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盱眙逃犯周永森落網:殺死兩人潛逃11年

2019年07月22日08:26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這個公安部B級通緝犯落網了

周永森回鄉再次行凶,路邊監控記錄下他的部分行蹤。

落網的周永森

2016年,公安部在網絡上發布了一則通緝令,警方懸賞2萬元抓捕B級通緝犯周永森。

據了解,2008年,34歲的盱眙男子周永森離婚后,因情感糾葛殘忍地將時任女友等二人殺死。潛逃6年后的2014年,他悄悄回家,持刀將前岳母、前小舅子兩人刺傷再次潛逃。而這一逃又是5年,直到今年6月,周永森在福建寧德被警方抓獲。在他潛逃的11年裡,安徽、河北、湖南、廣東、廣西、福建,從北到南,他差不多跑遍了大半個中國。

揚子晚報紫牛新聞記者19日採訪了盱眙警方,並與身在看守所的周永森面對面進行採訪。潛逃6年為何敢冒險回鄉再次行凶,刺殺前妻母親等人?從周永森的話語中,讓人感受到他對家人的愧疚,但對前妻仍充滿報復之意,他將自己目前的結果都歸咎於前妻,卻沒有反省自己的性格缺陷。

1

懷疑與他人有染:

街頭殺死女友及其同行男子

命案雖已過去11年,但周永森的模樣一直深刻地印在警方辦案人員的腦海中。盱眙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趙標,當時還是個中隊長,據趙標介紹,當年的周永森也可謂是個有大好前程的青年,學過醫,在盱眙某糧管所上班,后因單位效益不好而出來單干水電工。但周永森的性格有點偏執,疑心很重。

轉業回鄉后,周永森與在盱眙縣城某賓館做服務員的一名漂亮女子結婚生子,但他心胸狹隘見不得妻子與他人交往,開始夫妻二人只是小吵小鬧,之后周永森開始實施家暴,最終,妻子選擇與他離婚。“離婚后,我就把自己關在家中小閣樓上,差不多一個月沒有出家門”,在盱眙看守所的周永森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至今仍認為他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全是因為他的前妻。離婚后,周圍親戚朋友先后為他介紹了幾個女朋友,有的都到談婚論嫁的地步,但都是因他疑心太重,總是懷疑對方對他不忠,從而讓女方主動提出分手,直到他認識在盱眙某洗浴中心做服務員的廣西籍女子劉某。

據歸案后的周永森介紹,在與劉某談戀愛期間,他總是聽說劉某作風不正派。2008年12月7日晚9點40分左右,在盱眙淮河大橋,他剛好看到劉某與一名男子騎電動車同行,於是他便騎摩托車跟蹤至盱眙商貿城附近,用摩托車將兩人的電動車撞翻后,在爭吵過程中,他從摩托車工具箱中拿起平時做水電工用的工具刀對兩人猛捅,導致男的當場死亡,劉某在送醫院途中死亡。

2

執意要報復前妻:

6年后身帶3把刀回鄉再傷2人

“就是要走,絕不能留在盱眙”,在殺死劉某二人后,周永森很平靜地面對眼前的事實,在看守所,周永森說,一路就騎摩托車跑,油門拉大,哪怕爆缸,從盱眙到安徽明光,后來摩托車壞了,他就搭乘過路車,一直潛逃到安徽、河北、湖南、廣東、廣西直至最后在福建寧德落腳。

就在周永森殺人潛逃時,盱眙警方經過大量工作鎖定其犯罪嫌疑人身份。然而,因周永森反偵察意識較強,加之當時條件有限,周永森多次逃離抓捕范圍。趙標告訴紫牛新聞記者,他們也多次派警員赴多省開展工作,但每次都讓他逃脫抓捕。讓盱眙警方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們想盡一切辦法要抓捕周永森時,他卻蟄伏在福建寧德,用拾荒者身份掩飾其逃犯身份,並且正在挖空心思地謀劃著要回盱眙報復前妻。

他又不知道前妻現在居住何處,怎麼報復?此時他想到在盱眙當地,每年二月初二,出嫁的女兒都要回娘家這一風俗。在他潛逃6年后的2014年,此時春運已結束的時候,他先計劃好路線,然后與過路大巴車司機聯系好,乘車輾轉到宿遷泗洪,在路邊買了輛組裝的燃油助力車。

3月2日(農歷二月初二),他駕車從泗洪趕到盱眙前岳母家門口等待前妻的出現。他身后背著一把西瓜刀、胸前藏著一把菜刀,口袋裡還有一把水果刀,周永森說,因為前妻家住在山上,聽說家中有獵槍,所以自己身后胸前藏刀,怕前妻家人對他放槍。他還計算好整個報復過程不能超過3分鐘,因為派出所就在前妻家附近,超過3分鐘他就有被逮的風險。那天,他的前妻一直沒有出現。

“既然冒著被逮風險回來,不弄點‘利息’好像對不起自己”,周永森說,他於是沖進前岳母家中,將前岳母與前小舅子刺傷后,迅速逃跑,而整個過程正如他所計劃的一樣,沒有超過3分鐘。

為逃避抓捕,周永森特意選擇春運結束第一天,乘坐不需要登記姓名的路邊過路車,先到達宿遷境內,然后在宿遷路邊購買俗稱小飛機的機動車,經過精心偽裝,戴口罩、頭盔,一路沿農村小路潛入盱眙再次作案。

趙標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周永森潛逃6年后回鄉再次行凶,這分明是在挑戰警方,好在這次路邊監控記錄下他的部分行蹤,直到他消失在安徽境內的大山之中。

3

心狠手辣的嫌犯心很虛:

見到盱眙民警時,他的雙腿發軟

潛逃6年后回鄉再次持刀傷二人繼續潛逃,2016年,周永森被公安部列為B級通緝犯,盱眙警方懸賞2萬元緝拿周永森。

2019年6月,福建寧德地區因國家扶貧大開發,需要開發大量土地,藏在山上的周永森不得不經常外出,到城區撿垃圾換錢來維持生活。據趙標介紹,今年6月8日,福建寧德市蕉城警方在城郊接合部開展盤查過程中,發現一男子與盱眙縣警方請求協查的通緝令中的周永森相似,且該男子拒不交代真實身份,隨即與盱眙警方聯系。照片傳來,盱眙警方一眼就認出是周永森。趙標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當寧德警方再次把周永森其他信息傳過來時,就進一步確定他就是公安部通緝的B級通緝犯周永森,因為盱眙警方留有以前周永森毆打前妻時所採集的相關信息。當天下午5時許,盱眙警方立即驅車從盱眙出發赴寧德市蕉城,辦理移交等相關手續后,10日凌晨1時押解周永森回盱眙,行程2000多公裡,至此,潛逃11年的殺人逃犯周永森被抓獲。

“在寧德看守所,當我們告訴他是盱眙民警時,他的雙腿發軟,還是我們的民警把他攙扶上車”,趙標告訴紫牛新聞記者警方辦理移交手續過程中,他們發現周永森被抓時,身上還有一萬多元現金,其中有的都發霉了,味道很難聞,后來周永森告訴他們,他把撿垃圾換來的錢有的藏在貼身內褲自己縫制的小口袋裡。

4

睡橋洞吃“垃圾”潛逃11年:

誰會在意一個路上走的人

戴著手銬、腳鐐,在盱眙看守所,當紫牛新聞記者想搞清楚他在逃跑過程中是如何逃避警方的追捕時,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周永森露出詭異的眼神,平靜地說了句:“誰會在意一個在路上行走的人。”據其介紹,兩次從盱眙潛逃,都是騎車沿著同一線路,從盱眙河橋逃往安徽明光,然后鑽進大山,有一次在大山中迷路,轉悠幾天方才出山,然后搭乘過路貨車與客車。其實他自2009年就一直蟄伏在福建寧德,他說心神不寧時,他就睡在山上搭的帳篷裡,帳篷裡有他平時囤積的食物,心情平靜時,就睡在外面廢棄的橋洞,買賣物品都是現金交易,吃的大多是從垃圾箱撿的食品。

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每當提及其年邁的父母時,周永森都會停頓一段時間再說話。趙標告訴紫牛新聞記者,周永森父親已癱瘓在床,民警沒有告訴他周永森被抓的消息,而是通知其姐姐,其姐姐也已為他聘請了律師。

5

警方對周永森的畫像:

孤僻、冷血、心思縝密

11年來,一直參與、負責偵破此案的盱眙縣公安局刑警大隊副大隊長趙標告訴記者,孤僻、摳門、冷血是這麼多年來他們從外圍調查后對周永森的畫像。

據趙標介紹,因懷疑前妻出軌,離婚后,他把自己封閉在自家閣樓上一個多月,不與外人溝通交流,餓了,自己煮點面條,或到父母家吃點剩飯。懷疑女友劉某對他不忠,便用工具刀將劉某及其同行男子殺死。把自己的人生境遇歸咎於他的前妻,在潛逃6年后又回鄉將前岳母、前小舅子刺傷,說明他冷血。尤其是第二次行凶,利用春運結束,搭乘過路車潛逃回鄉,並計算好行凶時間3分鐘,足以說明他心思縝密。加上他學過醫,有野外生存經歷,這也是導致他能逍遙法外11年之久的原因。

記者對話落網逃犯周永森

記:能聽懂盱眙話嗎?

周(略帶南方口音):能。

記:看到盱眙民警時有啥想法?

周:肯定有事需要我回來解決。

記:這麼多年,在外過得怎麼樣?

周:不好。

記:有沒有想過自首?

周:沒有,就是要跑,拼命地跑,留著這條命報復前妻。

記:現在還想報復前妻嗎?

周:還想,但已沒有意義了。

記:被抓時身上怎麼還有1萬多元?錢是怎麼保管的?

周:我在外不用什麼錢,這些錢都是我這麼多年撿垃圾掙的,因為沒有証件,就把一部分錢藏在貼身內褲自己縫制的口袋裡。

記:你現在還有什麼放不下的?

周:年邁的父母,未成家的兒子。

(朱鼎兆 通訊員 陳虎 謝磊 何清國)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