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豐縣大沙河踐行“兩山”理論 從“無風三尺沙”到“梨花香如雪”

2019年05月26日06:3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從“無風三尺沙”到“梨花香如雪”

  幾十年間,豐縣大沙河從昔日“戈壁”變成果海,蝶變為人與人、人和自然和諧相處的生態典范。

  5月初,刺槐盛開,空氣中彌漫著馥郁甜香,深吸一口氣,令人神清氣爽。在通往豐縣黃河故道大沙河濕地公園的路上,連綿生長著近5公裡刺槐林帶。有30年樹齡,主干挺拔,枝干交叉,雪白的槐花在枝頭競相綻放。

  一曲《穆桂英挂帥》,逐漸清晰,95歲的大沙河鎮二壩村村民劉開中,頭戴禮帽、胸挂“戲匣”,坐在大兒子騎的電動三輪車上,趕集去吃早點。“無風三尺沙、黃土埋庄稼。”在他的少年記憶裡,黃河故道、大沙河兩岸到處是荒沙鹽鹼,隻長茅草不長糧,人們“逃荒去要飯,歸來不見房”。

  記者在大沙河水文化展示館看到,黃河沖出的河道,常年多枯,隻在汛期行洪走水,流經之處留下幾尺厚的黃沙,經烈日曝晒、狂風旋裹,形成連綿不絕的沙丘,低窪之處,水涸后留下大片的鹽鹼。

  在劉開中的指引下,記者登上殘存的土筑明代黃河大堤,一戶村民正在堤下放羊。這段殘堤,見証了“多沙、善淤、易徙”的黃河在流經豐縣南部660余年裡,改變地形地貌、紊亂水系、最終改道沖破堤壩的歷史。

  “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去,到最艱苦的地方去。”豐縣圖書館原館長、大沙河人朱以林回憶道,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大沙河兩岸掀起大生產勞動熱潮,大批知識青年響應號召,來到這片貧瘠的土地上興建果園。“在我的同齡人中,名字裡用‘林’字的很普遍,這正是大沙河給人們帶來的獨特歷史記憶。”

  “十裡刺槐林,在蘇北地區並不多見,它是人們在貧瘠沙地上種出來的綠色屏障。”二壩村黨支部書記唐世營說,刺槐根系發達,沙地成活率可達90%,防風固沙效果好。1988年,大沙河人民再次向沙地進軍,全縣數萬干部群眾僅用兩年時間,開挖出平均寬近270米的大沙河中泓河道,建起夾河閘。豐縣境內由此形成由華山閘、夾河閘控制的二級河川水體,一次蓄水達3000萬立方米,年調蓄量可達1億立方米,讓兩岸30萬畝果樹、農田擺脫干旱。截至2014年,豐縣累計投資2.06億元,對16.8公裡河段進行綜合整治,增加蓄水量1300萬立方米,改善85.7萬畝農田灌溉條件,可滿足日供生活用水20萬噸、工業用水30萬噸的要求。

  “要像愛護眼睛一樣保護來之不易的生態環境,不許採摘槐花。”城管隊員李國營騎電動車在刺槐林巡視,看河、護林,一日不輟。豐縣黃河故道大沙河國家濕地公園管理中心副主任張立波介紹,此處河道水域水質純淨,全線達三類水優良級別。去年初,經原環保部南京環科所專家觀察確認,42隻青頭潛鴨首次現身於此。這是迄今為止在江蘇境內發現的青頭潛鴨最大種群。“青頭潛鴨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全球僅存500余隻。它們生活在蘆葦、香蒲叢生的中小湖泊,對生態環境要求極高,現身這裡是對我們近年生態環境保護的最大肯定。”

  良好的自然環境和水質,使得大沙河區域擁有豐富的動物種群,區域內自然生態資源的完整性得以維持。特別是上游的二壩濕地,基本保持自然狀態,沒有人為干擾,成為動物的棲息地。小鹀、大鴇、白眉鹀等國家一級保護野生動物在此繁衍,白鷺、灰鷺、野鴨等更是隨處可見。記者行走在二壩濕地親水廊道邊,晨曦初露,鷺鳥鳴叫,振翅起舞,靈巧的鹀鳥在枝間跳躍,成群的野鴨在如鏡的水面嬉戲。夕陽西下,晚霞與粼粼的波光輝映,倦鳥歸巢,蘆葦在清澈的水中映出道道剪影。“十裡黃河堤、百裡大沙河、千頃荷花蕩、萬畝梨樹園”的獨特風光,將呈現在游客面前。

  “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站在果都大觀園內的大觀樓上遠眺,滿目綠的世界。依托醉人的生態環境,當地建起大沙河國家濕地公園,西起安徽省碭山縣葛集鎮高寨村,東至闞樓閘並向下游延伸,總面積6000余畝。二壩村、西陳村村民積極響應,紛紛退田還林、退耕還濕、退漁還湖。

  站在明大堤上,遠眺濕地公園:生態保育區、恢復重建區、宣教展示區、合理利用區和管理服務區劃分清晰,並分期建設刺槐林、蘆葦蕩、荷花漾、梨花島、宣教館、明大堤、滑草場、生態泳等體現濕地特色的旅游文化項目。

  西陳古村擁有特色田園文化,整體建筑體現“白牆朱柱”漢風民居風格,採用了仿古格柵、磚雕彩繪、青瓦漏窗、編鐘書簡等裝飾手法。村庄入口處建有漢闕、客服中心,中部建有村民茶社和特色水吧,西部建有戲台、村史館等。南部配套建設果酒坊、豆腐坊、榨油坊、梨木雕刻坊等特色農業體驗館。宜業、宜居、宜游,一個頗具鄉土魅力的古村落展現在眼前。

  記者採訪期間,一個來自安徽的旅行團恰好入住,幾竿翠竹,三五瓦缸,一排枯枝……都成為游客們眼中的別致風景,引人拍照留念﹔幾盤農家野菜,美酒清茶淺酌豪飲,大伙流連忘返。

  如今,黃河故道大沙河畔已成為近悅遠來的和諧之地。5月10日晚,在二壩濕地廣場,一場廣場舞聯誼賽如約開啟,各村自發邀請的鄰省村民舞蹈隊應邀參加。他們從“房搭山、地連邊”的地域近鄰,實現了“親如一家、和為一村”般守望相助。

  2017年,安徽省潘壩村計劃修一條從濕地公園通往本村的道路,其中200米長需佔用二壩村的土地。村民們二話不說,免費為對方平整提供寬8米的路基﹔2015年,同樣的情景也曾在潘壩村上演。

  騎電動車,不用10分鐘,村民李勝林帶著記者穿過長1500米的跨省村道。道路盡頭,是一株近200年樹齡的“梨樹王”,樹冠如蓋,佔地約半畝,主干需兩個成年人環抱。它每年產出的6000余個“壽果”,給村民帶來不低於6萬元的純收入。古梨園還有20棵180年樹齡、100棵150年樹齡的老樹,都被納入大沙河國家濕地公園的保育范疇。

  大沙河仍在流,安然、恬靜,容納無限風物和光景,幾經蜿蜒,多次轉變,鉛華洗盡后,那一草一木都躍動著自然與人類和諧相處的音符。(李 剛)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