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醞釀實招推動夜間經濟 夜市不再一律取締

2019年08月12日07:42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告別“夜的黑”,掘金“夜的美”

南京夜色璀璨。 董家訓攝

11日凌晨1:07,滴滴司機曹華在南京1912街區接了當晚最后一位客人。從下午兩點到子夜,他接了38單生意,總營收487元。當晚,火遍全國的COMMUNE自助酒吧南京1912店正式營業,從當天下午6點持續排隊超5小時,當晚消費千余單。曹華的收入就是城市夜間經濟的晴雨表,他希望晚上營業的店越多越好。在城市另一側的南湖,一家龍蝦店經營到凌晨三點多,老板進賬9000多元。

無論收入高低,“夜色”總要有容下你的一處。美國布朗大學教授戴維·威爾研究指出,一個地區夜晚的燈光亮度和它的GDP成正比。夜色下的城市,不僅涌動著經濟的活力,也洋溢著人文的魅力。與南方等外地城市相比,夜生活在南京的傳統基礎並不深厚廣泛,但城市在變,一年新增30多萬大學生就業參保人數以及大量年輕就業群體,一座千萬級人口的現代都市必須要增加夜晚的吸引力。

“槳聲燈影”產值數百億

9日晚,天氣預報顯示當晚有陣雨,夫子廟大成殿前的游船碼頭上仍有游客排隊等候。

“槳聲燈影裡的秦淮河”,這詩情畫意的背后是夫子廟僅游船業務一年就創收上億元,以夫子廟為旅游核心區的秦淮區,一年游客量5500多萬人次,旅游總收入近600億元。眼下正值暑期旅游高峰,游船碼頭從每晚六點就進入排隊高峰時段,一直到晚上十點,游船供不應求。

“船隻運力已到極限,不少游客登不上船。”南京夫子廟文旅集團總經理李宗虹說,夫子廟游船去年一年客流超200萬人次,營收1.2億元。

“今晚我是快樂德雲女孩。”10日晚,汪孟遙發朋友圈炫“樂”。在離夫子廟1公裡處的老門東街區,德雲社樓上樓下坐無虛席,觀眾以年輕人為主,不少人從外地趕來。三年前,德雲社的票現場就能買。這兩年德雲社在南京更加走俏,這次汪孟遙不得不從黃牛手上買票,120元的票漲了一倍。點壺雨花茶,再加上瓜子、山楂小吃,消費了100多元,“一個晚上笑了很多次,挺值!”汪孟遙說。

老門東街區東西兩側的清吧,輕柔的音樂融入滴答的雨聲,近窗處坐著年輕人,有的三五成群,有的二人對坐,聊天間或啜酒。窗外,夜幕下的古城牆隱約可見,偶有晚風拂過,愜意無比。

在都市打拼,夜色似乎更能撫慰疲憊的身心。

離老門東兩公裡處的水平方城市綜合體,三樓的兩家24小時健身館裡燈火通明,晚上八點多,跑步機已接近滿員,人氣不輸外面的餐館。這兩家店面對面“較勁”,開了3年,學員“夜”增。“我們是南京最早的24小時健身店,晚上健身的人越來越多,半夜11點還有人來健身。”樂刻運動健身館店長介紹,晚上12點工作人員下班,之后的學員可掃碼進館,自助鍛煉。

夜間消費的趨勢早已被經營者敏銳捕捉。門東管理公司總經理張彤介紹,門東街區整體策劃“金陵之夜”品牌,鼓勵商戶營業時間延長至22:00,並推出城牆3D燈光秀,每周五、周六、周日晚間播放主題影片。街區135家商戶,分別對應“夜食金陵”“夜娛金陵”“夜宿金陵”。

一處成熟的夜晚消費場所往往要經多年培育。城市往外擴張一二十年后,往東已有棲霞仙林湖片區,往南有百家湖1912,吸引了大量周邊甚至主城區消費者,國際人士佔相當比例。

一般認為,約有60%的生活消費發生在夜間﹔廣州55%的服務業產值來源於夜間經濟﹔倫敦一座城市的夜間經濟就創造了英國全國6%的稅收,提供了130萬個就業崗位。

發展夜間經濟,好處諸多,如延長經濟活動時間、提高設施使用率、激發文化創造、增加社會就業、提高消費水平、凸顯城市個性特色。近年來,我國夜間經濟快速崛起,正擺脫城市經濟輔助配角地位,日益成為推動城市發展的新風口、城市消費主戰場。

最近,對夜間經濟,國內城市密集出台扶持政策。今年4月,上海出台“夜間經濟十條”,提出要建立“夜間區長”和“夜生活首席執行官”制度,大力點亮“夜上海”﹔繼去年對“深夜食堂”出台資金扶持政策后,北京於上個月實施“夜間經濟十三條”,打造“夜京城”﹔去年成都、天津、西安等地紛紛出台發展夜游城市、夜間經濟的具體政策。

南京市商務局最近在北京、西安、武漢調研,研究制訂發展夜間經濟的具體政策。南京市商務局相關負責人表示,消費對於經濟的拉動作用越來越重要,深夜消費逐漸成為消費硬需求,政府要鼓勵夜間經濟的發展。

夜色下的城市個性畢顯

傍晚六七點,去夫子廟、新街口的乘客多﹔九十點到半夜,到1912、五台山上海路一帶酒吧的顧客多﹔子夜以后,去夜店和酒吧能等到不少客人。

跑了20多年出租車的周永林這幾年成了網約司機,專跑夜車,堪稱南京夜間消費的活地圖,他清楚每個時段哪個地段消費活躍,所以他的接單量和接單金額在南京網約司機中名列前茅。周永林說,近期相關部門監管整頓,一些夜店關門,深夜接單量少了1/3。但新的消費正慢慢興起,各種劇場、清吧、大排檔一條街,生意都不錯。“年輕人晚上有點活動,城市的夜晚才不會死氣沉沉。”周永林說。

11日凌晨三點多,南湖東路上的南韻北味餐館送走最后一桌客人關門打烊。老板陳錦友說,這裡個頭小的龍蝦百元三斤,三五好友花上幾百塊能在這“胡吃海喝”。

夜間特色餐飲一直是南京夜間消費的主流,南湖一帶、王府大街、新民路、長白街、三牌樓大街、紅廟,都是南京宵夜去處。

十多年前,一首《喝餛飩》方言說唱讓南京馬台街夜市全國聞名,后來馬台街夜市關閉,滿城懷念。后來,或出於城市環境整治的需要,或出於交通原因,南京的夫子廟琵琶街夜市、邁皋橋和燕路夜市等夜市陸續取締。

夜市在南京已成稀罕物。

但就像那首歌所唱,“我們每天晚上來到老王餛飩攤,不管刮風下雨我們都要來一碗”,南京人對夜市的懷念和渴望從未消減。

傍晚5點半,葉玉年頂著還沒下山的太陽,帶上兩個裝滿手機外殼、充電器、手機膜的大箱子來到文體路。從2010年開始,擺在人行道上的這個小小攤位,成為他全家的衣食來源。

6點不到,從南湖東路與文體路路口開始,91個攤位沿著人行道一路向北,整齊排開,日用百貨、手機配件、兒童玩具、服飾鞋帽應有盡有,每天聚集上千人,在馬台街、三牌樓、丹鳳街夜市關停之后,主城區內像這種規模的夜市幾乎絕跡。

華燈初上,吃過晚飯的周邊居民陸續走出家門,到南湖公園散步,夜市進入黃金時段。

建鄴區莫愁湖街道城管科長丁昌兵介紹,南湖夜市解決了近百個家庭的生活問題,成為夜色下的獨特風景。“我們選出兩名能力強、威信高的經營戶來當管理員,通過自治維持好夜市秩序。”丁昌兵說,莫愁湖街道還在想辦法,爭取把夜市打造成為南湖爭光的網紅。

從取締夜市到打造網紅夜市,城市治理理念在變。要做全球卓越城市的上海,正試點放寬夜間外擺位管制,試點在夜間特定時段,允許有條件的酒吧街開展“外擺位”試點。

不光是草根夜間經濟在做大,劇場類文化演出消費規模也在大幅提升。2018年南京納入政府評審的劇目289部共550場,觀演人次達70萬,其中21萬余外地游客來南京觀演。

一些景區也想延伸進“夜色”。溧水無想山開展無想夜跑、牛首山文化旅游區開展“無憂夏夜,冥想牛首”等夜間活動﹔南京海底世界、六朝博物館等先后開展夜宿體驗、博物館奇妙夜等活動,吸引市民舉家前往。

從“跳動的舌尖”走向“清靜的耳根”

坐擁25萬碼農的軟件谷很可能是南京年輕人最為集聚的區域,“夜間經濟”就是年輕活力的代名詞。

8日晚上10點,在雨花楚翹城“外婆私房·小聚”音樂餐吧裡,台上的駐唱女歌手深情演唱著陳奕迅的《紅玫瑰》,90后軟件工程師邢晨坐在光影流轉的卡座裡,舉起手中的啤酒杯和朋友對飲。

今年夏天,楚翹城按照“不夜城”理念升級改造,外婆家私房菜改名音樂餐吧,並請來5支樂隊每晚駐唱,營業時間從以前的晚上10點延遲到翌日凌晨2點。與這家餐廳“不謀而合”調整營業時間的,還有創秀酒吧、大渝火鍋、英皇體育游泳館等10來家商戶,佔楚翹城總商戶1/3。

“楚翹城的新定位是‘楚翹不夜城’,轉型重點是發展夜經濟,以此對現有業態布局重新調整。”楚翹城商場管理方、南京軟件谷穩石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總經理胡之薰說,楚翹城輻射周邊雲密城、大數據基地等園區軟件企業白領20余萬人。

“一家商戶辦啤酒龍蝦節,凌晨一點多,突然來了好幾桌客人,一問是剛下班的華為員工。”胡之薰隨后上門調查了130多家軟件企業,超過60%的碼農提出延遲商場營業時間的訴求,希望下班后能有個吃飯、聽音樂、唱歌的好去處。胡之薰透露,推遲營業時間后,客流明顯增多,最近營業額足足提升了30%。

“晚上八九點,40%的寫字樓都亮著燈,粗略估算,加班族通常都有上萬人。”天使谷創業咖啡聯合創始人劉沁鬆認為,相比北上廣的科技園區,南京夜經濟還要“加把勁”。經常出差的他對上海的園區夜生活印象很深:凌晨2點,楊浦區國定東路創業集聚區,從騰訊創新創業中心、李開復創新工場涌出的年輕人擠滿了周邊的酒吧、火鍋店。“希望南京夜間商業配套更齊全一些,把夜生活搞得更豐富,吸引更多年輕人。”劉沁鬆說。

15年前的平安夜,1912街區一亮相,就成為南京消費史上的標志性事件。高峰時期1912聚集了31家酒吧,1912街區項目總經理李莉將那個時期稱為“夜店時代”,而現在,隨著城區夜間消費的分流以及夜間生活需求不斷升級,倒逼1912必須改變。“未來我們突出街區的文化屬性和社交功能。”成都名氣最響的餐吧“二麻酒館”、上海最頂尖的量販式KTV——MAGO、24小時健身房、1500平方米的電競體驗館……一大波新興的夜間消費業態,已經在1912街區布局。“鬧吧”被“靜吧”取代,休閑與健康並舉,業態更迭的背后,是南京人生活方式的轉變。

要打響南京夜品牌

如何讓百姓走出家門?如何吸引外地游客在南京住上一兩晚?

“打造夜間經濟是系統性工程,需要整體謀劃。”南京夫子廟-秦淮風光帶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副主任江永強說。

夜間經濟不光是夜間消費,還涉及到整個城市運行。以延遲營業時間為例,新街口德基的營業時間要從現在的晚上10點延長到12點,光電費一天就要增加5萬元,與此配套,營業員和游客疏散涉及到的公交配套、地鐵也要相應延時。

南京商務界、文旅界均提出,南京缺少能叫得響的“夜品牌”,多少年隻有夫子廟,后來1912有了知名度,但受眾較窄。

“南京缺少有影響力的夜間演出,沒有像西安的大唐芙蓉園一類的項目。”李宗虹說,秦淮正計劃把白鷺洲作為打造夜間經濟的試點,與知名藝術家合作,打造一台以多媒體聲光電為特色夜間演出項目,營造“不夜城”的游覽體驗。與此同時,秦淮區正在建設一批嵌入景區和歷史街區的小劇場,推出豐富多彩、適合不同年齡層次的演出品種,讓游客停下來、慢下來,浸泡在秦淮氛圍裡。

李莉一直有個願望——長江路上的總統府、梅園新村紀念館、六朝博物館、江寧織造博物館夜間也能向公眾開放。她介紹,大數據顯示,不少來南京旅游的游客,寧可選擇去蘇州、無錫過夜,很大原因在於南京夜間消費供給不足。蘇州的觀前街也在改造,要從商業街拓展成休閑圈,打造蘇式慢生活體驗區。

南京市委研究室副主任石斌對南京發展夜間經濟提出多項建議,如成立多元主體參與的夜間經濟委員會,聘請夜生活CEO,設立專項資金,返還夜市范圍內公共設施廣告收入,“以市養市”,注意草根消費集聚區和文化藝術項目的打造齊頭並進,他認為外地諸多舉措都可點亮“夜金陵”。

若無夜色的陪襯,美麗古都該失去多少好聽的故事。 (盛文虎 李 凱 仇惠棟 鹿 琳 顏 芳)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