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泗陽男子獨自支付母親醫療費后覺得不公平 起訴5個哥姐

2019年05月26日10:07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他起訴5個哥姐要分攤母親醫療費

  因為收入比較豐裕,張六雖然在兄妹6人中排行最小,他還是和哥哥簽訂了協議,獨自承擔老母親生病住院產生的醫療費。但在老母親去世后,他認為自己付了68000元的醫療費,數額比較多,而其他哥哥姐姐一分錢沒拿,這讓他感覺很不公平,於是起訴到泗陽法院,要求一起分擔這筆費用。最終,一審法院駁回張六的訴訟請求,二審法院維持原判。

  兄弟簽協議,由他獨自承擔母親醫藥費

  張某與劉某系夫妻關系,共育有六個子女,分別是:張大(男)、張二(女)、張三(女)、張四(女)、張五(女)、張六(男)。張六在外地工作,收入頗豐,其他兄弟姐妹經濟狀況一般。2015年兄妹六人的父親張某去世后,母親劉某一直獨自居住在老家,生活由其他五個生活在老家的子女照料。

  劉某自2015年12月開始先后住院治療。因張大與張六是兒子,2017年4月18日,張六與張大簽訂《協議》一份,《協議》載明: 1.從今以后母親劉某看病費用,皆由張六一人承擔﹔2.從今以后母親劉某的日常生活照顧,皆由張大組織安排(張六除外)。

  2017年5月,劉某因病去世。在劉某生病期間,張六共支出醫療費68000元。張六覺得,68000元的醫療費比較多,而且兄妹六人,讓他一人獨自承擔,有點不公平。於是,在2018年5月21日,因就該68000元分擔問題,六兄妹協商未果,張六將張大、張二、張三、張四、張五訴至法院。

  起訴5哥姐,要求平攤醫藥費被駁回

  一審法院認為,贍養父母是子女應盡的法定義務,並非表現為單一的物質幫助形式,還有日常生活上的照料、精神上的慰藉等多種形式。不能單純的以物質的多少來確認哪個子女多盡了贍養義務。法律也沒有對多個子女的贍養義務,是連帶責任或是按份責任作出明確規定,故不存在履行贍養義務超出了應當承擔份額的問題。

  即使原告張六多給付贍養費,也是其對父母的盡孝,該行為符合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但不意味著父母死亡后,多給付贍養費的子女有權利向其他兄弟姐妹追償。故判決駁回張六的訴訟請求。張六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觀點碰撞

  鼓勵子女自覺贍養老人,支持追償

  本案的爭議焦點為:張六是否有權向其他贍養人追償?對此有兩種觀點:一種觀點認為張六有權向其他贍養人追償,理由如下:

  1.贍養人應當履行對老年人經濟上的供養、生活上的照顧和精神上的慰藉的義務。無勞動能力的或生活困難的父母,有要求子女給付贍養費的權利,可以根據子女的經濟狀況和負擔能力確定一定的承擔比例,但該義務不因子女的任何約定或法定事由以外的理由而免除。本案即使張六與張大就贍養母親達成過協議,但不能因該協議而免除張大支付醫療費的義務,也不能免除張六在生活上照顧母親劉某的義務,故張六在先行支付醫療費后,享有對其他贍養人的追償權。

  2.根據公序良俗、公平原則及民間善良風俗習慣,對父母“生養死葬”是子女應盡的義務,所花費用原則上應由所有子女均擔,如果法院不支持已履行贍養義務的子女可以向其他子女追償,可能不利於鼓勵人們自覺贍養老人,不利於引導社會正氣,弘揚社會公德。故張六享有追償權,其訴請應予支持。

  子女盡孝沒有絕對的公平,不支持追償

  另一種觀點認為張六無權向其他贍養人追償。理由如下:

  1.贍養本身是一個較為抽象和內容較多的法律關系,並非表現為單一的物質上供養,還體現在生活上的照料,精神上的撫慰等形式。由於每個子女的贍養能力不一樣,無法具體量化贍養義務,不存在某個子女履行的贍養義務超出了其應當承擔的份額的問題,故張六的訴訟請求不應得到支持。

  2.兒女對父母履行孝道,自古天經地義,沒有絕對的公平、平等。張六負擔父母的生活費、醫療費系履行法定的贍養扶助義務,系社會公德應該倡導的行為。張六通過與張大簽訂協議,自願承擔其母親所有的醫療費用,其應該遵守約定,獨立承擔其母親的醫療費用,故其無權追償。

  3.我國婚姻法雖然明確規定了子女對父母的贍養義務,但未規定在父母有多個子女的情況下各子女如何具體承擔贍養義務的問題,也沒有規定對父母盡了更多生活上照顧或者精神慰藉義務的子女,有向其他子女追償的權利。故張六無權追償。

  本案的主審法官最終採納了第二種觀點。主審法官表示,如果本案張六認為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損害,那麼其還有一個救濟措施,按照我國《繼承法》第十三條規定,“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或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時,可以多分。有撫養能力和撫養條件的繼承人,不盡撫養義務的,分配遺產時,應當少分或不分。”即可在繼承其母親遺產時要求多分遺產來彌補其損失。(繩梅 高峰)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