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軼可道歉,利用影響力維的是“私權”還是“特權”?

2019年06月20日11:03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曾軼可道歉,利用影響力維的是“私權”還是“特權”?

  6月17日,曾以一首《獅子座》成名的歌手曾軼可,在首都機場過自動查驗通道時,與執法警察發生糾紛。曾軼可將此事發布在個人社交媒體上,並用九宮格圖片曝光執法警察証件信息,引發公眾廣泛關注。

  此事的關鍵細節還不夠清楚。曾軼可方面稱,自己本來已經通過了自動查驗,卻被工作人員叫回來脫下帽子再查。

  而北京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官方微博發布通報稱,曾軼可在進入自助查驗通道后,民警提示其脫帽進行面相比對,曾軼可不配合。根據邊檢官方微博的通報,她“對民警爆粗口,兩次近距離對民警拍照,干擾執法”。

  ▲曾軼可微博截圖(工作人員信息打碼)。

  綜合相關信息,基本可以得出這樣的結論:在處理事件的過程中,第一個民警的態度至少有點不禮貌或者生硬,曾軼可的態度有些地方值得詬病。

  利用影響力維權是曾軼可的權利

  目前,曾軼可已經刪除了“指控”邊檢的微博,並新發一條微博表示道歉。邊檢方面是否會接受,或在批評教育並放行后重拾“法律追究的權力”,還有待觀察。

  曾軼可發“曝光微博”的初衷,其實是想依靠自己的公共影響力進行維權。盡管后來趕來的“領導”讓曾軼可離開了,但曾軼可依然能夠感覺到,在邊檢面前自己是弱者。

  她也知道網絡輿論的力量,想借助這種力量實現自己的訴求,或者只是簡單發泄一下。

  這種認識,某種意義上是值得肯定的。過去十多年,得益於互聯網的發展,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輿論的力量,在網上維權,這種權利意識的覺醒,是推動中國社會進步的重要力量。

  但和過往那些維權微博不同,曾軼可的維權,並沒有帶來一邊倒的對邊檢的指責。相反,有相當多的網友都對曾軼可提出了質疑。人們指責她“挂素人”——利用自己的網絡影響力攻擊普通人。

  ▲曾軼可微博截圖。

  首先應該明確的是,根據相關法律,曾軼可有對執法過程進行拍照的權利,她在微博上控訴此事,並上傳執法警察的証件,也是她享有的自由,並有一定的監督意味。

  但部分網友並沒有輕易站在她這邊,也耐人尋味。在此之前,演員毛俊杰在微博上指責深圳海關,也遇到了輿情的反轉。

  這類反轉也表明,有些風向在變化——人們對公眾人物包括明星的表達,有了更多超脫於“粉”或“無感”的判斷。

  網友們普遍注意到了,明星因為擁有數量巨大的粉絲,擁有自己的微博和公共發聲平台,已經成為影響巨大的“個人媒體”。對這種“個人媒體”的影響力,人們心懷警惕,不再簡單相信發言者的一面之詞。

  邊檢執法者姓“公”,需要監督﹔作為明星的曾軼可有公共影響力,也需要監督。本質上,對他們該有一體通用的監督尺度,這也需要公眾對各方表達的傳播聲量,有更清晰的認知。

  在網上,有些專業人士已就此事中的核心問題進行了辨析:如簡單指責曾軼可“挂素人”,可能是對權力與權利邊界的誤認。曾軼可以公眾身份對“執法”的具體問題進行質疑,甚至進行拍照,是否合理監督,法律自有公斷。

  而她在接受查驗時的抗拒行為,顯然也無法跳出法律維度的評判。

  利用影響力維權是雙刃劍

  利用影響力維權是曾軼可的權利,但能否正確行使權利,也會有輿論評判和基於事實判斷的法律道德評析。

  ▲通報原文圖片。

  在此事中,輿論已內置了很多情緒,但至關重要的事情仍然是,具體沖突細節到底是怎樣的。是工作人員態度“冷漠”故意“刁難”,還是曾軼可確實邊檢不能過關?

  將這些細節公開,那曾軼可的微博曝光如果是故意歪曲事實,那其實相當於有意刊發不實消息,她難免要承受相應的代價。

  “真相”的另一面則是:在過邊檢通道的時候,曾軼可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普通的公民,還是一個必須受到優待的“明星”?

  她的怒氣,是自己“遭受不公平對待”,還是因為沒有得到照顧?現場有完備的監控和目擊者,這些“事實”相信不難厘清。

  把自己的“遭遇”發到網上,這沒什麼錯,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進行維權,也可以理解。隻不過,越是有影響力的人物,越應該對自己的影響力抱以警惕和自省之心。

  要知道,利用影響力維權也是雙刃劍,在擴大所謂“維權”音量的同時,也會將可能存在的不實情況帶到公眾視線下,接受嚴苛打量。若有故意歪曲或者隨意利用網民情緒之舉,在邁出這一步之時,代價可能就已被標注。

  如果將此事比作一堂“課”,那其最大的主題就是維權的邊界。但判斷維權是否逾矩的關鍵依據還是事實,這點也有待更充分的細節還原去厘清。

  事實上,曾軼可目前遭遇的輿論圍困,也是源於許多官方說法下的“事實”。將這些事實拎得更清楚,人們對過度維權的弊害會有更明晰的理解,對公眾人物利用影響力維權能將“節奏”帶向何處,也會有更深的體認。

  □張豐(媒體人)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