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樂伽高收低租經營模式令人疑 租客遭驅趕

2019年08月16日07:05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租客遭驅趕,房東亦委屈

近日,記者接到群眾反映,在南京地區,有相當數量的租客遭到了房東的驅趕,他們租房都是通過南京樂伽商業管理有限公司。與此同時,南京12345政務熱線接到的不少投訴,也都指向總部設於南京市建鄴區白龍江東街22號藝樹家工場的樂伽公司。

退還房租要分期18個月

記者在樂伽總部大樓採訪發現,這裡聚集的許多市民正嘗試與樂伽工作人員協調解決糾紛。工作人員表示,公司資金確實出現一些問題,現正積極對接投資方。

事發前,樂伽的運營採取“高收低租”模式,即從房東手裡高價拿房,再低於市價租出去。

記者了解到,對於討說法群眾所提出的問題解決方案,樂伽方面似乎並未形成統一意見。他們的大致設想是:如果房東想中止與樂伽的合同,需扣除3個月租金作為違約金,而剩下暫未到賬的租金,則根據具體數額分期支付﹔根據租客此前承租區域就近調配房屋,如果租客不接受調配,除了要扣掉兩個月房租作為違約金外,想退回房租也需要分期。

“我了解到的情況是,每個月25日或10日把要返還的錢打到個人賬戶上。”工作人員透露的這一方案顯然無法讓人滿意。“誰知道下個月樂伽還存不存在呢?為什麼不一次性把錢還完?”房東與租客們對此表示質疑。

現場有位朱先生,在蘇州工業園區以5300元/月的價格承租了一整套房,共繳納租房款6.89萬元。可住了不到5個月,就被房東直接把行李扔了出來。“現在還有4.24萬元在樂伽手裡,就算扣掉作為違約金的2個月房租,也還有3萬多元,可樂伽說要分18個月返還給我。”

收了房客租金卻沒及時給房東

不少租客告訴記者,由於樂伽沒有按時將租房款支付給房東,自己已經被房東要求限期搬出去。部分房東為維護自己的利益,有的將房屋斷水斷電,有的干脆換了門鎖,試圖以此逼迫租客搬離。

一名就讀於南京師范大學的學生告訴記者,她於今年5月31日交給樂伽一年房租和相當於一個月房租的押金,但7月21日早上9點,房東突然打來電話說要收回房子,她這才知道樂伽並沒有按時把房租打給房東。

幾位從安徽趕來討說法的租客也告訴記者,自己住進租屋才1個月就被要求騰房,因為房東並沒有收到租金。

與此同時,數名房東正在一個群裡商討讓租客騰房的辦法,但也有房東不這麼想。“現在出了事,業務員跑了,都不知道該找誰。可租客也無辜,已經付了這麼多錢,南京夏天這麼熱,你把人家趕出去怎麼忍心啊?”現場一名女房東坦言,希望通過與租客、樂伽三方協商,一起解決眼下這個麻煩。

“這種運營模式遲早出問題”

公開信息顯示,樂伽是一家從事房屋租賃和托管服務的互聯網平台企業,自2016年成立以來,先后在蘇州、杭州、重慶、成都、西安、合肥等地設立分公司。根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樂伽注冊資本為100萬元,但實繳資本隻有15.3萬元。

記者在位於19樓的樂伽公司大門口看到,大門緊閉,但裡面似乎在正常運營。記者想進去採訪,但被保安阻擋。

記者在現場了解到,南京本地房東與租客的沖突大多發生於近半個月,而外地的房東與租客發生沖突時間較早,其中,合肥地區於五六月份就開始出現異常情況。此前,樂伽總部發布公告稱,發現合肥分公司部分員工涉嫌侵佔公司資金,合肥市蜀山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南七所的工作人員說,合肥樂伽被工商部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截至發稿,樂伽公司並未有管理層人士接受記者採訪。

在業內人士看來,樂伽的運營模式導致出現眼下這種局面在他們意料之中。南京某知名地產中介職業經理人高先生表示:“高收低租是一方面,資金運作是問題另一方面。樂伽要租客最少半年起付,大部分租客更是一次性付了1至3年的房租,而樂伽給房東時卻是按月打款,最多給3個月。這種運營模式遲早出問題,除非公司一直有新客源,否則一旦停滯,房東那邊的付款就會斷。”

那麼,租客應如何規避風險?高先生建議,還是盡量租房東本人的房子,如果是“二房東”,需多加留意付房租方式,另外一定要通過正規渠道租房。(高啟凡)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