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雲港東海柘塘村:顧了村委會創建,卻顧不了三千農民看病

2019年07月21日07:24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被趕走的村衛生室還能回來嗎

“我們村的衛生室被‘趕跑’了!三千人的村子,近一個星期沒有衛生室了!”7月12日,東海縣房山鎮柘塘村村民向本報讀者熱線(025-84701119)投訴,要求盡快恢復村衛生室。

村衛生室突然人去房空

50歲的村民王長俊碰到了一件讓他十分郁悶、憤怒的事情。

7月10日下午,王長俊感到肚子不舒服,火急火燎地趕到位於村委會一樓的村衛生室買藥。卻隻見村衛生室“人去樓空”,裡面空蕩蕩的,醫療設施全沒了。

王長俊又趕到村醫王長勇家問個究竟。老王告訴他:“我和村衛生室都被村裡趕走了。如果在村衛生室以外地方給你看病,屬於非法行醫,我可不敢。”

村裡看不到病,王長俊隻得騎20分鐘電動車趕到房山鎮衛生院治療。醫生詢問病情后,開單讓王長俊做了包括驗血、驗尿等一系列檢查,花了200多元。

“本來在村裡花幾塊錢,開一盒諾氟沙星、幾片6542(消旋山莨菪鹼)能治好的病,竟還要跑到鎮裡。”回村后,王長俊將自己的遭遇講給村民們聽,大伙都對村衛生室突然“消失”表示不解。

分管鎮長稱“不知情”

7月15日下午,記者趕到東海,隨村民王守成、袁春華來到村委會。

隻見一樓村衛生室內部已被拆得七零八落,滿地塵土,消毒隔離制度牌“躺“在一邊,部分“居民健康檔案”散落一地,部分藥品包裝盒則散落於樓梯肚內。

記者來到村委會二樓,村情檔案室內隻有村會計王長成在。記者詢問他村衛生室怎麼沒了?王長成一臉無奈地說,搬走了。他說:“縣裡在創建全國文明城市,村委會面積不達標,隻能搬走村衛生室騰地方,我們也沒有辦法。”

記者又隨村民袁春華趕到房山鎮政府“討說法”。在鎮政府一樓,穿著文明城市創建紅馬甲的幾位政府工作人員正在交談。見到記者和村民,一位女工作人員問:“你們來干嘛的?”記者答,問村衛生室停業的事。

這位女同志是分管衛生的副鎮長卞廣霞。卞廣霞說,她並不知道柘塘村衛生室停業一事,不過既然村民來反映情況,她會找鎮衛生院領導商量,把情況及時反饋給村衛生室負責人,並轉告村民。

據記者了解,之前,鎮衛生院院長已將柘塘村衛生室被村委會趕走一事向她做了匯報。卞廣霞回復他們“會協商處理好”,可一直沒有下文。

7月16日,記者來到東海縣衛生健康委員會基層衛生科。聽到柘塘村衛生室被拆全村人看病困難的情況后,這裡的劉姓工作人員回復說:“原來的科長最近崗位調動了,另一位領導有事不在。”他一臉無奈地說,這個問題縣衛健委也沒法解決,村衛生室“村辦鄉管”,村民還是得去鎮衛生院反映處理。

趕走前屢屢被討房租

記者輾轉聯系上柘塘村衛生室負責人王懷安。

“我們村衛生室絕對是合法經營,總共面積是132平方米,共有兩個醫生在看病。這是我們的‘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証’,給你看。”王懷安說,証件有效期自2018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

王懷安告訴記者,“第一次村代理書記單培春要我們趕緊搬走,我和他商量,能否先給村衛生室一個過渡的地方用,不然,全村三千人看病問題怎麼解決?”

可是村領導根本不管,過了十來天,單培春帶人再次來到衛生室,揚言如果再不趕緊搬走,就要把這裡砸了。沒辦法,村醫隻能將藥物和相關設施搬到村外一個廢棄房子裡暫存。保守估計,起碼有150種藥物,價值萬元以上。“那個小破屋又潮又濕,白天熱的時候近40℃高溫,很多藥受熱都要報廢了。”王懷安痛心地說。

2013年,省委、省政府出台《關於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的實施意見》,原則上按照行政村或3000-5000服務人口規劃設置一所村衛生室,推行鄉村衛生機構一體化管理。村衛生室的房屋應主要由集體經濟組織或政府免費提供。然而在柘塘村,村領導卻多次打起村衛生室的“主意”。單培春甚至屢屢向村衛生室討要房租。記者發稿前,單培春聯系王懷安,表示要租房子給村衛生室過渡使用,但條件是租金必須由王懷安和村裡共同承擔,各付50%。

被趕走的村衛生室,還能遷回來嗎?村民們在期待。(李 晞 黃 勇)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