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推進"摘牌"減負制度 進一步落實基層減負工作

2019年05月27日07:0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摘牌”減負,不看牌子看服務

今年是“基層減負年”,中央明確要求以黨的政治建設為統領,加強思想教育、整治文山會海,改變督查檢查考核過多過頻過度留痕現象,完善問責制度和激勵關懷機制。為深入貫徹中央決策部署,我省也制定出台解決形式主義突出問題落實“基層減負年”的工作措施。基層減負究竟有沒有動起來?減了哪些、改變了什麼?基層有什麼好的做法?還有哪些困惑和建議?即日起,本報推出“基層一線看減負”系列報道,以推動為基層減負工作進一步落實。

“你看,現在多敞亮!以前,門口屋內全是牌子,密密麻麻,把窗戶都給遮起來了。”5月15日,記者來到盱眙縣馬壩鎮黑泥村,村支書呂成友領著大家參觀村委會的便民服務大廳。如今窗明幾淨的村部,曾經被各種牌子壓得“喘不過氣”。

“以前,上級部門一個電話,就要來挂一塊牌子,我們哪家也不敢得罪。牆上挂滿了,就挂在窗戶上。”呂成友很心疼,村集體收入一年20來萬元,光做牌子就要花費上萬元。

“最多時,一個村委會要挂215塊牌子!”盱眙縣委組織部基層組織科孫磊介紹,此前對全縣村居“牌子亂象”進行了普查,結果嚇了一大跳。記者在“村部制度牌懸挂情況表”上數了一下,光是關工委一個部門就要在村裡挂19塊牌子:青少年之家管理制度、村關工委工作職責、家長學校年度工作計劃、村校外教育輔導站工作制度……這還不是最多的,民政系統要挂52塊牌子。

一塊塊牌子背后就是一項項檢查、考核。“很多檢查,進門先看牌子有沒有,坐下來就要翻台賬……”呂成友盤算了下,以前村裡一年50多次各類檢查、考核,平均每周都有檢查,疲於應付。馬壩鎮上開了近10家文印店,生意很紅火,要是遇到上級集中檢查,做牌子還得排隊。

黑泥村的遭遇並非個例,基層“廟小牌子多”一度成為共性問題。記者在多地採訪時發現,不少村居都有一個儲藏室,推門一看,一摞各式各樣的牌子。“應付檢查,哪個部門下來,四個螺絲一擰,就換哪家的牌子。”宿遷市宿城區蔡集鎮漏河居委會書記臧其金說,以前牌子太多太雜,檢查也五花八門,這也是被逼出來的辦法。

牌子挂在下面,根子通在上面。“每個部門都想在基層鉚個釘子,挂個牌子就代表工作延伸到基層?搞得基層不堪重負!”盱眙縣馬壩鎮黨委組織委員魏忠明坦言,“群眾意見很大,很多部門光挂牌子佔地方,一年到頭看不到人,典型的‘形式主義’。”黑泥村村部一共200多平方米,一塊“居家養老服務中心”的牌子獨佔了25平方米一間房,一度成了村委會的一塊“心病”:“上面有要求,要擺6張養老床位,其實農村老人根本不來這裡住。一佔就是四五年,上級來檢查過一次,就再也不管了。”

中央和省委部署基層減負工作,基層干群備受鼓舞。今年4月,盱眙縣專門召開村部“摘牌減負”推進會,為村居“摘牌”150多種,保留必要的標識牌、制度牌50余種。盱眙縣委組織部副部長沈玉華介紹,該縣實行挂牌審批制,由縣委黨建辦從嚴把關,禁止將挂牌以及建立組織機構、活動陣地作為鎮街的考核評價指標。宿城區區委組織部副部長姜振濤介紹,該區將基層減負和部門治理結合起來,部門“亂伸手”到基層挂牌子、要報表的,將在年度考核中逐項扣分。

應付檢查的牌子少了,為民服務的空間大了。如今,黑泥村把空置了5年的“警務室”和“居家養老服務站”摘牌,變身為村民活動中心和多功能室,每天都有村民來看電視、下棋、打摜蛋,其樂融融。在宿城區埠子鎮肖橋村委會,綜合文化服務中心裡囊括了文化閱讀室、農家書屋、關工委圖書室、剪紙工作室。村裡的剪紙老藝人每天在這裡切磋,牆上挂滿了他們的作品。

“牌子要減數量增質量,檢查也要隨之精簡高效,不能走過場、‘一陣風’,要點出問題見實效,老百姓不看牌子看裡子,關鍵看能不能為他們辦事。”村支書呂成友說,基層減負是場很接地氣的“及時雨”,鼓舞了基層干部的干勁,讓村居更有活力。(劉宏奇 仇惠棟 徐 超 蔡志明)

(責編:黃竹岩、張妍)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