鹽城響水95歲老黨員15年捐款34萬元

2019年05月16日07:20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好人如斯,“小達”也要濟天下

  灰色中山裝,領口、袖口打著補丁。黑色的棒球帽上是一長串英文字母,戴在95歲的周仁甫頭上,多少有些違和感。“別人不要,我就撿了,你看,洗洗還能戴!”老人說話直來直去,眉眼卻彎成月牙兒。5月10日,在位於響水縣城的周家小院,記者再次見到抗戰老兵、“中國好人”周仁甫時,他依然是這身裝束。

  第一次偶遇周老是在今年春節后。記者在響水縣政府大院採訪,老人騎一輛舊自行車,拎著小布袋來到縣委宣傳部,要給貧困學生捐1萬元。“不認識他的人,怎麼也想不到他是每月拿萬元工資的老干部。”一位工作人員說。

  桌椅陳舊,看不到什麼家電,廚房那口還未拆除的土灶上,一隻小電飯鍋內粥還溫熱,因為主人的節儉,一切都簡朴至極。

  “我有錢,每個月工資這麼多。”老人豎起食指爽聲笑道,“1萬!”

  “舍不得花?”記者問。

  “舍得!衣服破點照樣穿,錢捐出去,作用更大。”

  打開封面破舊的《中國大學生就業》雜志,內頁粘貼著各種收條、憑証、發票56張,金額少則百元,多則千元萬元不等。響水縣運河中學“收到周仁甫老校長助學金壹萬元整”﹔周集實驗學校“收到周仁甫校長捐建涼亭款壹萬元整、捐書款柒佰元整”﹔2016年7月12日匯給“鹽都區學富鎮教師公寓楊飛、胡紅梅(夫婦)壹仟元整”,匯款人周仁甫附言:不聲張,祝早日康復……

  2005年捐出第一筆款項后,15年來,周仁甫堅持不間斷地捐款,助學、濟困,援助汶川、玉樹、魯甸、阜寧等災區,至今共捐出34萬元。

  “達則兼濟天下。這些年工資漲了些,1萬元不低了。我‘小達’了,那就要‘小濟’社會。”老人頓了半晌,“相比犧牲的戰友,我捐點錢又算得了什麼?他們獻出的是生命,而我還幸福地活著,知足了!”

  周仁甫成長在一個革命家庭,父親周一鵬擅長針灸,熱心為十裡八鄉窮苦人治病。“1940年,八路軍來到我們家鄉宣傳抗日,當時的我正在私塾讀書。”部隊駐扎后,經常有人來周家開會,“他們開會,我就在外面放哨、當聯絡員。”看到共產黨為窮苦人打天下,少年的心裡埋下一顆革命的種子。16歲這年,周仁甫與同村的鄭華余、汪浩、汪濤、呂干、孫同兵一道投身革命,參加抗日。

  “睡草鋪,散發傳單,上街演講。”1943年,周仁甫被組織派往佑東鄉任書記,組織農會發展民兵武裝力量。“一天夜裡,敵人突襲,我帶隊迎敵。炮手幾次未能點著土炮,我就直接用嘴吹,結果炮點著了,火藥珠粉反沖出來。”那次戰斗,在老人臉上留下“黑色印記”。

  不久,同鄉鄭華余在執行任務中犧牲。“那次如果是我去,肯定也犧牲了。”參加過大小戰斗十幾次,周仁甫不懼犧牲,但戰友的離去,讓他懷念至今。

  1946年秋,周仁甫從部隊轉業,回鄉創辦射陽六垛中學並擔任校長。1981年,老人從響水縣周集實驗學校退休。盡管日子捉襟見肘,但周仁甫“對黨的心意”一直沒變。“感謝黨對我退休后政治上的關心和生活上的照顧。”1995年,周仁甫將工資改革一次性補發的1008元,以特殊黨費的形式悉數交給黨組織。2003年,老人再次交納特殊黨費1088元﹔中國共產黨成立90周年之際,老人交納特殊黨費1萬元。

  90歲時,滿頭白發的周仁甫站上“中國好人”發布儀式的舞台。“吃水不忘挖井人。相比黨給予我的恩情,這些都微不足道。”

  跟著周老,記者踩著幾根手指粗的鋼筋搭成的樓梯上到屋頂,一座“再思亭”與周邊的小樓相比,別致顯眼。“建這個亭子就是為了緬懷戰友,教育大家不忘本。”老人說,建亭花了1萬多元,水泥是他一點點背上屋頂的。如今,由周仁甫捐建在周集實驗學校、韓蕩村、華余村的“再思亭”“愛國亭”“好人亭”多達9處。

  為留住紅色記憶,周仁甫把余熱奉獻給“教育傳承”。從教育崗位退休后,他義無反顧投入孩子們的“第二課堂”。前往阜寧、響水、灌雲等縣的鄉鎮中小學義務宣講革命故事百余場次。帶著自備的小鑼鼓、寫滿宣講重點的五顏六色的布緞,老人四處奔波,樂此不疲,“勞動得到別人的認可,心裡很高興”。

  除了每天中午,到不遠處的兒子家吃飯,平時的周仁甫仍喜歡獨自生活。周家小院詩畫滿牆、書香盈屋,東屋是圖書室,舊書櫥沿牆一字排開,藏書2000多冊,不僅自己看,還借給別人看。老人還編寫詩集《晨星》《萱草》以及《老兵游記》《臨篁軒隨筆》等文集,在這位耄耋老人心中,仍有“詩和遠方”。

  2016年,周仁甫在子女陪同下來到響水縣紅十字會,在器官和遺體捐獻同意書上簽下名字,那將是他的“最后一次捐獻”。無論何時,老人都不會停止他對這個世界的愛與牽挂。

  摩挲著一張張捐款收據,聽著老人的平靜敘述,記者反復咀嚼他挂在嘴邊的這句話——編筐編簍,重在收口。(卞小燕)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