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鹽城篇

濱海扶智“拔窮根” 響水西蘭花種出脫貧路

閆峰

2019年07月31日10:41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響水縣為西蘭花產業配套建設的育苗基地,再有不到一個星期這些菜苗就將被種植到農田裡。閆峰攝

編者按:今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也是沖刺之年。作為東部經濟發達省份,江蘇全省尚有57萬年收入低於6000元的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個村集體收入低於18萬元的省定經濟薄弱村未脫貧。“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贏的攻堅戰,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重大政治任務。”6月1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攻堅狀態,一鼓作氣、善作善成,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努力向黨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牽頭,人民網記者將用5天時間行走蘇北5市9縣,記錄當地的扶貧努力和脫貧足跡。

相關報道: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淮安篇:盱眙縣茶場體驗“點穴式”扶貧 漣水“互助醫療”解因病致貧難題

7月30日(周二),江蘇脫貧攻堅戰主題採訪第三站鹽城市濱海縣。地如其名,濱海縣因東瀕黃海而得名。天氣依然酷熱,偶爾吹過來的海風,使得空氣中隱隱多了份淡淡的咸味兒。抵達濱海縣城的時間是29日晚上9點半,展示給記者的是這座蘇北小城的夜景,熱鬧的大排檔似乎有意在向人們展示它充滿活力的一面。

教育扶貧“拔窮根”

作為一座123萬人口的農業縣,濱海縣脫貧攻堅的任務很重。截至去年底,全縣累計脫貧3.57萬戶、8.78萬人,脫貧率為84.11%,消除了4000元以下低收入人口,貧困發生率從2016年初的11.8%降至1.82%。20個省定、91個市定經濟薄弱村全部達標。即便如此,目前全縣仍有6373戶、16576人尚未摘掉貧困戶的帽子。

濱海縣委副書記張孝榮介紹,他們的扶貧工作重在構建以產業扶貧為引領,以就業、教育、健康、安居、資產收益、社會扶貧為支撐,以政府托底扶貧為保障的“1+6+1”立體幫扶體系。扶貧必扶智,治貧先治愚,縣教育局局長周青認為教育扶貧是最基礎和最需要長期堅持的。在他的建議下,記者的關注點就落在了教育扶貧上。

教育扶貧怎麼“扶”?周青將其概括為扶資、扶志、扶智和扶技的“四扶”工作法。

1年前,吳子洋從一所鄉鎮小學轉入永寧路實驗學校,今年開學后就讀四年級。他們家4口人,姐姐讀初中,父親是一位因公受傷失去勞動能力的退役軍人,全家隻靠母親黃海艷打零工和家裡3畝農田的收入維持生活。作為教育扶貧的對象,吳子洋除了能得到每學期500元的資助,還會接受語文、數學和外語老師長期一對一的幫扶指導,以及定期的課外興趣培養和心理疏導。僅僅半年的時間,吳子洋的學習成績就從此前的中下等提升到班級的前幾名,而在母親眼裡,平時性格有些內向的兒子也自信開朗了很多。

周青前年上任教育局長后,用了半年時間調研分類,將全縣適齡階段的學生摸排了一遍,將貧困學生分為一般因難、比較困難和特別困難三大類,並根據不同類別施以不同的幫扶措施。以資金救助為例,在小學階段,比較困難學生獲得的資助金平均是一般困難學生的1.5倍,而特別困難的貧困學生獲得的救助金則是一般貧困生的4倍。高中階段的救助金則又有所不同,“這樣解決的是‘因學致貧’難題。”

不讓一個孩子因貧輟學,是濱海縣教育扶貧關注的另一個重點。在周青看來,把控好小學一年級的入學和初中一年級的入學,是“控輟”事半功倍的方法之一。這就要切實減輕學生的經濟負擔,對經濟困難的學生免收學雜費等,多渠道籌措資金援助貧困生。目前,該縣排查核定建檔立卡戶無學籍學生76人,其中建檔立卡戶學生已復學但未注冊學籍學生32人,在縣外復學但未注冊學籍學生44人,這些學生將在今年秋學期將全部入籍。

那麼,濱海縣的教育扶貧成果怎麼樣呢?從近三年的數據中可見一斑:2017年度,濱海全縣共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33981人次,其中建檔立卡學生18833人次,孤兒、低保學生、殘疾學生、困境兒童2090人次﹔發放資助經費2037萬元。

2018年度,全縣共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35387人次(一般困難28917人次,比較困難6029人次,特別困難441人次),其中建檔立卡學生22441人次,孤兒、低保學生、殘疾學生、困境兒童268人次﹔發放資助經費2253萬元,免除特別困難和比較困難學生各類費用244萬元。

2019年春學期,全縣共認定家庭經濟困難學生18357人(般困難15093人,比較困難3169人,特別困難95人),其中建檔立卡學生11230人,孤兒、低保學生、殘疾學生、困境兒童1273人﹔發放資助經費1165萬元,免除特別困難和比較困難學生各類費用124萬元。

在今年的高考中,建檔立卡貧困學生胡航被清華大學錄取的消息,成為這個夏天當地廣為流傳的佳話。周青說,這不僅是濱海人的驕傲,也是濱海縣教育扶貧攻堅戰結出的一顆碩果。

西蘭花種出“脫貧路”

結束濱海縣的採訪趕到相鄰的響水縣時,時鐘剛剛指向13點30分,路上個把小時簡單打了個盹,繼續下午西蘭花產業扶貧的採訪行程。當天下午,一場暴雨沖刷了連續多日的炎熱,記者的心情也跟著清爽了許多。

扶貧項目為何選擇西蘭花?響水縣農業農村局局長羅玉剛的回答是“偶然中的必然”。

2015年,一家日資企業的負責人找到了時任南河鎮黨委書記的羅玉剛,提出租用7000畝地種植西蘭花的要求。雖然日本客商以商業機密為由不願說出長期租用土地種西蘭花的理由,但敏感的羅玉剛似乎從中嗅到了一絲商機:他們能千裡迢迢跑到響水來種西蘭花,我們自己為什麼不能種?

當時正為農業產業結構調整發愁的羅玉剛,沒有完全答應對方的要求,隻租給了他1500畝地。與此同時,南河鎮的西蘭花種植也啟動了。2016年,這裡西蘭花的種植面積就發展到了1.6萬畝,每斤4.8元的市場價格,每畝超過7000元的收入讓農戶們喜出望外,此后在不到兩年的時間裡種植面積又發展到了4萬畝。如今,在以南河鎮為核心種植區的帶動下,響水全縣的西蘭花種植面積現已發展到了10萬畝,成為當地附加值較好、市場較為成熟的富民產業。

那麼,響水的西蘭花產業是如何實現扶貧的呢?羅玉剛講了個故事。

42歲的張秀海在多年前的一次液化石油氣爆炸事故中受重傷喪失了勞動能力,家裡還有一個先天殘疾、生活不能自理的22歲女兒,是典型的因病致貧建檔立卡低收入戶。3年前,張森來到張秀海所在的村承包了2000畝土地種植西蘭花,作為幫扶對象,張秀海被聘為種植基地的固定管理人員,負責農忙時的送水送料等輕體力后勤服務工作,每年工資6萬元。對張秀海而言,這份收入實實實在在解決了他們一家的生活難題,而對於張森而言,多用些貧困戶成本也增加不了多少,“還能贏得周圍群眾的口碑,也有利於未來的事業發展。”何樂而不為?

張森說,到了西蘭花收獲的農忙季節,他需要雇佣300多人幫忙干活,他也會優先選擇建檔立卡貧困戶,多的時候能有二三十人。“每天工時費最少是100元,一般一個收獲期會持續50天左右,這樣算下來每位貧困戶能拿到最低5000元的勞動報酬。”

除了在西蘭花種植大戶那裡打工,自己種西蘭花也是貧困戶借助西蘭花產業平台脫貧的主要渠道。70歲的南河鎮低收入農戶羅會兵就是如此。

3年前,借助政府的扶貧項目,貧困戶羅會兵“領”到了3個種植西蘭花的扶貧大棚,第一年就淨賺1萬多元,而后他把承包的大棚擴大到了7個,年底一算帳利潤增加到近2萬元。現在的羅會兵,自己承包了23畝地專業從事西蘭花種植,平均每年的純收入在9萬元左右,“我沒想到,原來60多歲沒有錢,窮,現在70歲了卻越來越會賺錢了。”

響水縣是江蘇省委、省政府確定的“十三五”期間全省12個重點幫扶縣之一。全縣共有低收入戶17672戶、50986人,省定經濟薄弱村22個。3年多來,當地政府以特色產業扶貧平台進行扶貧精准施策,精准發力,帶動4000多戶、12000多名低收入人口增收脫貧,累計脫貧1.4萬戶4.3萬人。“偶然得來”的西蘭花,為低收入人群“種”出了一條脫貧致富路。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