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將修訂村民委員會選舉辦法 任期延長至5年

2019年05月29日22:28  來源:中國江蘇網
 
原標題:在外打工村民多,村委會怎麼選?江蘇省人大要放大招了

村民委員會應在鄉村振興中起帶頭作用,但當前江蘇省農村人口流動頻繁,群眾參選積極性下降,村庄空心化、人口高齡化、干部老齡化、自治人才短缺問題日趨嚴重。如何從根本上保障選出的村領導班子有戰斗力?正在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上接受審議的《江蘇省村民委員會選舉辦法(修訂草案)》,對農村經濟社會發展和民主法治進程中出現的新情況作出了回應。

村委會每屆任期延長至5年

《江蘇省村民委員會選舉辦法》於2000年頒布實施,迄今已近20年。此次修訂是維護法治統一性的要求,也是江蘇省基層民主法治發展的現實需要。

此前,《中華人民共和國村民委員會組織法》於2010年、2018年兩次修訂,對村民委員會選舉的有關規定做了較大幅度修改。而江蘇省有關辦法自頒布以來一直沒有修訂。“因此,為保証換屆選舉工作更具合法性和規范性,需要對江蘇省的《辦法》進行修訂、調整和充實。”省人大社會建設委員會主任委員楊勇說。

除與上位法不一致、體系結構不完善,江蘇省的老辦法還出現了現實針對性、可操作性下降的問題。省民政廳廳長呂德明在代表省政府做說明時表示,2000年以來,村民民主法治意識明顯增強,對基層民主的制度化、程序化要求迫切,但老辦法在制度體系的完善性、選舉程序的可操作性上存在瑕疵。例如,缺乏發揮基層黨組織在村民委員會選舉工作中的領導核心作用、候選人具體資格條件的設定主體、流動投票箱管理、村民委員會成員離任審計、村民委員會工作移交等方面相關規定,選舉方式規定不夠完善,委托投票管理不夠合理等,一定程度影響了村民有效行使民主權利。

省人大社會委前期調研也發現,20年來鄉村治理和村委會選舉工作出現了不少新情況。如經過幾輪村庄合並、村民集中居住,“村”人口數量和地域迅速擴張,集體經濟規模也快速增長,導致農村人口結構復雜、利益多元,社會矛盾增多,管理難度加大。與此同時,農村青壯年勞力普遍外出務工經商,大量高素質人口外流,“村”的實際人力資源質量普遍下降,村民自治能力因此也在走低。村庄空心化、人口高齡化、干部老齡化、自治人才短缺較為普遍,甚至有一些70歲左右、連任30多年的村委干部。

與人口外流形成對比的,是大量村民戶籍登記地與實際居住、工作地長期分離,導致村民的法定(戶籍地)選舉權利與在現實居住工作地選舉權需求有矛盾。換屆選舉時不同地區村情的巨大差異,傳統集體資產管理模式衍生出自治選舉的新矛盾等新問題,也需要省級立法作出回應。

另外,2000年以來,江蘇省以老選舉辦法為依據,先后完成了六屆村民委員會換屆選舉,近20年來江蘇基層民主建設創新成果也需要上升為法律規范,體現法規的江蘇特色。

針對人口流動頻繁村情現狀修訂

我國村委會組織法規定,選舉村民委員會,有登記參加選舉的村民過半數投票,選舉有效﹔候選人獲得參加投票的村民過半數的選票,始得當選。但近年來省內農村人口流動頻繁,實際參選率普遍不高,如何通過法規修訂鼓勵、引導村民積極參選,保証選舉有效呢?

省政府提交的修訂草案從多方面入手,如擴大了選民范圍,規定戶口未登記在本村,但實際居住在本村一年以上的人員,可經過一定手續進行選民登記﹔外出不能參選的村民可採取村選舉辦法認可的形式委托投票﹔因老、弱、病、殘等原因無法投票的,還可在流動投票箱投票。

此前調研中,從事基層工作的同志普遍呼吁,對採取有候選人的選舉方式的,希望能夠明確規定候選人的具體條件。呂德明表示,經認真研究,修訂草案在依法保障村民選舉權利的前提下,作出引導性規定:村民提名候選人,應當從全體村民利益出發,推薦奉公守法、品行良好、公道正派、熱心公益、具有一定文化水平和工作能力的村民為候選人。另外,縣(市、區)村民委員會選舉工作指導機構可以根據本地實際情況,提出候選人具體條件和資格審查程序的指導意見。

修訂草案還細化強化了選舉保障監督,充實了包括“離任審計”在內的一系列內容。如規定村民委員會成員因辭職、職務自行終止、被罷免等原因離任的,應當由縣級人民政府農業、財政部門或者鄉鎮人民政府負責組織對其進行離任經濟責任審計,並邀請村務監督委員會、村民代表參加,審計結果應當及時公布。

既要修訂法規,也需更多頂層設計

圍繞省政府的提交的修訂草案,省人大常委會委員們展開了熱烈討論。

有省人大常委會委員提出,現實中因為村委會后繼無人,常有鄉鎮外派干部“協助自治”,但這些外來干部卻普遍無法獲得選舉資格﹔也有戶口在外地、長期居住工作在本村多年的“能人”,對村作出了較大貢獻,也不具選舉資格。修訂應從實際出發解決選民資格現實矛盾,如規定戶籍不在本村,但實際在本村居住或工作一定時間的,可依申請獲得選民資格,並將同意的決定權授予村民會議和村民代表會議。

前期調研時,各地希望修法時重視保障在外流動村民的選舉權。對長期外出和不在戶口所在村實際居住的村民等群體,有必要建立選舉事項提前告知制度。省人大社會委建議,在相關條款中明確提前告知選舉事項的程序規范。

修訂草案新增了設置流動投票箱的內容,有利於提高選民投票參選率,但也易引發和造成選舉舞弊。調研中,基層對此有不同的意見。省人大社會委研究認為,設置和使用流動票箱重在趨利避害,建議進一步充實對流動投票箱設置的許可、使用情形和條件以及流動方式、路線、監督要求等規范要求。

修訂草案有多個條款明確提出,村選舉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候選人中必須有婦女成員,卻沒有對應的保障措施和具體的操作程序。有省人大常委會委員認為,應細化補充規定,確保“村選舉委員會和村民委員會至少有一名婦女成員”得到落實。

除修訂現有辦法,省人大社會委基於調研成果認為,上位立法的制度創新需求也很迫切。

調研發現,當前江蘇省“村”的經濟形態、社會結構和治理功能已發生了根本性變化——從傳統農業耕種的自然村落,演進為社會結構復雜、產業經營多元,具有較高組織化和工業化程度的現代社會經濟區域。由此,村委會的治理功能也從村族群團體的自治組織,趨變為全面承擔政府公共管理鄉村事務、事實相當於一級行政建制的社會管理機構。同時,不同地區、甚至同一地區村情也千差萬別。基於此,省人大社會委認為應積極建議全國人大社會委、法制委和國務院有關部門,加快修改村民委員會組織法,創新新時代鄉村社會治理的理念和制度規范。(陳月飛)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