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連雲港篇

灌雲農民合作社致力“合作脫貧” 贛榆神奇緯度種出“致富果”

閆峰

2019年08月01日16:4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灌雲惠澤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種植的火龍果 閆峰攝

編者按:今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也是沖刺之年。作為東部經濟發達省份,江蘇全省尚有57萬年收入低於6000元的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個村集體收入低於18萬元的省定經濟薄弱村未脫貧。“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贏的攻堅戰,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重大政治任務。”6月1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攻堅狀態,一鼓作氣、善作善成,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努力向黨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牽頭,人民網記者將用5天時間行走蘇北5市9縣,記錄當地的扶貧努力和脫貧足跡。

相關報道: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淮安篇:盱眙縣茶場體驗“點穴式”扶貧 漣水“互助醫療”解因病致貧難題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鹽城篇:濱海扶智“拔窮根” 響水西蘭花種出脫貧路

7月31日(周三),江蘇脫貧攻堅戰主題採訪進入第3天,當日採訪目的地是連雲港市下屬的灌雲縣和贛榆區。地處黃海之濱的灌雲縣是此行第5站,因南依灌河、北靠雲台山而得名。一夜大雨初霽,悶熱緩解不少。因為提前做了功課,上午9點抵達灌雲后,便在省委駐灌雲縣幫扶工作隊隊員戚國義的指引下,直奔10公裡外的採訪點。

“合作脫貧”

灌雲縣總人口104萬,2016年初共有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9萬人,省定經濟薄弱村50個。經過3年持續不斷的幫扶,已經有7.15萬名農村低收入人口脫貧和44個省定經濟薄弱村轉化。目前還有6個省定經濟薄弱村、12個市定經濟薄弱村未實現轉化,2.76萬低收入人口未脫貧。該縣在脫貧工作實踐中,以產業扶貧為依托,因村因人實施“一村一策”和“一戶一策”。記者重點關注的是一個以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為載體和平台,帶動低收入農戶“合作脫貧”的做法。

灌雲惠澤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負責人是省定經濟薄弱村鹽河村的前任支書吳白玉。他告訴記者,鹽河村因地處沂河淌和鹽河的交匯處,地理條件差,十年九澇,多數土地隻能耕種一季,此前是當地有名的窮村,全部村集體收入隻有一口電灌井的2000元年租金。2016年10月,江蘇省委駐灌雲縣幫扶工作隊爭取到一筆扶貧資金,以330戶村民通過自有承包土地入股的方式,幫助村裡成立了這樣一個專業合作社。結果,短短兩年多就帶動鹽河村一躍成為年收超40萬元的經濟強村,並幫助全村82戶179名低收入群眾脫了貧。

合作社成立后,戚國義幫助篩選經濟價值高、賦加值高的種植作物和品種,最終確定了種植彩色稻米、火龍果、黃桃等適宜當地生長的作物。一種成功,第一年合作社通過980余畝土地經營實現純收入近20萬元,第二年調整優化種植結構后,2018年純收入就超過了40萬元。合作社經營收入大增,村集體也一舉摘掉戴了十幾年的經濟薄弱村的帽子,以土地入股的村民的收入也隨之增加。

“村民用土地入股成為合作社股東,每年固定領取1000元/畝的保底分紅。除此之外,還會按照合作社的經營收益享受收益分紅,每戶村民僅土地分紅收入一項就比過去單戶種地多了近一倍。”吳白玉告訴記者,2018年僅合作社分給村民的土地保底分紅金就有80多萬元。

那麼,村民是如何借助合作社實現增收的?以建檔立卡低收入戶吳述芹為例。吳述芹家有8畝土地全部入股合作社,每年可保底分得8000元,她還是合作社招用的固定勞務工人,每月至少可領到2000元工資報酬。沒有了土地耕種的束縛,她兒子選擇了去外打工,每年有3萬元的收入,全家5口人一年的收入就超過了6萬元。吳述芹一家的脫貧問題迎刃而解。戚國義表示,依托這個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鹽河村已有50余戶低收入群眾脫貧,其余到今年底都將脫貧。

灌雲縣委書記左軍說,灌雲縣在精准扶貧上以鄉村振興為總抓手,因地制宜,按照宜工則工、宜游則游、宜農則農的原則,進一步壯大鄉村特色產業,打造出了一批現代高效農業特色產業園,拓展休閑觀光農業,大辦農副產品加工龍頭企業,能確保打勝如期脫貧攻堅之戰。

贛榆區黑林鎮的特色林果之一紅心獼猴桃

“致富果”

採訪第6站是連雲港市贛榆區黑林鎮,這裡位於蘇魯兩省三縣交界處,也正好處在北緯35度線上,這個緯度是世界公認的水果最佳生產帶。依靠特色林果產業,當地不僅把昔日的荒山變成了“花果山”,還讓6000余名農村剩余勞動力在家門口實現了就業,人均年收入增加近3000元。該鎮貧困發生率也由“十二五”時期的20%降至現在1.4%,經濟薄弱村從81%降為了0。為此,老百姓把這些特色林果叫做“致富果”。

黑林鎮是革命老區,也是江蘇省六個扶貧片區之一的石梁河庫區扶貧重點鎮。“以果促發展,以果帶產業,以果幫脫貧。”鎮黨委書記馬秀雲說,借助地理位置優勢和沙質土壤條件發展林果產業,是當地確立的一貫制發展目標。

說到黑林鎮以果脫貧,就繞不開最早借助藍莓種植而使62戶低收入戶脫貧的新埠地村故事。

2009年,當地“窮得出了名”的新埠地村為了求變,剛上任不到一年的村支書邵澤全開始捉摸著怎麼樣能讓農民靠土地“吃飽肚子”﹔次年秋,偶然的機會邵澤全發現藍莓在市場上的價格高得出奇,貴的時候能賣到100多元一斤,而且種植技術也不難﹔2011年,在一位山東老板提供種苗且承諾回收鮮果的條件下,他和幾位村民開始少量試種,第二年他試種的100畝藍莓賣了不到2萬塊錢,而到了第三年大量挂果的時候,他靠賣藍莓賺到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個10萬元。

村民們紛紛效仿,當年的貧困戶邱甸菊加入草莓種植的行列。邱甸菊自小殘疾,走路要靠拐杖,老伴兒也是常年多病,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剛娶到家不足兩年的兒媳婦也因為受不了家裡太窮“離家出走”。邱甸菊先試種了3畝,第二年賣了2000多塊錢,接著她又借錢買來藍莓果苗,把種植面積擴大到了全部7畝承包地。到了盛果期的第5個年頭,也就是2016年,靠著賣藍莓的收入,邱甸菊不僅將自家原來破舊的老房子翻蓋成了兩層小樓,她家銀行存單上的存款也首次突破了六位數。

和邱甸菊一起靠種藍莓脫貧的,還有村裡全部62戶123位低收入戶。目前新埠地村是黑林鎮乃至整個連雲港地區的藍莓種植核心區,也是當地有名的富裕村和無糧村,“一年一部藍莓車,兩年一棟藍莓樓”是當地村民對種植藍莓發家致富的朴素描述。有這樣一個場景沒有見過的人可能無法想象:一條1公裡長的田間小道上停放著懸挂全國各地牌照的大小貨車,熙熙攘攘的人流就像農村以前的農貿市場。如此場景,每年五、六月份都會如期在黑林鎮所有種植藍莓的基地和村庄上演。

馬秀雲告訴記者,隨著藍莓種植成功的經驗推廣,黑林鎮確立了“綠色發展、生態富民”的特色林果發展思路,又精挑細選引入了包括紅心獼猴桃、蘋果、山核桃等在內的十余種特色水果種植,全鎮水果種植面積超過了3萬畝,各種家庭農場、農民專業合作社、農業企業總數超過55個,形成了一條以林果產供銷及深加工為一體的全產業鏈經營模式。

“致富果”為黑林鎮群眾創造了多少財富?當地金融部門提供的一組數據最有說服力:2019年6月,黑林鎮居民定期存款額達到9億元,人均近2萬元,比2018年同期存款增加1.2億元,人均提高了2600元。

採訪將要結束時,記者無意中問了年過六旬且身體殘疾的邱甸菊一句:“您這麼大年齡,現在不愁吃不愁穿,種藍莓還干得動嗎?”她說:“隻要有錢賺,年齡再大也干得動。”眾人聽了大笑不止。支書邵澤全解釋:他們這一代人真的是讓過去窮怕了。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