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徐州篇

睢寧精准扶貧:光伏板下蘑菇旺 創業園裡扎花忙

閆峰

2019年08月05日07:2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編者按:今年是脫貧攻堅的關鍵之年也是沖刺之年。作為東部經濟發達省份,江蘇全省尚有57萬年收入低於6000元的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97個村集體收入低於18萬元的省定經濟薄弱村未脫貧。“脫貧攻堅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必須打贏的攻堅戰,要把打贏脫貧攻堅戰作為重大政治任務。”6月10日,江蘇省委常委會會議強調,要始終保持攻堅狀態,一鼓作氣、善作善成,確保高質量完成脫貧攻堅任務,努力向黨中央和全省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7月29日至8月2日,由江蘇省委宣傳部牽頭,人民網記者將用5天時間行走蘇北5市9縣,記錄當地的扶貧努力和脫貧足跡。

相關報道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淮安篇:盱眙縣茶場體驗“點穴式”扶貧 漣水“互助醫療”解因病致貧難題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鹽城篇:濱海扶智“拔窮根” 響水西蘭花種出脫貧路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連雲港篇:灌雲農民合作社致力“合作脫貧” 贛榆神奇緯度種出“致富果”

聚焦江蘇脫貧攻堅行進式採訪·宿遷篇:沭陽花木產業鏈融入貧困戶 泗洪就業扶貧兩條腿走路

農光互補扶貧項目中大棚裡種植的高賦加值食用菌。閆峰攝

睢寧農光互補產業扶貧項目。閆峰攝

8月2日(周五),多雲有風,記者來到此次江蘇脫貧攻堅戰主題採訪活動的最后一站——徐州睢寧縣。145萬人口的睢寧縣有53個省定經濟薄弱村和13.01萬低收入人口,是徐州市脫貧任務最重的地區,也是江蘇省12個重點幫扶縣之一。據了解,睢寧在脫貧攻堅中自我加壓,將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年人均純收入從6000元提高到6500元,將經濟薄弱村集體收入從18萬元提高到20萬元。到2018年底,該縣53個省定經濟薄弱村全部摘帽,12.13萬低收入人口實現脫貧,低收入農戶人均可支配收入達9123元,脫貧率達到了93.3%。

農光互補真扶貧

從泗洪到睢寧整整1個小時車程,下了高速公路,記者便直奔睢寧縣第一個採訪點:位於官山鎮龍山社區的農光互補扶貧基地。睢寧縣扶貧辦邱輝介紹說,這是當地2016年借助扶貧資金建設的一個集光伏發電扶貧、高效食用菌產供銷一體化生產等為一體的產業扶貧項目。

走進基地,連片的光伏電板映入記者眼帘,光伏電板下則是種蘑菇用的“菇房”。官山鎮黨委副書記童麗娜告訴記者,這座20兆瓦的光伏發電站由徐州一家上市公司投資3億元建設,2016年年底竣工並網發電,平均每天可利用太陽能發電7萬度,而光伏電板下面的20座“愛爾蘭”式蘑菇種植大棚和60座簡易大棚,就是2017年使用600萬元扶貧資金建設的“扶貧大棚”。

龍山社區居民洪海峰是最早承包基地大棚的低收入農戶,靠在大棚裡種雙孢菇,不到兩年時間就實現了脫貧,“第一年賣了6萬多塊錢,第二年賺了12萬。”把蘑菇種植大棚承包給低收入農戶,讓他們以此作為增收脫貧的工具,就是這些“扶貧大棚”的使命。童麗娜說,“扶貧大棚”由政府、集體和低收入戶三方共同出資建設而成,每座“愛爾蘭”大棚實際種植面積400平米,平均單次可產蘑菇25公斤,以平均每公斤8元計算,每平米純收益達60元,一個棚一年的純收入保守估計超過10萬元。

事實上,這種“扶貧大棚”除了能幫助低收入戶承包實現增收脫貧外,還能產生如下幫扶效益:首先是投資分紅收益。該項目由竇庄、岳店、聯合和曙光四個經濟薄弱村以扶貧資金240萬元入股,按照投資分紅約定,每個村每年村集體可增加至少6萬元的收入﹔其次是大棚的租金收入參與低收入戶收益分配,可使全鎮2903戶低收入戶戶均增收200元以上﹔再者就是可以安排40余位有勞動能力的低收入戶進入基地務工,每人每年可增收超過3萬元。

“除了蘑菇大棚,光伏電站本身也是一個扶貧主體。”童麗娜告訴記者,在項目建設之初,當地政府就與電站建設方約定,每上網一度電的電費裡就有一分錢是扶貧基金,“僅去年一年企業支付給當地扶貧部門的扶貧基金一項就達24.8萬元。”

依托這個“農光互補”扶貧項目,在過去的一年裡,當地4個經濟薄弱村成功摘帽,官山鎮1914戶建檔立卡戶中有1560戶實現了脫貧。曾經的貧困戶洪海峰感慨地說,這個“農光互補”扶貧項目,是一個真扶貧的好項目。

從事小飾品加工的低收入農戶在“扎花”。閆峰攝

飾品創業扶真貧

41歲的李集鎮花廳社區居民彭莉,每天早上固定要做三件事:給常年臥床的大兒子喂飯、送小兒子上學、到小飾品創業園扎頭花。除了前兩件事的順序有時候會顛倒,第三件事她很少會放棄。

彭莉一家是村裡公認的低收入貧困戶,丈夫常年患有慢性肝疾病無法從事重體力勞動,大兒子生活不能自理離不開人照顧,她必須每天到離家不遠的小飾品扶貧創業園裡,去接一種手工制作頭花裝飾品的活兒,可以從中賺取每天四五十元不等的手工費,這樣他平均每個月可以賺到1200元左右的工資,用於家庭生活的基本開消用度。

彭莉所在的小飾品扶貧創業園,標准名稱叫“李集鎮飾品電商產業園”,因為在裡面干活兒的絕大多數人都是附近的低收入貧困戶,她更習慣稱其為扶貧創業園。和彭莉一樣常年在這裡做手工飾品加工的低收入者有40余人。他們在這裡的“工作”其實很簡單,以一個帶蝴蝶結的發夾為例,從原材料到成品需要經過七道加工工序,她們要做的就是每個人負責完成一道工序,從中賺取這道工序的加工費,當地群眾把這種手工活兒叫“扎花”。

李集鎮位於睢寧縣西南方向,是蘇皖兩省三縣八鎮的交匯處,有著較為悠久的飾品加工業歷史。2017年的統計數據顯示,某電商平台上包括頭花、發夾、鑰匙串等在內的小飾品銷售量的七成來自李集鎮。小飾品也成為當地發展幫扶脫貧和使低收入農戶增收的重要平台之一,為了能進一步促進飾品產業發展,當地政府按照產業集群、企業集聚、土地集約、服務集中、資源共享、扶貧脫困的原則,投資超過2億元建設了這處建筑面積8.6萬平米,由8棟獨立高標准廠房組成,集飾品加工、產品展示、設計研發、倉儲物流、電商培訓、商務辦公等為一體的飾品產業園。

“在這個園子裡做手工活的貧困人口都是一些年齡偏大、不能外出、沒有技能和部分殘障人群。”邱輝說,飾品加工方式靈活,不受時間、地點、文化和技術限制,尤其適合一些深度貧困的低收入人群。目前,李集鎮全鎮共有飾品加工經紀人260多名,規模來料加工示范點28個,加工門類500多余種,每天輸出小飾品80余噸,帶動鎮內及周邊近10萬名婦女和低收入人群創業就業,年產值達60多億元,平均每人年加工增收7000元以上。

過去兩年,睢寧縣政府又投入扶貧資金3038萬元,分別建設、購置了兩棟1.93萬平方米的標准廠房,全部作為扶貧資產,由李集鎮進行返租,每年扶貧收益不低於8%,扶貧收益由縣級統籌量化分配全縣低收入農戶。同時,園區也提供600個余就業崗位,目前已入園就業低收入農戶200多人,人均年增收超過了6000元。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