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猥褻女童案疑點重重

2019年07月05日15:10  來源:中國青年報
 
原標題:新城控股原董事長猥褻女童案疑點重重

  7月3日21時許,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發布通報稱,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歲,江蘇人)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被警方刑事拘留﹔22時許,新城控股發布董事長變更公告,稱原董事長王振華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公司召開臨時董事會選舉公司董事兼總裁王曉鬆任董事長。

  今天,新城控股(601155.SH)、新城發展控股(01030.HK)、新城悅服務(01755.HK)開盤暴跌﹔下午收盤時分別下跌10%、10.57%和13.11%。但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注意到,此前7月1日、2日兩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頻現,7月3日上午,已有網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內提示散戶趕緊拋售股票。

  在該事件中,信息公開“時間差”、是否存在股票內部交易、熟人作案“有償猥褻”等疑點引發公眾關注。

  警情通報是否及時?

  新城集團原董事長王振華涉嫌猥褻女童並被刑拘的消息,最早由上海本地媒體於7月3日15時許報道,並被多家媒體轉載,迅速引發熱議。

  7月3日21時,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區分局發布警情通報:2019年6月30日22時許,普陀警方接王女士報警,稱其女兒被朋友周某(女,49歲,江蘇人)從江蘇老家帶至上海並入住上海一酒店,后其女兒在房間內遭到一男子猥褻。接報后,警方迅速開展工作,7月1日下午,犯罪嫌疑人王某某(男,57歲,江蘇人)至公安機關接受調查。

  通報還稱,7月2日晚,犯罪嫌疑人周某某至公安機關自首。目前,王某某、周某某因涉嫌猥褻兒童罪已經被普陀警方刑事拘留。

  犯罪嫌疑人已於7月1日下午到案,為何警方3日晚才發布通報?

  一位公安機關內部人士告訴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公安部曾就應對涉警輿情事件的工作出台過一些規定,其中2009年發布的《公安機關處置突發敏感案(事)件輿論引導工作規范》是指導各地公安機關處置輿情敏感案(事)件的最權威文件,但該文件對警情通報發布的具體時間並沒有明確規定。

  他還表示,目前,公安部對各地公安機關就具體案(事)件是否發布警情通報、警情通報發布的內容和具體時間都沒有明確規定,隻要求各地公安機關“視情、適時”發布。

  “根據《政府信息公開條例》,公安機關作為政府部門確實要回應社會各界對敏感案(事)件的關注,但具體情況要具體分析。而且,公安機關按照法律程序去處理案件、得到明確結果,都需要一定的時間,因此要快速、具體、明確地回復也有一定難度。”他解釋說。

  新城控股披露信息時間是否違規?

  記者注意到,7月3日9時53分,早於媒體曝光、警方通報前十幾個小時,已有網友在新城控股股吧內提示:“散戶大家趕緊拋,不要問為什麼,我隻能這麼好意提醒。”此前,7月1日、2日兩天,新城控股大宗交易頻現,大宗交易額從796萬元至2400萬元不等。3日早盤,新城旗下3支股票,包括一支滬深股票、兩支港股都出現了大面積暴跌的情況。

  這一信息經報道后在股民中引起強烈反響。不少股民通過微博、股吧等渠道指出,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時,造成股民損失。

  為此,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了上海金英律師事務所主任、中証中小投資者服務中心公益律師何農。何農告訴記者,盡管公眾都認定新城控股信息披露不及時,但這家上市公司顯然已經為自己留足了可以辯解的空間,公告中明確稱其“於2019年7月3日接到上海市公安局普陀分局通知,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王振華先生因個人原因被刑事拘留”。

  “這裡涉及一個問題,這家公司到底是什麼時候知道董事長被抓的。”何農說,根據目前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原則,大多數上市公司都會在出現重大事項時第一時間披露信息。“披露早晚”是上市公司自行掌握的,如果掌握不好,監管部門會進行處罰,“因此,大多數上市公司寧可早披露、早公開,哪怕股價跌了,至少不會受到處罰”。

  何農注意到,在新城集團原董事長涉嫌猥褻女童事件中,新城集團的新任董事長王曉鬆是王振華的兒子,王曉鬆此前也在新城集團擔任重要職務。何農表示,根據常理推斷,他作為公司主要負責人之一,應該早已獲悉並通知公司,但如果新城集團以“接到警方通知”為准確定披露信息的時間,也可以說得通。

  但在7月1日、2日和3日上午出現的大宗交易中,何農說,相關監管部門可以借此查找是否存在“內幕交易”的可能性。“如果有公司員工、高管或其親屬等減持,相關部門肯定可以查出來。”何農說,一些大宗交易會要求交易者在賣出前幾天就向相關部門、公司董事會等報備,“不排除有人在7月1日以前提前報備的,恰巧在1日、2日兩天拋盤的可能性。”何農還表示,在3日上午到股吧提醒散戶的網友目前來看是知情人,如果其本人進行了交易,也有可能會成為“內幕交易”排查、處罰的對象。

  針對股民是否可以以上市公司信息披露不及時要求賠償,何農說,這種可能性並不大。新城控股股票在7月1日、2日、3日3天均處在上漲位置,7月3日收盤價還漲了近4%,“准確來說,股民的損失也就是7月4日開盤那會兒的10%跌停,而這個時間點,是在信息披露之后”。

  9歲女童為何掉入“有償猥褻”陷阱?

  在已經披露的案件細節中,涉案人員除王振華外,還有一名49歲的周姓女性。據女童家長報警稱,其把孩子交給自己的朋友周某,原本是后者帶往上海迪士尼游玩的,沒想到發生了這樣的事情。

  今天上午,上海申同律師事務所合伙人、上海“青春守護者計劃”講師團講師、上海12355公益律師志願者楊征東在接受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採訪時說,根據此前上海12355的文章報道,熟人關系佔全部未成年人性侵事件約70%,其中,親戚(父母或朋友)佔比12%,師生佔比27.33%,鄰裡佔比24.33%,其他生活接觸佔比25.33%。

  關於此案,就網傳“最高可以判死刑”的說法,楊征東表示,就目前公安機關公布的信息來看,王振華涉嫌“猥褻兒童罪”,並不涉嫌“強奸罪”。

  他解釋,“猥褻”是指以刺激或滿足性欲為目的,用性交以外的方法對兒童實施的淫穢行為。根據我國法律和相關司法解釋規定,對未滿14周歲女童、男童進行猥褻,可以判處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如果有聚眾、在公眾場所當著眾人面前猥褻等情形,或者造成嚴重后果的,可以判5年以上有期徒刑。

  他表示,針對14歲以下兒童,“強奸”的定性並不是按照成年人強奸案中的“生殖器官插入”為標准,而是以“生殖器官接觸即強奸”來認定,如構成強奸罪,造成嚴重后果的,最高可判死刑。

  但王振華猥褻女童案件,從警方表述來看,調查尚未明確是“強奸”,希望公眾尊重最終的偵查結果,同時也要保護好未成年人。

  楊征東說,受到侵害的很多孩子不願意開口表達,或者受到侵犯人的威脅不敢說,家長要多加引導,可以撥打12355引入心理咨詢專家來幫忙﹔家長要及時收集衣物等証據,及時報警並向警方出示証據。他提示,在面對家庭暴力、未成年人被性侵等案件時,被害人的陳述會得到警方的高度重視。

  楊征東提醒,未成年人盡量不要獨自前往樹林、河邊等偏僻無人地帶﹔家長、學校做好未成年人性教育,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護意識﹔孩子參加夏令營等外出活動時,家長應為孩子配備通信設備並每天視頻通話,孩子外出即便是熟人帶,也不能掉以輕心﹔另外,家長在社交平台上不要輕易晒娃,尤其是女孩家長。(王燁捷 魏其濛)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