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不願不敢花錢背后 哪些因素影響江蘇人擴大消費

2019年07月16日07:21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不想不願不敢花錢的背后

編者按 當前,消費對經濟增長的拉動作用不斷增強、基礎性作用日趨凸顯,已當之無愧成為我國經濟增長的“穩定器”和“主引擎”。提振消費需求、促進消費升級,也是促進產業升級的根本方法之一。7月1日,江蘇省委、省政府發布《關於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 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實施意見》(以下簡稱《實施意見》),要求進一步增強消費對我省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加快構建符合長遠戰略利益的經濟發展方式,推動高質量發展走在前列。

那麼,如何驅動消費增長,讓消費潛能更充分釋放?當前還有哪些因素阻礙著消費的進一步擴容與升級?本報記者進行了深入調研,今起推出這組系列報道。

“不要說‘車厘子自由’了,我連‘蘋果自由’都快沒了!”6月18日,在南京河西CBD上班的趙益葦逛著水果超市,直嘆錢包的增幅跟不上水果的漲幅。

雖然消費已成我省經濟增長的第一驅動力,然而,在看到去年全省最終消費支出對經濟增長的貢獻度達到65.8%的同時,人們也關注到一個不可忽視的數據:去年江蘇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幅8年來首次跌至個位數。

那麼,到底是哪些因素影響著百姓持續擴大消費的意願?

實物消費,亟需拓展新空間

蘇州手辦玩家“二月”前不久專程到上海參觀國際手辦模型展,搶到一套日本手辦,心中滿是歡喜。“很多手辦動輒上千元,但各類精品手辦模型依舊哄搶一空。”他告訴記者,在日本, ACG(動畫漫畫游戲)已經形成一個成熟的產業,手辦作為“衍生領域”,不僅廠商多、品種全,價格也有比較優勢。反觀國內,因為產業不成熟、知識產權缺失等問題,還沒有形成有效供給。

“江蘇是經濟大省,消費升級態勢明顯,然而消費者想要的產品供給不足,影響著人們的消費意願,也制約了消費的持續擴大和升級。”省發改委經貿處處長周曉林表示。

從全球維度看,人均GDP3000美元至1萬美元是“消費加速期”。美國1960年至1978年,日本1972年到1981年,都是個人消費支出年均增長最快的階段,並推動經濟高速增長。去年,中國人均GDP已超9000美元,“生存型消費”“溫飽型消費”正逐步過渡到“品質型消費”。然而,從供給側而言,提供的產品還不能完全滿足人們日益增長的個性化需要。實物消費的供需錯配,主要體現在“兩多兩少”:

——一般商品多,知名品牌少。研究表明,20%的強勢品牌佔有80%的市場份額。作為品牌大省的江蘇,卻難稱品牌強省。以零售佔比一直居於各類商品首位的汽車類為例,江蘇明顯缺乏名優品牌加持。全國產量前二十位的車企中,沒有一家江蘇企業。

——同質產品多,特色產品少。這兩年,都市白領特別追捧一個來自英國的品牌戴森,無論是吸塵器還是吹風機。雖然一款小小的吹風機要賣到3000元人民幣左右,還是火到不行。原因何在?由1200名科學家和工程師組成的發明團隊持續不斷的努力,讓戴森贏得“除了貴,沒其它缺點”的美譽。

省商務廳副廳長周常青表示,當前,居民消費的特點已經從模仿型、排浪式的基本消費逐步轉變為個性化、多樣化的高品質消費,而市場能提供的特色、個性產品非常有限。

正基於此,《實施意見》提出,要加快耐用品的技術創新、功能提升和產品升級﹔加強城市停車場和新能源汽車充電設施建設﹔推進可穿戴設備、智能家居等智能終端產品的研發和普及,培育智能網聯汽車、虛擬現實產品、新型顯示產品等信息消費新熱點﹔有序發展共享經濟,建立健全綠色產品多元供給體系等。

服務消費,期待提升新能級

“周末想在奧體附近搶個籃球場,簡直太難了!”王健是南京金融城的一名年輕白領,愛好打籃球的他,現在不得不改變策略,趕在工作日的中午,擠出午休時間去滿足一把“灌籃癮”。

每逢精彩演出往往“買不到票”,公立養老機構總是“一床難求”,到景區游玩買不到稱心的旅游紀念品……類似的尷尬在現實生活中屢見不鮮。

近年來,消費領域一個突出的變化是:相較實物消費,旅游、文化、體育、健康、養老、教育培訓這些服務領域的消費增長更為快速。但從現實看,服務消費供給明顯滯后於人們的消費需求。

據麥肯錫的研究報告,目前我國國內中等收入階層已有2.25億人,至2020年還將增加0.5億人,其拉動消費升級與配置服務消費的潛在動能不可低估。另一方面,到2020年,國內60歲以上老年人口將增加到2.55億左右,並且伴隨著人口生育政策的放開,我國新生人口數量也將不斷增加,從而對健康養老、教育培訓以及家政服務等都形成不小的需求拉動。此外,作為主流消費群體,90后、00后更注重消費的個性與體驗,文化創意與體育運動等服務產品將構成可觀且持續的消費動力。綜合來看,未來服務消費超過實物消費且二者共同驅動經濟持續增長與轉型升級的格局值得期待。

當然,一切預期都還必須建立在政策措施不斷改良與優化的前提之下。目前來看,投入不足,是導致服務供給不足的因素之一。從服務業投入看,2017年江蘇全省固定資產投資中,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業、批發零售業投資額分別為2883.2億元、1649.5億元,而同期教育、文化體育娛樂業分別僅為677.4億元和546.8億元,明顯低於前者。

“江蘇對生活性服務業的開放力度也有待加強。”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相關人士說,民營資本、外資等進入到醫療、衛生、養老等領域,政策落地還相對困難。比如開辦養老院,住院費用能否納入醫保報銷?護理人能否參與醫師職業資質認証?這些都常常成為阻擋企業入場的“門檻”。

記者注意到,《實施意見》明確將文化消費、旅游消費、體育消費、健康消費、養老消費、家政消費、教育培訓列為服務消費提質擴容的重要方面,並提出多項提升能級的政策措施,包括:充分發揮省級旅游、文化、健康、養老等領域財政專項資金引導促進消費作用﹔加大文化、旅游、體育、健康、養老、家政等領域用地政策支持力度﹔落實鼓勵錯峰休假和彈性作息,探索在有條件的地區實施“2.5天小長假”等。

敢於消費,收支結構要優化

收入水平如何,肯定是事關消費挖潛的重要因子。江蘇是經濟發達省份,但客觀來看,其居民收入水平與區域經濟地位尚不夠匹配。對比發現,江蘇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費支出與相鄰發達省份尚有一定距離﹔省內不同地區的居民收入差距也比較大,去年的相關統計公報顯示,全省隻有5個城市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過平均水平。

此外,房貸壓力較大,也對其他消費形成較強的“擠出效應”。

省民調中心數據顯示,江蘇有住房貸款需要償還的人群佔38.9%,其中25-44歲人群佔比約九成,這些人恰好是消費主力軍。2017年江蘇城鎮常住居民人均生活消費支出比2013年增長36.1%,而居住類人均消費支出比2013年增長333.1%,增速遠高於其他消費支出。

“巨大的住房還貸壓力擠佔了除住房以外的其他消費需求,未購房者考慮到買房壓力也省吃儉用,拖累當期消費。”省民調中心相關人士說。

“預防性儲蓄”也影響著人們的消費意願。5月25日,正在南京一家醫院等待產檢的王惠女士告訴記者,大女兒在上學前班,眼看二胎又要生了。“其實一直猶豫要不要生二胎,想到后面巨大的教育、生活花費,真不敢生。現在的生活隻能是能省則省,要給孩子未來盡量存點錢。”

數據顯示,2017年江蘇公共預算教育支出2003.7億元、醫療衛生支出797億元,佔預算支出比重高於全國平均水平。盡管政府投入不少,但過高的教育、醫療成本仍讓居民為增加“預防性儲蓄”而減少在其他方面的消費,最終影響到生產和消費的再循環。

統計學上,有一個反映消費意願的指標“邊際消費傾向”,也就是“增加的消費和增加的收入之間的比率”。去年的數據顯示,江蘇比浙江低0.09,與東部沿海其他一些省市相比也有差距。“這說明江蘇城鎮居民增加的收入中用於消費的比重相對較低。”專業人士分析。

值得一提的是,《實施意見》沒有回避上述問題,而是傳遞出深化改革的政策導向:全面落實“富民33條”政策措施,健全職工工資正常增長機制,拓寬居民勞動收入和財產性收入渠道﹔建立健全覆蓋城鄉居民的基本醫療衛生制度,等等。(杭春燕 付 奇)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