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代女導演彭小蓮去世,享年66歲

2019年06月20日11:31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第五代女導演彭小蓮去世,享年66歲

6月19日上午10時03分,第五代女導演彭小蓮因病在上海去世,享年66歲。新京報第一時間聯系到中國電影導演協會,對方確認了該消息。1978年,彭小蓮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與張藝謀、陳凱歌等同屬於第五代導演。1986年,她執導了處女作——兒童題材影片《我和我的同學們》,獲得第七屆中國電影金雞獎最佳兒童故事片獎,之后又執導了“上海三部曲”:《假裝沒感覺》、《美麗上海》、《上海倫巴》,對上海這個城市、家庭以及個體心路歷程做了回顧和展現。其中,《美麗上海》獲得了金雞獎最佳影片和最佳導演。她最后一部作品是2018年上映的《請你記住我》,馮文娟、賈一平、黃宗英、徐才根主演。

導演

上海值得大寫大拍

彭小蓮1953年出生於湖南省茶陵縣,1978年,考入北京電影學院導演系,成為之后外界所稱的“第五代導演”中的一員。1982年畢業之后,彭小蓮被分配到了上海電影制片廠從事導演工作。從此,她的作品總是離不開上海這座城市。她曾說:“我對上海特別特別地熟悉,那一幢幢房子裡的人及它背后的故事,體現著她的文化和歷史,值得大寫大拍。”

2002年,她拍攝了一個上海石庫門裡普通家庭的故事,通過三代不同女性,折射出時代變遷以及現代人的尷尬處境。該片不僅開啟了彭小蓮“上海三部曲”的序幕,影片中流露出的上海氣質還打動了《霸王別姬》出品人徐楓,決定投資彭小蓮“上海三部曲”的第二部作品《美麗上海》,還請來了中國香港演員王祖賢和顧美華,演繹出上海老洋房的風情,影片最終獲得金雞獎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等四項大獎。2006年,彭小蓮導演了“上海三部曲”的最后一部《上海倫巴》,採用大量戲中戲以及新舊膠片結合的形式,給電影增添了幾分懷舊色彩。

作家

我的小說比電影好看

彭小蓮喜歡電影創作中的那種工業化勞動,拍攝、剪輯、混錄、調色……這個過程讓她很享受。然而,膠片時代過去了,數字拍攝取而代之,電影的商業化時代到來,這對於不擅長找投資的彭小蓮來說,很頭疼。生前僅執導了12部電影,最近10年她隻拍攝了一部電影作品,遠遠低於同時代的其他導演。

所以,在有限的電影拍攝中,文字成為彭小蓮另一個表達情感的口徑。其實,彭小蓮本身就有很深厚的文學功底,她的父親是上世紀30年代“左聯作家”彭柏山,有家學淵源。在第五代導演群體中是文學修養比較高的導演之一,她的很多作品都是自己編劇。她還進行了一些虛構和非虛構寫作,代表作品有《回家路上》《他們的歲月》《理想主義的困惑》《電影,另一種審美的可能》《不要給我講故事,我要的是人物》等。其中,《書齋外的學者》獲第二屆“鐘山文學獎”,《記憶的顏色》獲2017年“上海文學獎”。

有觀眾評價:“你的小說比你的電影好看。”彭小蓮十分贊同,“因為,小說是一個人的戰爭,你出征了,隻要頑強地打下去,即使把自己打得頭破血流,隻要你敢於堅持,你還是會勝利的。電影,是世界大戰,我常常還沒來得及裝上子彈,已經被打得潰不成軍。”

■ 追憶

她是最有文人氣質的女導演

提起彭小蓮逝世李少紅幾度哽咽,“她走了,我真的難過、心碎,實在接受不了,感覺向歷史和世界告別的腳步,正真實地在向我們逼近。”李少紅回憶說,自己和彭小蓮在班上走得最近,“包括畢業作業,小蓮也一定要跟我在一個組,第一次見曾念平(李少紅丈夫)也是跟她一起去的。”當時,李少紅和彭小蓮一起去還借來的小說《解凍》,遇到了曾念平,“后來我和曾念平開始約會,可以算是她無心插柳介紹的。”在李少紅看來,彭小蓮受家庭的影響,是班上女生中最有文人氣質的,文學造詣也是女生中最好的。“她心比較高,也比較自信,是我們這撥女導演裡能寫小說、寫電影理論書的。”去年,李少紅還在社交平台呼吁大家關注彭小蓮新作《請你記住我》,她說裡面承載著彭小蓮對上海的特殊情感:“除了是對上海城市文化、電影藝術的留戀,也是對膠片電影時代的一個告別。” ——導演李少紅

她很亮眼,但從來不輕浮

我們是同學,她是導演系,我們是美術系,但大家都住在一個樓裡,對她的印象很深,娃娃臉,性格開朗,也非常奪目,身上總有上海同學的風度,在男生中大家都很欣賞她。那個時代我們男生女生不太愛多說話,但是她和很多同學都聊得來。那個時候最有意思的是她在學畫畫,那時候我們想說學導演的為什麼學畫畫呢?真的是愛好很廣泛。這麼多年人生走過來,她很亮眼,但從來不輕浮。

彭小蓮的作品很有文化風韻和文化追求,從來沒有出過低俗作品,這麼多年我們見面機會不多,都是通過銀幕和電影來交流。我曾經做過幾屆金雞獎的評委,她的作品都証明了她是一個特別敬業也特別認真的人。 口述:導演馮小寧

她的真性情特別能打動人

我最后一次見彭導是在去年,我們合作的電影《請你記住我》在上海有一次小展映,我跟彭導還有劇組老師們聚了會,真沒想到竟然是最后一次。本來還有很多計劃,我們約好要一起去旅游。前段時間我還跟她說要去上海看她……太突然了。

她特別樂觀,拍戲不會發火罵人,更多的是把壓力放在自己身上。2017年拍戲的時候,彭導其實剛做完手術沒多久,現場制片都非常擔心,但她從來沒說過自己得病,我是從旁人嘴裡聽到的。她在我們面前,永遠特別有干勁,也特別自律,每天晚上九十點睡覺,早上五六點起床。后來我們才知道,導演生病不能承擔這麼高負荷的工作。

她是一個特別直接的人,可能很多人不太適應她的溝通方式,恰巧我是能接受的,其實她說的每一句話,做的每一件事,出發點都是特別無私的,為對方考慮。比方說,我們之前出席平遙國際電影展,她看到我穿的衣服,會直接說,你的衣服太丑了,怎麼穿成這樣。我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她是希望你每一次都呈現出最美好的樣子。如果你表現得好,她會直接表揚你,她說我衣服難看之后,我又換了一套,她就說這件衣服太好看了,在哪兒買的,貴不貴啊。她的真性情特別能打動人。 口述:演員馮文娟,《請你記住我》女主演(滕朝 周慧曉婉)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