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1周】NO.2

輿評丨花錢讀個假專業,職校招生騙局該休矣!

張妍

2019年07月17日15:5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新聞每天發生,輿情時有出現。輿情有周期,我們看1周。1周不短不長,事態發展大抵可以塵埃落定,該看清的真相也已然能夠看清。我們以此為時間節點觀察正在發生的輿情事件,透過紛擾看個明白,打破沙鍋追尋根由。歡迎關注本期《輿情1周》。

相關報道:鹽城一高職疑用假專業招生再要求學生轉專業

一周前,《中國青年報》曝光了位於江蘇省射陽縣的明達職業技術學院違規招生事件。“實習前才知道上了個假專業”,標題所言讓人刺目。

這已經不是明達職業技術學院第一次被曝違規招生。2018年9月,江蘇《揚子晚報》、荔枝新聞就曾關注過該校強制學生轉專業之事。去年11月,《中國青年報》也曾整版報道此事。而更為輿論所熟知的“南應事件”,與其幾乎如出一轍。今年4月底,南京應用技術學校也因虛假招生導致部分學生和家長因學籍問題聚集,一度坐上了輿論的火山口。

讓人咋舌的是,網絡搜索“違規招生”“虛假招生”,類似事件不僅發生在江蘇,全國多地的職業院校都出現過類似問題。

不是個案,已成亂象。這些職業院校以高鐵乘務、護理等熱門專業為幌子吸引生源,本身卻沒有這些專業的招生資格,最后隻能逼迫學生轉專業。

“實習前才知道上了個假專業”“護士變保姆?”學業關乎前途,這類事件自帶熱詞,很容易引發社會關注。但對一朝入瓮、處處被動的當事學生和家長來說,校方初始動機不純,善后處置又簡單粗暴,司法途徑進退兩難,他們的權益如何維護?

對於部分職業院校虛假宣傳招生的問題,制度與法律並未缺席。2015年,教育部曾印發《職業院校管理水平提升行動計劃(2015-2018年)》的通知,明確要求“學校主要領導和招生工作相關人員簽訂責任書,不以虛假宣傳和欺騙手段進行招生,杜絕有償招生等違規違紀現象。”《民辦教育促進法》《營利性民辦學校監督管理實施細則》也都明確規定,民辦學校有“發布虛假招生簡章或者廣告,騙取錢財的”行為的,“由縣級以上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門、人力資源社會保障行政部門或者其他有關部門責令限期改正,並予以警告﹔有違法所得的,退還所收費用后沒收違法所得﹔情節嚴重的,責令停止招生、吊銷辦學許可証﹔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5月22日,“南應事件”中的南京東方文理研修學院董事長、應天職業技術學院原黨委書記王中平和南京應用技術學校校長張璟,因在辦學過程中涉嫌詐騙犯罪被南京市公安機關依法刑事拘留。有媒體評論稱,虛假招生行為層出不窮,究其根源還是我們常說的違法犯罪成本太低。誠然,法的手腕硬起來,不法行為的氣焰才會消下去。

亂象叢生,整治在路上。我們注意到,江蘇省教育廳辦公室前不久發布了《關於全面開展職業院校違規招生行為清查的通知》,其中列舉十個違規招生行為第一條便是“通過虛假宣傳、違規承諾吸引或欺騙考生入學”。除了要加強監管,依法嚴懲虛假招生行為,職業教育模式又該如何改進?《中國青年報》搬來他山之石,提出很多國家招生採取的是市場化路子,相對來說,考生和高校之間是較為單純的二元關系。

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中國全日制辦學的所有辦學項目經過審批,同時也要按規定招生,這些規定有時會與實際情況產生沖突,這也促成了沒有國家資質的“真專業”成了“假專業”。熊丙奇還在光明網刊發的評論中提出探討:從高職院校自主辦學看,如果把辦學自主權落實給學校,就不會發生這種學校開設了某一專業,學生也願意學習這一專業,卻不能合規招生的困境。

但既然騙局已經存在,在法律有明確規定的情況下,仍然需要自己拿起法律武器來維權。事發8個月來,明達職業技術學院的部分受騙學生和家長已經第四次邁進法庭,他們還沒有等到屬於自己的那個結果。爭取賠償或可期,只是浪費的青春怎麼找得回來?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