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孤島”片警到公安楷模

李樹干:穿上警服不忘是農民 脫下警服不忘是警察

張玉峰

2019年07月29日10:01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氾水大橋通車前,每天一大早李樹干就會准時出現在渡口值勤。寶應警方供圖

光陰荏苒,“孤島”片警李樹干轉眼已至花甲之年。

5月27日,首都北京。第三期全國“公安楷模”發布活動上,他,受到國務委員、公安部部長趙克志的接見。

6月25日,人民大會堂。作為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代表,他,和習近平總書記握了手。

6月28日,寶應縣氾光湖他所在的警務室。江蘇省副省長、公安廳廳長劉旸專程趕來,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學習活動。

……

這位揚州寶應縣公安局氾水派出所的老民警怎麼也沒想到,在島上守了29年,臨退休,厚重的榮譽一個個接踵而來。

這是一個有關初心的故事,他的故事平常而不平凡。

堅守

“坐我旁邊的,一位是與死神爭分奪秒的排爆勇士張保國,一位是戍守北疆30年的趙永前,他們沖鋒陷陣,才是真正的英雄。”5月28日,3名全國“公安楷模”走進中國人民公安大學進行匯報交流,李樹干的開場白,讓在場的學生豎起了耳朵。是什麼讓李樹干成為了全國“公安楷模”?

年輕時,李樹干當過6年兵,受過忠誠與堅守的訓練。1990年從警后,他就分在了氾水派出所,這裡的工作范圍方圓63平方公裡,西靠寶應湖,南接高郵湖,東為大運河,三面環水,形同孤島。直到5年前氾水大橋通車,當地7個行政村的群眾才結束了靠擺渡進出的生活。

而在這之前的20多年裡,李樹干幾乎每天早上8點都要准時來到渡口,推車、攙扶老人、幫著卸貨……分內分外的事,他都管。因為心中裝著“百姓”,個頭高高大大,村民們直呼他“大老李”。

1999年,氾光湖撤鄉並鎮后,相關工作人員跟著撤走,但要一名民警留守。留不留?“大老李”沒有和家人商量,打報告要求留下。

“進鎮區、到縣城,多好!為啥不走?”記者不解。

說到這事,“大老李”來了勁,搬把椅子坐了下來。“這裡有個牌坊村,我和愛人華佔瑩都是這個村子裡長大的。”“比我年長的是看著我長大的,和我同齡的是一起長大的。”李樹干覺得,這鄉情,丟不下!

在當時,聽到李樹干這些話,愛人覺得他不是憨厚,而是真的傻。“進了城,兒女的學習和生活環境咋也比待在這孤島強。”華佔瑩撒了幾天的怨氣,李樹干一聲沒吭。氣消了,華佔瑩就沒再說離島的事,一邊照顧一家老小,一邊種著田,跟著丈夫留了下來。

打那以后,“大老李”就作為片警,一個人駐守在氾光湖。

每天清晨,疏導攤販、指揮交通,隨后趕到警務室處理各種矛盾糾紛。下午,就到農戶家中走訪,在拉家常中發現問題和隱患,光記錄社情民意的筆記就用了80多本……

分內的事,李樹干一碗水端平﹔分外,李樹干與百姓打成一片。寶應警方供圖

“面子”

“一個人的警務室”,整整20年。

李樹干沒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隻要手機一響,他就得隨時出發。而氾光湖百姓遇到矛盾糾紛,也總會說:“走,找‘大老李’評評理。”在當地,有這樣的民謠傳唱:“氾光湖,‘大老李’,幫理不幫親,一碗水端平。”

氾光湖有年鬧水災,排澇搶田片刻不能耽擱。牌坊村兩個組因排澇的先后次序發生矛盾,上百位村民手持鐵鍬、鋤頭對峙,隨時可能發生械斗,李樹干急奔田頭,大聲喊:“五組地勢低窪,先排水,六組后排水。”李樹干自己家的口糧田就在六組,先人后己的決斷,令在場群眾心悅誠服。

“作為人民警察,不是穿上警服就有威望了,隻有真心實意為群眾,他們才相信你,給你面子。”對於這個問題,李樹干心裡明鏡似的。

在農村,涉及土地的事務最敏感,因為牽動千家萬戶的利益,被稱為難啃的“硬骨頭”。這些工作與警察職責沒有多少聯系,可每到關鍵時候,村干部都要把李樹干請到現場。

前年5月,牌坊村華繼才和李同如為了農田界址互不相讓,便找來“大老李”。“事情看著小,解決不好就可能導致兩家關系破裂。”李樹干跑到村裡,找來農田原始記錄,用尺子重新一點點丈量,自己動手打下界樁,平息了一場風波。

李樹干講理更講法,遇到過頭的事也會拍案而起。牌坊村一位90歲老太有三個兒子,他們相互推諉不願贍養老人。聞聽此事,李樹干氣得拍桌子:“你們不養老母親,就是犯法。你們要是都死了,老人家我來養!”

李樹干說:“一名稱職的人民警察,要常進百姓的門,與他們說得上話﹔而優秀的社區警察,就是能讓老百姓都站在自己身邊,幫你說話、助威。”李樹干在氾光湖先后成立了治保協會、調解協會、“夕陽紅”義務巡邏隊等,調動起廣大群眾的積極性,讓氾光湖的老百姓成為“一個人的警務室”的靠山和后盾。

這些年來,氾光湖地區未發生過一起惡性案件,刑事發案率也是全市最低。在旁人看來,這都是因為“大老李”有面子。

李樹干說:這輩子,值了!

這是李樹干工作中用過的部分車輛。寶應警方供圖

初心

“現在成了全國公安典型,已經是‘明星警察’了,和以前不同了吧?”記者問。

“有啥不一樣的!榮譽都是黨和人民給的。”李樹干笑著擺擺手。往日裡,他總提醒自己,穿上警服不忘自己是農民,脫下警服不忘自己是警察。

“再過3個月就要退休了,有啥打算?”記者又問。

“說心裡話,也想忙完工作能陪陪孩子,帶帶孫女。”李樹干的回答,特實在。

這麼多年,李樹干也有普通人的煩惱和對家人的愧疚。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一大早,李樹干剛准備上班,便接到女兒李華在上海的同事打來的電話:“你女兒出了車禍,現在還沒有度過危險期,正在醫院搶救。”聽完,李樹干的心一揪,直掐自己大腿。

李樹干認為自己不是一位稱職的父親:女兒上學時,他從沒有過問學習情況﹔女兒工作后,他也很少主動打電話,都是李華主動問候。

在向所領導請假后,李樹干夫妻倆什麼都沒收拾,匆匆忙忙搭了去上海的車。沒想到,第3天他就接到電話,南水北調工程發生阻工糾紛,部分漁民的魚塘被佔用,賠償談不出結果,工期又拖不得,必須得李樹干出面。

女兒央求:“爸爸,所裡沒人了麼?”

撂下電話,望著滿臉纏紗縫了48針的女兒,李樹干的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扭頭離開了。

還有這樣一個故事,令聽者動容。前年冬天,患有精神疾病的村民老潘跑到了60公裡外的揚州市江都區,家人急得不得了。10天裡,連自己姓名都說不出來的老潘,讓無數熱心群眾欲幫無門。直到看見處警民警身穿的那身熟悉的警服,老潘蹭地一下跳了起來,大聲喊“大老李,大老李”。處警民警笑了,終於有線索了。

就是忘了自己是誰,也能喊出“大老李”。接回老潘的路上,老潘拉著李樹干的手,一路上沒有撒開。

這樣的人民警察,怎不叫人可親可敬!前不久,李樹干剛剛被授予全國“公安楷模”、全國“人民滿意的公務員”榮譽稱號。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