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雲港部分移民村緊鄰水庫農業用水依然難 建而不管成症結

2019年07月03日07:06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緊鄰水庫,農業用水咋還這樣難

旱!旱!旱!

大片農作物耷拉著,無精打採﹔腳踏在地裡,泥灰四濺﹔車輛過后,村道上塵土飛揚……嚴重干旱,成為連雲港石梁河庫區部分移民村當前面臨的緊迫問題。

拉水抗旱成農業生產常態

6月28日,連雲港市贛榆區班庄鎮東窩子村一塊大田邊,一輛電動三輪車停在路邊,車上有三隻塑料桶,一條長長的水管通向百余米長的地裡,52歲的東窩子村3組村民沈燕霞用手比劃著說,玉米苗種下地一個多月沒見長,這塊1.1畝的玉米地已經打了四趟水。她家4畝承包地,1.6畝花生因為缺水全部枯死,種子、薄膜、肥料、人工花了六七百元,算白扔了,如果仍像這樣繼續干旱下去,差不多要絕收了。

村民劉紹仁告訴記者,當地人專門買來塑料桶用於抗旱,但一次也盛不了多少水。記者環視四周的農田發現,花生、玉米、黑莓等經濟作物普遍生長不良,有的黑莓已渴死。“我們這兒種地全靠望天收,十年有七八年干旱,今年芒種以來就沒下過雨,算下來有近一個月了。”劉紹仁說。

位於贛榆與東海兩地交界的石梁河水庫,是江蘇最大的人工水庫,也是兩地重要的生產生活水源地。班庄鎮在庫區內一共有7個行政村,其中4個行政村存在農業用水困難,涉及7000多人口、近8000畝耕地。附近的溝塘基本上底朝天,河底長滿雜草。據當地水利部門介紹,今年石梁河水庫的水位比往年低,庫容量同比下降三成。“因為沒有灌溉設施,都是拉水抗旱自救。”村民們反映,東窩子、石溝埃等村因為距離水庫有三四裡路,人工抗旱代價大。

干旱缺水嚴重制約當地農村經濟發展。有的行政村負債累累,馬朱孟村、東窩子村、太平村均負債達數十萬元。石溝埃村黨支部書記孟憲華坦言,該村負債36萬元,在庫區幾個村中算少的。村民家庭收入主要靠年輕人外出打工,種地不虧就不錯了。“脫貧攻堅,必須先解決干旱缺水問題。”

農業灌溉設施處於廢棄狀態

記者調查發現,東窩子村2組大田邊有多座沒有屋頂的小房子,外牆上“農業綜合開發”的標牌格外顯眼。村民們說,這是幾年前有關部門為實施農業綜合開發項目建的閘閥房,同時配建若干個出水口,如今這些閘閥房、出水口均已毀壞殆盡。

東窩子村一座泵站的公示牌上標示:贛榆縣(即贛榆區)2012年度丘陵山區農業綜合開發項目——歡墩鎮(現已並入班庄鎮)東窩子晚秋黃梨基地建設內容,包括1座泵站、8座閘閥房、30座出水口以及路、橋、林網等。項目總投資122.34萬元,其中財政資金110萬元,其余自籌,開發任務1000畝。

早一年建設的太平村晚秋黃梨基地農業綜合開發項目,開發任務1500畝,總投資352萬元,其中財政投資176萬元。晚秋黃梨專業合作社負責人何宜任坦承,這兩個以其合作社名義申報的項目,都是政府行為,他事先並不知情。至於項目公示列出的泵站、閘閥房和出水口數量,他自己也不太清楚,隻記得泵站隻用過兩回就沒再用過,主要原因是“水不夠用”。

太平村三角汪自然村位於石梁河水庫邊,村裡在水庫邊建有一座泵站和一條約百米長的架空引水渠。2010年至2011年擔任三角汪自然村負責人的徐加坤告訴記者,這座泵站使用了五六年后就一直荒廢至今。

當地千畝果園投資人、江蘇中朋生態科技有限公司老板秦泗鵬坦言,2013年3月他被當地政府招商引資回來搞農業,結果因缺水,灌溉設施不起作用,投資搞砸了。“每年包括人工、地租、農藥、化肥投資不下200萬元,這幾年虧錢不下1200萬元。”

建而不管是用水難症結所在

班庄鎮水利站站長郭偉坦承,石梁河水庫邊幾個村原有的泵站等灌溉設施,由於管理不善,基本上都報廢了。

記者調查發現,建而不管,是當地農村灌溉設施功能癱瘓的症結所在。泵站要麼破損,要麼挪作他用,電機、泵管等設備均被人一拆而空,有的泵站取水口被村民圍成魚塘,閘閥房隻剩下牆體。泵站荒廢后,閘閥房和出水口等相關灌溉設施也隨之成了擺設,直至徹底報廢。顯然,當初在規劃實施這些水利項目時,對如何保障泵站等灌溉設施順利運行,欠缺考慮。

早在4年前,當地村民就開始反映農業生產用水難。面對百姓的迫切呼聲,郭偉認為,可以通過項目申報或庫區后扶項目資金等途徑來建設灌溉設施,但修建之后,誰來負責管理和維護、養護資金從哪來、引水和灌溉費用如何分攤等,這一系列需要正視和解決的現實問題,才是最令人苦惱的。“即便通過招投標方式產生管護主體,但如果灌溉設施維修量大、成本太高,也會出現難以為繼的狀況,必須要有一個能解決有效運行和后期管護的長遠思路。”(丁亞鵬)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