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歡喜》勝在劇情夠真細節創新表演生動

2019年08月12日16:35  來源:廣州日報
 
原標題:《小歡喜》勝在劇情夠真細節創新

最近熱播的《小歡喜》已成為現象劇:豆瓣評分8.0,收視和口碑在同時段領先,其真實的劇情和創新的細節戳中觀眾痛點,引發社會熱議與反思,“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媽媽”“抄襲了我的高中生活”等好評涌現。更核心的是,該劇從高考的小切口入手,嘗試為紓解中國家庭普遍焦慮提供思考價值,為父母和孩子的代際溝通和雙向成長找到解決途徑。

劇情夠真:

人物原型是中大老師

教育題材自帶話題,天生受關注,但《小歡喜》能持續贏得觀眾認可,是憑借足夠寫實的劇情,源於總編劇黃磊的有感而發。劇中,嚴母慈父、離異父母、空降父母等三組家庭都在為即將到來的高考費心勞力。他們認為,考上好大學是人生的唯一出路,不管子女成績好壞,自身焦慮都在不斷膨脹。孩子在對父母期望和自由選擇的平衡中無所適從。比如方一凡喜歡玩柯南游戲、收集漫威手辦,喬英子是重度的天文愛好者,季揚揚夢想成為韓寒那樣的頂級賽車手,可家長覺得這些嗜好會影響孩子學習。

劇中喬英子一家

課本卷子堆積如山的教室、高三誓師大會、暑假補習班、學習營養品等場景能讓年輕人瞬間回到自己緊張的高三生活。在“備戰”過程中,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句句帶刺,就會給孩子帶來無形的壓力,令觀眾有切身感受。

女兒喬英子是一個學霸,卻在單身母親宋倩的高壓之下喘不過氣,她對女兒說:“你要是連高考都考不好,哪兒還有什麼人生?”“都考第二了,還有什麼可高興的。”“你是我最重要的人,咱們倆的人生理想應該是一樣的呀”童文潔對兒子說:“我們做的這些是為什麼,我們不是為我們自己,我們就是為了你。”“原指望你好好學習能上去,結果呢,斷崖式地下滑,你對得起我嗎?”季勝利對兒子說:“考不上大學,你人生還有什麼希望。”

對於頗具現實意味的台詞,有網友表示“我媽也跟我說過同樣的話,我多聽一句都會窒息”。另有人表示理解:“這就是生活的現狀,過來人的經驗不能不聽,為高考搏一把,不管結果如何,至少不會留遺憾,如果你有自己的路,就不顧一切地去闖吧”。

《小歡喜》劇本創作歷時三年,諸多人物都有現實原型,經得起觀眾考驗。喬英子執著於天文愛好,原型就是中山大學物理與天文學院副教授胡一鳴。2007年,上海崇明中學畢業生胡一鳴隻在高考志願表上填了一個志願:南京大學天文系,他最終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未來。2016年2月11日,美國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宣布,發現了引力波,胡一鳴就是科研團隊中的一員。如今他做著他年少時就喜愛的事情,如魚得水。

詠梅在劇中

海清在劇中

細節創新:代際關系刻畫跳脫刻板印象

高考是中國普通家庭的關鍵戰役,但兩輩人的溝通不能忽視,隻有互相尊重,代與代之間才能求同存異,朝著同一個目標努力。就此而言,《小歡喜》對三個家庭有不同以往的細膩刻畫,尤其是對喬家這條線的創新描繪,讓整部戲跳出了觀眾的刻板印象。

《都挺好》中,母親因為重男輕女而傷害了女兒﹔《少年派》中,母親管制、女兒叛逆,最后和解大團圓。《小歡喜》中的母女關系更加微妙。母親宋倩控制欲超強,女兒喬英子必然壓力重重,看著母親為了自己的付出和犧牲,英子不敢要求對方不要把意志強加到自己頭上﹔母親也清楚一直在壓制女兒的航天夢,卻因為高考而無法滿足對方的心願。

盡管兩人小沖突不斷,但那些在摩擦之后又彼此靠近的小細節看得人潸然淚下。女兒一句“您辛苦了”,讓母親內心暗生波瀾﹔相約一起看電影,母親發現女兒早已看過,明明是為對方著想,卻憤怒離席﹔深夜,母親率先服軟,為女兒端來一碗湯﹔早晨,女兒為母親做好一頓早飯。她們其實是在為彼此吃苦和心疼。“可憐天下父母心”,正是因為獨自一人撫養孩子,她才特別希望女兒成才,所有的離異媽媽都同宋倩一樣,已經給予了孩子最好的,我們無法指責任何一個人。

不只是農村,大城市裡也有“留守兒童”。季勝利和劉靜為了工作到各個城市奔波,無暇照顧兒子,到了高三才成為“空降父母”,少年季揚揚因缺愛而叛逆,並拒絕與父母溝通。他們想要解決親情不親密的困境,但相處中的閃光令人感動,賦予我們無盡的希望。在母親搬家時,兒子會突然出現在身后搬箱子﹔在高考誓師大會不歡而散后,一家三口依然能圍成一圈,站在出租房的院子裡,一起放飛氣球,感受彼此最貼近的距離﹔昨夜父子發生爭吵,兒子在清晨的上學途中故意折返,以拿水杯的名義,接過父母遞過的愛心早餐,臉上浮現出腼腆的笑。

在當下的市場中,保持克制、不過度追求戲劇化的表達難能可貴。我們真實的親情關系往往如此:常常相互取悅、希望保持疏離、偶爾小心翼翼。由此,《小歡喜》試圖解答的問題是:父母和孩子在碰撞之后怎樣融合?如何實現雙向成長?大家在看戲之余得以反觀自己的生活,並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

黃磊飾演方圓

王硯輝在劇中

表演生動:中年演員沒有困境

有真實接地氣的劇本為基礎,現實主義題材想獲得觀眾強大共鳴,還要有流暢如水、生動自然的表演作支撐。《小歡喜》是黃磊與導演汪俊在創作理念上的又一次完美詮釋,兩人在此前數部作品中積累了深厚的經驗和默契,在《小歡喜》中得到爆發。汪俊表示:“創作沒有訣竅,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最大化地展現真實,比如進屋換拖鞋這個細節。在拍攝的過程中,我們忠實自己對現實的感受,不要總是居高臨下,總想引領一些什麼!”

黃磊對方圓這個人物的把握有如他在綜藝節目中的張弛有度,魚尾紋和小肚腩增添了親切感和真實感,與沙溢組成的“極挑”兄弟,每次聚首都能承包網友的“笑點”。在《小別離》之后,他和海清的“師徒檔”更臻化境,對夫妻關系的處理讓人十分舒服。海清則演活了“我媽本媽”。

宋倩這個角色有爭議:母愛了不起,也令屏幕內外的下一代感到恐怖。不過,角色在陶虹的演繹下具有豐沛的生活質感,並贏得了同情分。以《地久天長》拿下柏林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的詠梅在劇中扮演的母親溫潤隱忍,讓人印象深刻。擅長冷血、懸疑角色的王硯輝,扮演的父親栩栩如生。他們帶著一幫元氣滿滿的少年演員,為大家帶來笑點和淚點並存的表演。

看到他們的表現,觀眾就能明白,中年演員雖不是市場追捧的寵兒,但他們的價值不可替代,也不應該遭遇職業生涯的困境。(曾俊)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