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著我》中國首支南極越冬科考隊35載重聚

2019年06月03日15:12  來源:新華網綜合
 
原標題:《等著我》中國首支南極越冬科考隊35載重聚

6月2日晚8點,大型公益尋人節目《等著我》在中央電視台綜合頻道准時播出。“為緣尋找,為愛堅守”,三組求助人現場親述心結:殷殷期盼與隊友重聚的中國首支南極越冬科學考察隊隊長、因一時沖動踹走妹妹而悔恨23年的哥哥,以及渴望五口之家團圓的兄妹。最終希望之門打開,三組求助人全部尋人成功。

首支南極越冬科學考察隊重聚 一位老友離世遺憾缺席

一張八人合影,見証了中國最早一批的極地科考兄弟情。作為中國首支南極越冬科學考察隊隊長,顏其德從未忘記過當年與隊友同甘共苦的南極生活。1985年回國后,八兄弟都回到了各自的城市和工作崗位中,除了卞林根外,顏其德與其他人逐漸失去了聯系。此次,顏老帶著與卞老二人共同的心願,來到節目中尋找其他六位兄弟。 “三十五年前南極科考的兄弟們,老哥想你們,我來找你們了”,雖然時間過去了三十余年,但顏其德還是能對著合照清晰喊出所有人的名字。搏風斗雪,八兄弟齊心堅守,見証了中國南極長城站的落成,親歷了中國從南極條約締約國到對南極事務擁有發言權的協商國的過程。然而比起記憶裡那些困難,讓顏其德更自豪的是第一代極地科考人的成績與榮耀。

講述過程中,顏老每每唱到國歌都會起立,深扎心底的愛國主義情懷和民族自豪感令人肅然起敬。當希望之門打開,顏老與五個老人緊緊相擁,他又有力喊出了他們的名字。遺憾的是,柳春元老先生因病離世未能來到現場,得知這個消息,幾位老人不由淚流滿面。為了紀念首支南極越冬科學考察隊的重逢,以及帶著柳老的遺志,節目組決定去做一件有意義的事。以視頻連線方式,和一萬七千公裡之外的長城站第三十五批科考隊員一同參加升旗儀式。祖國極地事業發展壯大,南極科學考察隊精神代代傳承,這樣的致敬方式喚醒了35年前中國人第一次親手在南極上空升旗的寶貴記憶,祖國榮譽感油然而生,全場掌聲雷動。

二十余年期待換來全家團圓 骨肉至親終於等到我

家國情總能牽動人心,在大愛之外還有骨肉至親的感人至深。另外兩組求助人李紅兵和何祖波也都在二十余年后等到了圓滿結局,多年心病釋然。

求助人李紅兵五歲半時父親意外身亡,先天失明的母親有過三段婚姻,卻各有各的不幸。李紅兵是母親與第二任丈夫所生,同母異父六兄弟姐妹中,他本來與二妹的關系最好。可他卻在二妹難以忍受繼父家暴前來投奔時,礙於面子一腳踹走了二妹。之后不管在生活還是節目中,隻要提起二妹他就會不停揉搓雙腿,悔恨與自責佔據了他23年的尋找人生。為了彌補家人,成為一個好哥哥,他陸續找到了其他兄弟姐妹,還在新家專門為二妹留了一間房間。希望之門打開,兄妹如願重逢相擁,那聲 “對不起”終於在痛哭中說出了口。巧合的是,組建了幸福家庭的妹妹有一對雙胞胎女兒,而哥哥剛好有一對雙胞胎兒子,骨肉連心,妹妹一句“我再也不是孤兒了”讓哥哥徹底釋懷。

求助人何祖波與自己異姓的親生妹妹盧乾燕攜手來尋找姐姐。在何祖波很小的時候,身懷六甲的母親帶著姐姐出門,卻意外被拐賣至外地,再逃回來的時候媽媽隻帶了妹妹,姐姐下落不明。經歷了整個家四分五裂的何祖波,無意間看到父親對著姐姐那頁戶口本暗自難過,他才意識到原來父親也一直很想念姐姐。被那畫面觸動的他瞬間成長起來,努力成為了村裡第二個大學生,主動擔起父親身上的責任。終於在22年后盼得了團圓,與家人相聚的姐姐也早已不再埋怨媽媽,五口之家留下了珍貴全家福。正如郁鈞劍所言,相信每個家庭幸福的一幕都會常留在《等著我》的記憶裡。

希望之門開啟,本期三組求助人都迎來了夢圓時刻。首支南極越冬科學考察隊跨世紀重聚,李紅兵與妹妹相認團圓,何祖波一家五口團聚,每張大合照都透露出濃濃的愛,帶給大家希望與慰藉。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