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性侵女童”,嚴懲作惡者是社會共識

2019年07月05日07:24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董事長性侵女童”,嚴懲作惡者是社會共識

  無論是基於過往現實,還是新曝光案例的惡劣程度,都不能再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當作偶發現象來看待,對其的治理已到了一個必須加碼的關口。

  新城控股原董事長侵害女童一案仍在發酵。7月3日,有媒體報道,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現已由其子接任)王某某涉嫌猥褻女童,於7月1日在上海被採取強制措施。據悉,王某某侵害女童的行為發生於6月29日下午,地點為上海的一家五星級酒店。根據官方通報,犯罪嫌疑人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被上海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先是驚訝、猜疑,然后是由警方坐實案情后的憤慨、譴責、擔憂……圍繞此案的輿論關切和媒體跟進力度,堪稱罕見。它一來是由於侵害9歲女童又一次觸碰了社會“孩子不可傷”的那個最敏感神經,更因為犯事者的知名企業家、富豪身份與其齷齪行徑形成了一種強烈反差,激發了社會對於某種可能存在的“特權”的天然反感。其所凝聚的社會訴求很簡單:嚴懲作惡者,斬斷伸向未成年人的黑手。

  比起被曝光案例帶給輿論的震驚,諸如中間人帶朋友的孩子“羊入虎口”以及現金交易等細節,更不免讓人追問,如此熟絡的作案手法背后,是否蘊藏著某種“成熟”的利益鏈?畢竟,相比較於普通案例,像王某某這樣的“有錢有勢”的成功人士,如果痴迷於把黑手伸向孩子,其帶給孩童的威脅,對社會道德、法律的敗壞,要嚴重得多。因此,不僅輿論對這類案件的聲討聲浪要大得多,事件調查與處理,也必須要能展現出對侵害孩童犯罪的零容忍態度。

  輿論的聚焦,不隻有憤怒和譴責,更有對王某某會否因自己的特殊身份而享有某種被輕縱可能的擔憂。這種擔心,既源自對公共人物所持有的地位、權勢的天然警惕,也與現實中類似案件處理所面臨的不確定性密切相關。其中一些或許是法律、制度層面的,比如,呼吁加碼對性侵犯罪的懲罰程度﹔再比如,猥褻、強奸等犯罪在認定上的模糊之處﹔還有一些則是對司法審判能否徹底排除特權干擾,做到不偏不倚的公正焦慮。但不管是哪種公共情緒,共識隻有一個:無論作惡者是什麼身份,把罪惡黑手伸向孩童就絕不會被輕縱。

  當然,公眾人物作惡,其“東窗事發”前有多“任性”,曝光后所受到的懲罰以及帶來的影響也將會有多嚴重。王某某作為上市公司老總和數千億資產的管理者,事發后新城控股在數天內縮水上百億,正是來自資本市場的懲罰﹔另外,其此前所參與的一些公益慈善活動也被質疑是否存在不正當目的。這種關聯性影響,是社會處罰的一部分,也要求公眾人物必須有更多的道德自律和守法自覺。

  從佔據社會資源多寡的角度,王某某毫無疑問站在了社會金字塔的中上層。此類人物深陷侵害女童丑聞,並有如河南趙志勇案等類似案例在先,也難免引發公眾對某種社會“上層道德”的負面聯想。我們當然不能以個例來打倒一片、以個別人的作惡來為整個群體畫像,但如果社會的上層群體中,目無法紀、喪失基本道德感的敗壞分子時有出現,它很難不動搖人們對上層道德的想象與寄托。畢竟,這部分人群,原本應該是一個社會主流價值的象征者、捍衛者,是推動社會向好的中堅力量。

  跳出王某某的身份標簽,此案所激發的巨量社會關注,一定程度上亦是一種社會情緒的集中釋放。據最高檢去年發布的數據,2017年以來,全國檢察機關共批准逮捕侵害未成年人犯罪4萬多人,起訴6萬多人,且“從近年來發展趨勢和全國整體情況看,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仍呈多發態勢”。

  這預示著,無論是基於過往現實,還是新曝光案例的惡劣程度,都不能再把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當作偶發現象來看待,對其的治理已到了一個必須加碼的關口。這包括但不限於相關罪行標准的進一步明確、懲治“槍口”的放低一寸以及性教育強化等綜合防范機制的完善。總之,此案的輿論反饋,無關仇富和道德綁架,而是任何現代社會對於“下一代”都該有的文明自覺和責任覺醒。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