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數學難又是葛軍出的題?當事人發聲:不當“背鍋俠”

2019年06月12日08:10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高考數學難,又是“數學帝”出的題?

葛軍 羅皞 攝

昨天下午,一則署名為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長葛軍的辟謠消息刷爆朋友圈。葛軍在辟謠稿中鄭重聲明:每年高考數學難,就說是我出的題,為難廣大考生。我沒有參與2019年全國高考數學的命題,我本人也不希望成為高考題的“符號”,每年6月都被拿出來點評關照一番,謝謝大家。

葛軍被民間稱為“數學帝”。揚子晚報記者昨天第一時間聯系上葛軍校長,証實辟謠聲明確實出自葛校長之手。

葛軍回應

隻想把事情說清楚!懇請大家不要炒作我

“這篇聲明確實是我11日寫好並在網絡平台上發布的!”昨天,葛軍校長向揚子晚報記者証實,文章確實是他寫的。葛軍校長做出辟謠舉動的根本原因,還要從今年高考說起。數學一直是高考各門科目中最有“話題性”的一科。今年數學科目考完后,“高考數學難”就上了微博熱搜,連帶著此前參加過高考數學命題的葛軍校長也上了熱搜。網友紛紛傳言:今年高考數學全國卷是葛軍出的題。對此,葛軍校長回應,他本人隻參加過2004年、2007年、2008年、2010年江蘇省高考數學卷的命題工作。除此之外,都是謠言。

葛軍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其實不只是今年,近幾年高考期間,“葛軍出高考數學題”的話題總在網絡上被反復炒作,尤其是一些網絡自媒體,為了博得眼球,增加點擊量,大肆炒作,使得他本人一到高考就被推到風口浪尖,頻頻登上頭條,用網絡流行語來說就是“無辜躺槍”。“我的初衷只是想把這件事說清楚,同時懇請大家不要再調侃我了”。

記者採訪

葛軍出任兩所學校校長,真的很忙

葛軍是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南京師范大學兼職教授、碩士生導師。據考生反饋,葛軍出的高考題頗具特色,要求考生具備較強的邏輯思維能力和全面的分析問題能力。因此,他被民間稱為“數學帝”。對此,葛軍曾在接受揚子讀寫網採訪時表示,數學題目的難和不難是相對的。而且數學思維的培養比“求答案”本身更重要。葛軍認為,其實,出題者不是為了為難考生。扒開迷惑的外表,吃透本質,一些看似彎彎繞的題目就能迎刃而解。他還給出葛式“解題大法”:首先題目多讀幾遍﹔其次學會從簡單入手,找到規律,推而廣之﹔遇到復雜的題目,養成好習慣,畫一張示意圖,圖一畫出來,量與量之間的關系一目了然,有助於解題。

揚子晚報記者了解到,不出高考題后,葛軍真的很忙。2012年,葛軍出任南京師范大學附屬中學校長,平時主要忙於學校管理事務。除此之外,葛軍從今年起又兼任南師附中秦淮科技高中校長,工作比以往更為忙碌。不過,葛軍校長對數學教學的熱愛是一如既往的。雖然管理工作繁重,目前,他還堅持為學生講授《解題研究》《高等數學》《數學競賽》三門數學競賽課程,每周安排2-4節課。“數學學習有問題,歡迎隨時來辦公室找我交流”。

網友熱議

支持葛校長,他真的很冤枉

葛軍校長的“聲明”一出,便引發網友熱議。很多網友都表示支持“葛大爺”,對“葛大爺”的舉動表示非常理解。網友“白帆白”說,我支持葛老師,我是大一學生,看到大家吐槽數學,我覺得葛老師很冤枉,為什麼隻要高考數學一難,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葛老師,為什麼就不從自己身上找找原因。為什麼不知道變通一下,把難題放到最后來解決,而不是一味指責出題人。

更有網友幽默了一把,面對這種非常榮幸的“背鍋俠”,希望你要高興才好,畢竟你的真才實學,是學界以及社會認同的,不用澄清,不用釋疑,這個“符號”對你來說,就是一種能力的體現。個人建議你還是“認命”吧,要對得起廣大學子的“厚愛”。

我沒有參與

2019年全國高考數學的命題

我是葛軍,就是大家說的所謂“愛出變態”高考題的那個葛軍。每當高考數學試題難,就要把我推出來“吊打”一番,說正是我出的題,超難,為難了廣大考生。我想說,這是一個怪現象(其實是一個大冤案)。我鄭重聲明:我沒有參與2019年全國高考數學的命題。

我隻參加過2004年、2007年、2008年、2010年江蘇省高考數學卷的命題工作。除此之外,都是謠言。我沒有參與過任何一年高考全國數學卷的命題工作,也沒有參與任何江蘇以外省份的高考命題工作。

高考過程中,拿到考卷,發現考題與自己平時所做的不太一樣,甚至感覺有點難、不會做,考生們會產生恐慌,甚至失落,我很理解這種心情。因為考題的難易程度涉及到考分,涉及到排名,最終會影響大家的高考錄取結果。每一分都很關鍵。一旦高考的排名與自己平時的排名有落差,大家就會產生抱怨的情緒,這種情緒需要發泄,需要有人來背鍋,不知為什麼,我就成了那個“背鍋俠”。從這個意義上,我也是一個高考的“受害者”(苦笑)。

但話說回來,現在的高考數學考試,是越來越難了嗎?我覺得並沒有,反而可能是越來越容易了,才導致區分度低,使得每一分的重要程度加大了。嚴格來說,每一年的高考題,都不會超綱。因為高考命題是由一個團隊來完成的,既不可能由一個人決定考題的難易程度,也不可能讓難度超綱的考題出現。

高考的事情很復雜,希望大家不要再將關注焦點放在高考的命題人身上。我本人也不希望成為高考題的“符號”,每年6月,都被拿出來點評關照一番了。謝謝大家。(李晨 王璟)

(責編:唐璐璐、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