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嫦娥之父”歐陽自遠自述:從地質專業如何走上探月之路

2019年07月11日16:20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歐陽自遠院士在現場演講

中國科學院院士歐陽自遠是我國著名的天體化學與地球化學家,中國月球探測工程首席科學家,被譽為“嫦娥之父”。但他最開始學習的專業,卻是地質學。究竟是怎樣的經歷,讓他成為了我國探月工程的科學應用首席科學家?中國已經進入深空時代,除了探索月球,未來還要探索哪些星球?7月11日,歐陽自遠在2019蘇州國際精英創業周昆山專場活動·中國昆山創業周開幕式上講述了自己的人生之路。

為建設工業化國家,選擇地質專業

1952年,新中國成立不到3年,歐陽自遠高中畢業,正在思考和選擇未來的專業方向。當時,國家提出要建設一個工業化國家,而最缺的就是礦產資源。《中國青年報》發出號召:“年輕的學子們,你們要去喚醒沉睡的高山,讓它們獻出無盡的寶藏。”這句話深深打動了歐陽自遠,“我下決心要報考地質學專業!要去找礦!為祖國的工業化添磚加瓦。國家的需要,就是我的選擇。”盡管歐陽自遠最喜歡的是天文學和化學,但仍報考了地質專業。

1957年,歐陽自遠大學畢業,隨后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同一年,蘇聯發射了第一個人造地球衛星(shuthuk-1),拉開了人類空間時代到來的帷幕,這給了歐陽自遠極大的震撼,“我們在地球上找礦探礦,像一隻小螞蟻,在地球上爬來爬去,效率太低。如果用人造衛星找礦,繞地球飛幾圈,豈不是很快就能調查清楚?”

當時,新中國成立不到10年,百廢待興,一窮二白,根本沒有條件和能力去發射衛星,更沒有能力去探測月球。但是歐陽自遠相信,“中國一定會走進空間時代。我們年輕人能不能為迎接空間時代的到來,做一些科學上的准備,讓中國空間時代到來快一些、更順當一些?”

將研究生階段的學業任務提前完成后,歐陽自遠馬上就開始系統分析研究美、蘇兩國探測月球的計劃、方案、目標、實施步驟和成果﹔並緊密結合中國的實際,思考和研究中國開展月球探測的發展戰略與長遠規劃。另一方面,歐陽自遠也開展各類地外物質研究。當時,在國內還沒有人研究這個領域,歐陽自遠隻有從頭研究。

通過收集降落在中國的各類隕石,利用高空科學氣球收集平流層的宇宙塵埃,進行實驗室的系統研究,歐陽自遠逐步在中國建立起相關的實驗室,也培養了一批從事隕石學、天體化學、月球科學和行星科學的科學隊伍,並不斷發表和出版有關的文章和書籍。

讀懂美國政府的太空禮物,嶄露頭角

1976年,中國降落了一次世界規模最大的石隕石雨——吉林隕石雨,中國科學院和各高校立即組成由歐陽自遠負責的聯合科學考察隊。團隊一共發表了100多篇研究論文和兩本專著,這也成為國際上隕石系統研究的典范。

1978年5月,美國總統卡特派安全事務顧問布熱津斯基訪問中國,准備中美建交,並送給中國政府兩件禮品:一件是美國宇航員帶上月球又帶回來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旗,另外一件是美國宇航員從月球上帶回的岩石樣品。

那時研究天體岩石的科學家還非常少,於是有關部門就將那塊石頭送到了歐陽自遠這裡。

在潔淨的手提箱裡,歐陽自遠打開樣品外的有機玻璃,岩石樣品隻有小黃豆大小,重量1克。歐陽自遠決定,拿一半樣品分析,組織全國相關的實驗室,先做非破壞性研究,再做破壞性研究。

4個月內,團隊就對月球樣品的主量元素與微量元素、同位素組成、各種礦物成分與結構、岩石結構構造、形成年齡、演化歷史和樣品在月球表面的環境都有了清楚的了解,確証是高鈦月海玄武岩,是阿波羅-17宇航員採集的70017-291號樣品。

歐陽自遠團隊還借此發表了14篇研究論文,這讓美國的科學家感到驚訝,“看來中國人什麼都知道了”。研究完,歐陽自遠將剩下的0.5克月球石頭送給北京天文館,請他們向公眾展出這份來自月球的樣品,看看它和地球上的石頭有什麼不同,這也成為北京天文館的鎮館之寶。

45年籌備,探月工程得以上馬

從1958年到1993年,歷經35年的前期准備,歐陽自遠等科學家們一度認為中國有能力開展月球探測,請求國家組織專家評審論証。但他還是沒想到,這一論証過程又經歷了10年。

2003年,孫家棟和歐陽自遠負責編寫《中國首次月球探測立項報告》﹔2004年1月24日,國務院批准繞月探測一期工程立項,並正式命名為“嫦娥工程”。孫家棟和歐陽自遠分別任中國月球探測工程總設計師和科學應用首席科學家。

中國的月球探測工程相繼成功發射了嫦娥二號、嫦娥二號執行繞月探測,嫦娥三號和嫦娥四號實施月球正面和月球背面的落月探測,取得了一系列創新性探測成果。歐陽自遠說,“我們下一步要進行月球取樣返回,開展火星探測、小行星探測和木星與木星系統的探測,我們要探測整個的太陽系,以及進行行星際的穿越探測,中國,進入了深空探測的時代。”

在歐陽自遠的人生經歷中還承擔過幾項特別重大的任務,這也讓他深刻地體會到“國家的重大需求,就是我們的奮斗使命”。歐陽自遠感受到幸運,“是國家的重大需求引導和培育我成長,塑造了我的人生,內心充滿了感恩的情懷,感謝我們偉大的祖國!”

創新沒有捷徑可走。歐陽自遠說,他雖然已經84歲了,但還是會加倍努力,為早日使中國加入到世界創新型國家的前列作出貢獻。讓歐陽自遠最欣慰的是,通過嫦娥工程,培養了一支龐大的、年輕的、有作為的科技隊伍。而國家的強大需要在更多高科技領域培養創新人才、加強科學研究、促進產業轉化,這需要更多的專家、企業家一起努力奮斗。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