文匯報
 
原標題:一言難盡的“這樣愛”,定制了多少觀眾“需求”

《如果可以這樣愛》最大的失誤,就是忽略了敘事邏輯,使得原本就顯得驚世駭俗的情感被放置在千瘡百孔的邏輯網中,愛情的失真疊加生活的失真,落得滿地“狗血”。圖為該劇劇照。

隨著祁樹禮主動捐獻心臟,一命換一命救回生死線上的情敵耿墨池,都市虐戀劇《如果可以這樣愛》落下大幕。

收視數據讓劇方和播出平台雙雙喜上眉梢,平均接近2的收視率足以讓該劇在4月熱劇榜上躋身前三。但細剖劇情,實在讓人一言難盡。觀眾的揶揄很是到位,“一群病人的狗血虐戀”,網絡評分4.6。

“狗血”洒一路,收視卻不錯,為何?同檔期佳作欠缺,演員表演投入,都是導致它高收視的部分原因。更關鍵的是,從純情、奇情、虐情再到驚世駭俗的深情,編劇一路狂奔定制部分觀眾的爽點“需求”,哪怕邏輯早已潰不成軍。

沒有編劇不敢寫的,隻怕觀眾不敢信——這就是極致純愛?

《如果可以這樣愛》改編自2005年連載的同名小說,故事主線圍繞電台女主播白考兒和世界知名鋼琴家耿墨池、跨國集團董事長祁樹禮之間的愛情糾葛展開。

電視劇編劇亦是網文原作者千尋千尋。她透露,曾有制片公司有意向購買小說版權,但因對方想在故事裡加入職場、商戰、家庭倫理等元素而被她拒絕。在這位編劇兼原作者心目中,故事就應主打“極致純愛”。她曾公開表示,“現實生活中的平庸,導致我對愛情有各種形態的幻想”,她花三年時間寫這個故事,就是想告訴大家,“極致純愛是有的,是不被外界干擾的,也跟身份、金錢無關”。攝影師出身的導演王雷也有類似想法:“尋常的愛情故事已被太多人拍過。我想做的是更加純粹極致,像初戀一樣單純、義無反顧,純度很高的愛。”

何為編劇與導演理解的“極致純愛”?縱觀全劇,大致能得出公式。這場愛情的當事人,最好是不被世俗看好、不被傳統倫理祝福的男女,就像白考兒和耿墨池作為一對婚外情殉情者的另一半,愛上了彼此,而祁樹禮和白考兒則是兄長愛上了弟妹。極致純愛的過程必須經過層層加碼的考驗,父母反對、公眾施壓、情敵破壞都隻道是平常,記憶錯亂、生離死別才夠狠狠愛的級別。其結果又應當是感天動地的,一個是“生命隻剩一秒,我也要與你厮守”,一個是“我願嫁給不愛的他,以換取你生的機會”,還有一個干脆“獻出我的心,好讓它永遠愛著你”。如此框架設定下,為讓極致更進一步,劇情還穿插了家暴、車禍、坐牢、悔婚、流產、自殺、兄妹失散、禁錮之戀、閨蜜背叛、替代婚禮等橋段,安排了抑郁症、癔症、記憶錯亂、摘除子宮、先天性心臟病、晚期肝癌等人間疾苦。

43集,沒有編劇不敢寫的,隻有觀眾難以置信的。至於邏輯,在極致純愛面前壓根不值一提。套用劇中台詞,“丘比特之箭射中了三個人”,任何匪夷所思的情節發生,都能用“愛情就是如此不講道理”來當托辭。相比之下,劇中跨越五六年,人物永遠在冬季,服化道的漏洞真是可以忽略不計了。

掐准各種人群的“七寸”,制造網絡話題——這更像營銷的成功

奇情爛俗梗一鍋燉的劇情為何能贏得高收視率?恐怕還得從觀眾心理畫像說起。

打開視頻觀劇,高頻率的彈幕大致分三種:其一,沖演員前來,劉詩詩、佟大為、保劍鋒各有擁躉﹔其二,“我就想看看還能瘋到什麼地步”的吐槽不在少數,“奇情式”“審丑式”的圍觀心態也帶來了一定流量﹔其三,“看個劇放輕鬆,那麼較真做什麼”,關閉大腦、開啟淚腺,是這部分網友的觀劇指南。

以觀眾畫像做參考,再看該劇一路走來引發的話題。“從沒見過這樣活潑的劉詩詩”“佟大為再演深情男”“霸總保劍鋒”等文案、短視頻剪輯,率先俘獲了一批粉絲向觀眾,為劇集帶來基礎熱度。播出10來集后,“為尋找祁樹杰自殺真相,白考兒找到心理醫生想查看丈夫的就診記錄,被醫生以‘職業操守’為由拒絕”,類似文案從普法的角度切入,借助一些微博認証號贏得了圈層外的關注。待劇情深入,“你希望另一半是耿墨池還是祁樹禮”的愛情雞湯文,又在網上流傳,深情文藝男和霸道總裁都愛我,我該怎麼選的話題,終究切中了迷戀成人童話的觀眾心。這些話題雖說出發點和視角各不相同,但都掐准了各種人群的心理“七寸”。從這一層面而言,更像一場成功的營銷。

事實上,《如果可以這樣愛》的主創從一開始就清楚他們的目標受眾:這些觀眾不想看困頓的小人物如何在工作與生活中奮力打拼,隻願保留片刻的不切實際的幻想:優秀的異性爭著愛上我,優質的工作永遠等著我。(王彥)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