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宿遷篇

沭陽花木產業鏈融入貧困戶 泗洪就業扶貧兩條腿走路

 閆峰

2019年08月02日11:20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今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也是沖刺之年。作為東部經濟發達省份,江蘇全省尚有57萬年收入低於6000元的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個村集體收入低於18萬元的省定經濟薄弱村未脫貧。“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贏的攻堅戰,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重大政治任務。”6月1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攻堅狀態,一鼓作氣、善作善成,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努力向黨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牽頭,人民網記者將用5天時間行走蘇北5市9縣,記錄當地的扶貧努力和脫貧足跡。

相關報道: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淮安篇:盱眙縣茶場體驗“點穴式”扶貧 漣水“互助醫療”解因病致貧難題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鹽城篇:濱海扶智“拔窮根” 響水西蘭花種出脫貧路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連雲港篇:灌雲農民合作社致力“合作脫貧” 贛榆神奇緯度種出“致富果”

沭陽縣包括低收入貧困戶在內的電商創業者在接受免費創業培訓指導 閆峰攝

沭陽貧困戶高俊在當地一家干花企業打工 閆峰攝

8月1日(周四),江蘇脫貧攻堅戰主題採訪進入第4天,記者由連雲港轉來宿遷。這是高負荷運轉的一周,盡管疲憊難免,但每每“移步換景”,來到不同的縣市,看到各顯神通的脫貧風景,精神亦屢屢為之一振。

“花木之鄉”沭陽縣是江蘇3個省直管縣試點之一,全縣人口198萬多,如此人口基數使其在成為江蘇第一人口大縣的同時,也給其帶來了23萬貧困人口和艱巨的脫貧壓力,此外還有59個省定經濟薄弱村走在擺脫貧困的路上。

沭陽現有各類花木種植面積近50萬畝,產值過百億,是當地群眾參與度最廣、產供銷鏈條最完善的富民產業。這自然就成了當地政府用以扶貧的重要抓手和平台。

兩個效應

“就是要想方設法讓低收入貧困戶融入到花木產業鏈條中,找到適合自己的位置。”在談到如何圍繞自身優勢做脫貧文章時,沭陽縣委副書記周鑄說了兩個效應:大潮裹挾效應和大船擺渡效應。

山蕩村32歲的胡拉一家此前是村裡的建檔立卡貧困戶,初中沒畢業的他2014年回家做起了電商,在網上賣花卉苗木和盆景,兩年時間不僅靠此蓋起了兩層小樓,還把生意做到了國外。問他當初為什麼會放棄在常州每個月5000多塊錢的工作回家創業時,他的回答是:看到村裡很多同齡人都因做花木生意發了財,他眼紅心痒,“別人能做我也想試試。”

胡拉一試成功。同村47歲的王金榮一家,原來也是建檔立卡貧困戶,她看到身邊一些老頭老太都拿著手機在視頻平台上直播賣花木,這位大字不識幾個的家庭婦女也開始羞答答地讓小女兒教她怎麼開直播,模仿起了鄰居老太太的一招一式。“比我年齡大得多的人都能干,我為什麼就不能?”她的說法和胡拉如出一轍。從今年3月份學著直播賣盆景,王金榮已經做成了十幾筆生意,雖然還沒賺到多少錢,可她說已經開始“喜歡上做這個了”。

周鑄認為,這兩個貧困戶的例子就是典型的大潮裹挾效應。沭陽的花木生意擁有最為廣泛的群眾基礎,它作為一種非常容易被復制的庭院經濟模式,就像一股滾滾大潮勢不可擋,自然而然地帶動想致富的人參與其中。

“貧困者之所以貧困,是因為他們缺少渡過困難之河的必要工具,我們制定的一系列扶貧政策和方法手段,就好比一艘可以幫他們過河的船,而他們需要的或許就是一張船票。”周鑄把讓貧困戶融入花木產業鏈的第二種方法稱為大船擺渡效應。沭陽縣為家庭貧困的花木電商參與者免費提供的各類培訓和服務平台,正是那張幫他們上船的船票,如果足夠努力甚至可以在船上直接升艙。

每周固定的時間段內,李敏都會如期出現在電商培訓基地的教室裡,教“粉絲”怎麼在視頻平台上向客戶介紹花木產品,什麼樣的花卉適合擺放在什麼樣的位置更能增加房間與主人的品味等。她的聽眾“粉絲”都是一些希望能從事花木電商的創業者,當然也包括低收入貧困戶。李敏是當地較早從事花木電商產業的大學生村官,也是當地一位靠做花木電商成功的“名人”,而在教室裡,李敏的角色轉變為了那個關鍵的“擺渡人”。

“十三五”以來,沭陽縣以花木產業就業為實施主體,累計投入精准扶貧資金3億元,實施統籌到戶項目92個、直接到戶項目4300個,組織和幫助1.92萬貧困創業者進入產業鏈條。“扶貧工作難,是因為難在沒找到對的方法,一旦找對了路徑再難也能解決。”周鑄說,他對沭陽縣在今年年底前完成脫貧任務充滿信心。

瓦廟村藕蝦共作田裡村民正在收蝦 閆峰攝

瓦廟村低收入貧困戶在做手工來料加工 閆峰攝

增收兩條線

泗洪縣成子湖片區,是江蘇省定的六個整體幫扶片區之一,曹廟鄉瓦廟村就在其中,村裡有190戶、709名低收入農戶。

近幾年,瓦廟村結合鄉村振興建設,大力實施危房改造,讓村民住進了統一建設的樓房﹔把產出低效的土地進行流轉,規模化經營提升效益的同時,把勞動力從土地上釋放出來二次就業,以就業促增收從而實現脫貧的目標。眼下,在這個村,絕大多數有脫貧意願和條件的低收入貧困戶,都能找到一份適合自己的活兒來增加收入。

增收第一條線,宜工則工。43歲的佘建華自己本身就是一位低收入貧困戶,他利用在常州的人脈資源找來了一份組裝電子零部件的來料加工生意,分發給村裡人做,以每件3分錢的價格回收,再以每件3分5厘的價格賣給廠家,平均每個月有5000元左右的收入。

從佘建華手裡接活兒干的,絕大多數是中老年女性,“這種做工方式既不會耽誤照顧家庭,還能增加2000元左右的收入,一舉兩得。”40歲的王靜,丈夫幾年前因傷喪失勞動能力,還有兩個孩子,身邊離不開人照顧,她把兩畝土地流轉了出去,自己從佘建華手裡接點活,“多的時候能賺到2600元,少的時候在2000元左右,雖然靠它暫時還脫不了貧,對我們家已經是雪中送炭了。”

據了解,在30余位為佘建華做來料加工的女性村民中,有17位來自低收入家庭戶。村裡那些四五十歲的男性村民,則可以在離家不到200米的紡織廠、食品加工廠做工,每個月領到4000元左右的工資。這些企業是當地政府為配套鄉村振興建設招來的勞動密集型生產企業。

另一條線,宜農則農。立足實際開展扶貧工作是泗洪縣秉承的一種扶貧理念。成子湖片區內缺地但不缺水,圍繞水生產品找門路,藕蝦共作產業扶貧模式應運而生。

三年前,揚州人朱首兵被招商至瓦廟村,流轉承包了2000畝低收益水稻田,將其改造成藕蝦共作的高收益農田,又配套建起了一座以藕為原料的食品加工廠,給附近村民帶來了300多個工作崗位,僅藕蝦共作農田180多個崗位中就安置了17位低收入戶。朱首兵說,以每人每天90元的最低工資收入計算,包括種藕、採藕、收蝦等全部工作時間加一起約有五個月,每人收入都超過13000元。

相較於在藕蝦共作農田裡打工,50歲的劉佩華對這份工資收入顯然並不滿足。他和朱首兵簽了一份合作協議:由朱首兵給他供藕種和蝦苗,教他種養技術,他自己在承包的60畝塘裡種養,收獲后的藕和蝦再由朱首兵按約定價格回收。這種合作形式進行到第二年的時候,劉佩華的純收入就超過了27萬元,昔日的貧困戶一躍成了村裡的富裕戶。

近年來,泗洪縣按照“一個不少、一戶不落”的要求打好脫貧攻堅戰。截至去年底,累計有2.01萬戶、6.98萬人成功脫貧,27個省定經濟薄弱村達到“新八有”目標。而他們的脫貧方式,除了上面提到的宜工則工、宜農則農外,當地政府還在探索嘗試包括公共資源資產收益、股權投資收益、基地勞務用工收益等多種就業增收扶貧方式,幫困難群眾早日脫貧摘帽。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