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淮安篇

盱眙縣茶場體驗“點穴式”扶貧 漣水“互助醫療”解因病致貧難題

閆峰

2019年07月30日14:56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司業科在管理茶園。閆峰攝

電力部門為盱眙縣茶場購置的烘茶設備正在作業。閆峰攝

編者按:今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也是沖刺之年。作為東部經濟發達省份,江蘇全省尚有57萬年收入低於6000元的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個村集體收入低於18萬元的省定經濟薄弱村未脫貧。“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贏的攻堅戰,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重大政治任務。”6月1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攻堅狀態,一鼓作氣、善作善成,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努力向黨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牽頭,人民網記者將用5天時間行走蘇北5市9縣,記錄當地的扶貧努力和脫貧足跡。

7月29日(周一),江蘇脫貧攻堅戰主題採訪第一站淮安盱眙,天氣晴熱。

一大早,室外溫度就飆到了30多度,這座有“龍蝦之都”之稱的城市主干道上,霧炮車不停地向空中噴射水霧。

小龍蝦是當地眾所周知的富民產業,不過此行的主角是茶葉。由縣城向東南驅車30公裡,50分鐘后到達黃花塘鎮的盱眙縣茶場,茶場黨支部書記楊正國已經等候多時。接下來,讓我們跟著他的引導來了解茶場的“點穴式”扶貧做法。

茶園裡的“點穴式”扶貧

盱眙縣茶場建於1958年,是江蘇省唯一沒有改制的國有茶場,佔地面積5800畝,總人口1500余人,在職職工180余人,原有建檔立卡貧困戶32戶96人,已有22戶76人脫貧,68歲的司業科就是其中之一。

上午10點,記者見到了正在茶園裡忙碌的司業科,汗水沿著皺紋從臉上滑下,滴在他的藍色工作服上,“在茶園裡干活不能穿太薄,要不會晒脫皮。”

這是一個因病致貧的家庭。老司家中5口人,兒子因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喪失勞動能力,兒媳患有心臟類疾病需要長期服藥治療。過去,全家依靠8畝茶園和4畝農田不足4000元的年收入艱難過活。2018年,他們家一舉成功脫了貧。茶園還是原來的茶園,種茶的也還是原來的人,是什麼讓他摘掉了貧困戶的帽子?

茶場黨支部書記楊正國告訴記者,多年來盱眙茶場一直以單一的綠茶生產為主導產業,由於管理不善、設備落后以及市場因素影響,經營舉步維艱,茶園面積由原先的2800畝下降為1440畝,銷售額也從2008年的350萬元下降為2018年的120萬元,轉機來自國網江蘇省電力公司的結對幫扶。

去年6月至今,江蘇省電力公司先后投入400余萬元資金為茶場打造了國內先進、江蘇唯一的全自動紅茶生產線﹔為茶場架設了400千伏安公變、200千伏安專變各一台,建設分布式光伏56千瓦、電儲能裝置50千瓦時,解決了茶場用電難的問題﹔鋪設了數千米的灌溉管道,解決了茶園的灌溉難題。這裡茶葉生產過去“靠天吃飯”的落后方式徹底得到改變,茶葉品質也明顯提升,司業科過去隻能賣到39元/斤的茶葉,去年每斤突破了100元,收入翻了一倍還多。不僅如此,作為一個有著50多年經驗的老茶農,司業科還被聘為茶場四隊的管理員,享受每年1萬元的工資補助。

楊正國說,江蘇省電力公司對茶場的扶貧可謂“扶到了點上”,有了精准扶貧的這些“點穴”措施,他們才有能力實施包括茶園鋤草施肥等突擊性加班工作時給予80-100元/天的勞務補貼、茶場對集體失管茶園進行收回整理后交由司業科等農戶管理,全部收益歸農戶所有等一系列扶貧辦法。據了解,江蘇省電力公司今年再度加大了對茶場的幫扶力度,將茶場與革命老區的紅色資源結合規劃了一個農旅融合產業扶貧帶動項目。

茶場所處的黃花塘鎮是革命老區,抗戰時期新四軍軍部、中共中央華中局曾在此駐扎。作為地處南京“1小時經濟圈”的革命老區,黃花塘鎮原有在庫低收入人口為2392戶、6887人。黃花塘鎮副鎮長盧玉華說, “十三五”以來,特別是自被明確為省級“點穴式”扶貧重點單位以來,14家省直單位先后到黃花塘開展調研幫扶,提供政策、資金和項目22個,總投資2.6億元。其中,民生實事項目6個、基礎設施項目13個、產業發展項目3個。隨著一系列政策、項目、資金的落地,脫貧致富步伐明顯加快,群眾幸福指數明顯提升:2016年全鎮脫貧502戶1855人,2017年脫貧540戶1866人,2018年脫貧630戶1877人,剩余未脫貧的720戶、1289人將在今年底全部實現脫貧。

“互助醫療”破解因病致貧難題

告別盱眙縣茶場,簡單用過午飯,記者一行便馬不停蹄地趕往同屬淮安市的漣水縣。因為我們得到一個消息,漣水扶貧工作隊在實際工作中找到了一個破解因病致貧的好方法。

下午2:30,記者見到了漣水縣委副書記、江蘇省委駐漣水縣幫扶工作隊隊長孫國君。“辛辛苦苦十幾年,一病回到解放前,這是目前農村地區尤其是低收入人群面臨的最大脫貧難題。”還沒等記者開口,孫國君便講起了他們在當地17個行政村試點推行的“互助醫療”。

通過孫國君的講述,記者了解到這種“互助醫療”的做法是這樣的:由幫扶工作隊拿出部分引導資金,再動員社會公益機構和村民捐資,共同組建一支類似救助基金的資金平台,並使全體參與的村民共享,發動社會力量參與,多元化解決“因病致貧、因病返貧”的難題。隨后,記者來到一個農民安置小區夏成麗家。“去她們家實地看看,你就都明白了。”孫國君說。

夏成麗有兩個女兒,大女兒5歲,小女兒3歲。小女兒出生不久就被確診為先天性心臟病,她抱著“女兒可能自己會好”的僥幸心理等了一年,卻發現病性還加重了,這才借了6萬元給女兒做了心臟手術。術后通過新農合報銷了3萬元費用,“剩下的3.2萬元,幫扶工作隊給報了3萬,我們實際隻花了2000元不到。”夏成麗所稱的幫扶工作隊報銷部分,就是孫國君所講以村民互助互濟為治理原則,以專業化服務為支撐,以診斷路徑相關分組為管理工具,以基本醫療保險報銷基礎上對村民的醫療費用進行再次報銷的扶貧方法。

這種“醫療互助”能為幫扶對象解決什麼難題?夏成麗說得很直接:如果沒有互助醫療,她將至少背負3萬元的債務,而對他們這樣一個月收入不足5000元的六口之家而言,可能好多年都翻不過身來。

東胡集鎮嚴黃村的建檔立卡戶黃在甫的妻子今年3月份中風花去醫藥費5萬多元,醫保報了4萬多元,自付1.2萬元,通過“醫療互助”又報了5020元,黃在甫的妻子實際看病隻花了5000多元。類似的事情還發生在紅窯鎮新燈塔村村民張桂華身上,64歲的張桂華心臟病幾十年,因為貧困一直靠保守治療維持,到今年3月醫院下了病危通知的情況下不得已借錢做了手術,總共花費11萬元,保險報銷8萬元。7月14日,他收到通知,“互助醫療”幫扶的3萬元將在8月10日前打到他的銀行卡上。“這就是說我自己沒花錢就把多年的病給看好了。” 張桂華說,直到現在他還不相信有這樣的好事。

據了解,自今年初在漣水縣17個省定經濟薄弱村試點實施村民醫療互助計劃以來,已累計報銷受益6097人,用於報銷的資金累計達731640元,先后為漣水縣27名困難家庭先天性心臟病患兒開展健康扶貧公益救助行動。孫國君說,下一步,他們將把這項“醫療互助”幫扶措施向縱深試點,拿出引導資金選擇3個省定經濟薄弱村整村推進村民醫療互助計劃,通過“村民出一點、村集體出一點、社會贊助一點、工作隊資助一點”籌集資金,把互助平台做大做完善,形成全社會共建共享、持續穩定的健康扶貧局面,有效解決因病致貧和因病返貧現象的發生。

晚上8點,結束在漣水的採訪后,記者趕往下一站:鹽城市濱海縣。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