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組團式”醫療援疆:在克州根植出醫療戍邊的“花”

王偉健、陳仁雲

2019年08月19日22:38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有人主動請纓,有人臨危受命,在祖國西部邊陲,有一群來自江蘇的醫療專家。他們篤信,治病救人是他們的天職,盡管這裡是萬裡之外的新疆,和他們此前的生活從無交集﹔他們坦言,異域他鄉讓他們一身本領施展受限,但能讓邊疆群眾在家門口享受優質醫療服務,錘煉當地醫生隊伍,是他們此行的初心。

這是江蘇探索實施“組團式”醫療援疆模式的第二輪專家團隊,自2016年以來,在江蘇省衛健委的支持下,8家省屬三甲醫院已選派40多名醫療骨干組團援助克州人民醫院。江蘇“組團式”援疆醫療隊領隊、克州人民醫院院長丁強說,“通過3年多的持續努力,我們完善了克州人民醫院的基礎設施,培養了一批本地人才,開展了多個健康惠民工程,克州的土地上,開出了江蘇醫療援疆的花。”

在江蘇“組團式”醫療援疆支持下,截至2019年7月,克州人民醫院新建了健康管理中心和柯爾克孜醫藥研究院﹔通過“院包科”“師帶徒”,累計結對徒弟180人次,傳授新技術、新項目200多項﹔針對克州高原地區心臟病高發情況,組織實施“潤心計劃”23期共191台手術,成功率100%﹔開展適齡婦女“兩癌”篩查1.1萬人次﹔深入邊遠牧區開展“江蘇醫療大巴扎”“春蕾行動”等義診45期,讓2萬多名邊疆群眾和邊防戰士受益。

遠離家人赴邊疆

江蘇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皮膚科主任中醫師李英在查房

這已不是楊德富第一次遠赴他鄉開展醫療援助工作。作為江蘇省中醫院腦病中心(神經內科)副主任中醫師,2017年10月,他就曾參加江蘇省中醫院第四批援陝醫療工作。從陝西回來不到半年,楊德富主動申請,再次踏上西行路,到祖國邊疆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開展醫療援助工作。

為期一年半的醫療援疆,楊德富不是沒猶豫過。2018年,楊德富的兒子正上小學六年級,面臨小升初的考驗。由於妻子在江蘇省中醫院檢驗科工作,平時也很繁忙,孩子隻能一直由他岳母幫忙照看。可老人家的身體也因之前患肺癌,這幾年一直都在接受治療。在楊德富來新疆后不久,老人家的病情突然急轉直下,肺癌出現腦轉移。禍不單行,一直在老家的母親也不慎騎車摔倒,導致壓縮性骨折。由於老家醫療條件有限,手術后母親至今仍行走不便。

想到自己不能陪在兩位老人身邊,楊德富很是愧疚。當他看到邊疆地區一些年長的老人前來就診時,楊德富都會情不自禁地想起自己的母親,“既然來了,我就要踏踏實實為這裡的百姓做好醫療服務。”

同為援疆團友的江蘇省中西醫結合醫院皮膚科主任中醫師李英並不願多想家人,“前兩天下班,徐州醫科大學附屬醫院的晁亞麗還到宿舍和我聊天,聊著聊著就哭了,她說想兒子了。所以,我們都盡量不談家人,怕哭。”

現實倒逼出“多面手”

江蘇省人民醫院鐘山康復分院院長助理兼治療部主任李勇強(左一)在工地檢查

開會、跑工地、買設備,這是李勇強每天的主要工作,也讓他成了援疆團友眼裡的“包工頭”,但他的身份其實是江蘇省人民醫院鐘山康復分院院長助理兼治療部主任,克州人民醫院東院副院長、康復科主任。從副院長到“包工頭”,隻因他負責了一個江蘇援疆投資項目——“克州醫養結合健康扶貧養老中心”。這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時任江蘇省委書記李強赴克州調研時,額外增加1.2億元專項資金,立項實施的重點項目,是讓62萬克州人“老有所養、老有所依”的現實載體。

“目前,我們的門診樓已完成基礎建設,養老樓也完成了主體工程建設,預計年底,具備投入使用的條件。”2019年6月,李勇強一邊指著牆上的圖紙,一邊介紹說,“我以前沒有干工程的經歷,這都是被逼出來的,現學現賣。”

相對於李勇強的大開大合,江蘇省腫瘤醫院內科副主任醫師、克州人民醫院腫瘤內科主任曾赟的工作則更細微。

抓病歷、做講座,這些基礎性的工作,構成了曾赟援疆的日常。盡管這和他最初的設想有差距,但這位博士醫生也認識到,“援疆工作不是我們想做什麼,而是在這裡需要什麼,要求什麼,我們再去做什麼。腫瘤科在克州人民醫院剛剛起步,科室建設的事也隻有一步步來,不能一蹴而就。”

為了辦講座,曾赟至少提前半個月就開始做准備工作:上網查閱文獻資料並下載,如果是英文資料還需要翻譯,再根據內容制作直觀的圖表、PPT。這對曾赟而言是一個艱辛而踏實的過程。“我打字比較慢,都是兩個手指敲,女兒都笑我是‘一指禪’,而且還要考慮到PPT的美觀,這個工作對我還是蠻有挑戰的。可是想到能提升他們業務水平,這讓我堅持做了下來。”47歲的曾赟說。一年多時間裡,他用“一指禪”敲出了60多個PPT,舉辦了70來場講座。

醫療下鄉開展義診

江蘇省腫瘤醫院內科副主任醫師曾赟在克州下鄉義診

醫療下鄉是江蘇援疆醫療隊開展的一項特色醫療服務,從2017年開始,江蘇援疆醫療專家隊就開始利用節假日開展“醫療大巴扎”活動,分批下鄉,走進邊遠鄉村、牧區、邊防哨所開展義診服務。

入疆不久,曾赟就有一次和克州近距離接觸的機會。2018年8月,克州醫院援疆醫生組織義診,地點是“西陲第一哨”——帕米爾高原上的烏恰縣吉根鄉斯姆哈納村,這裡緊鄰吉爾吉斯斯坦,駐守的是有著“西陲戍邊模范連”稱號的新疆軍區斯姆哈納邊防連。56年前,10多名官兵牽著3峰駱駝,帶一口鐵鍋,在亂石荒灘上建哨設卡,戍守139公裡的邊防線。50余年來,官兵們每月都要在這崇山峻嶺中巡邏,其中有21個巡邏點海拔在4500米以上,最高點達6020米。

看著這些20多歲的小伙子,早早患上靜脈曲張、消化道疾病,或是圍著醫療專家替千裡之外的家人問診,讓曾赟感到心疼,也讓他對自己的援疆有了更明確的要求,“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為了邊疆安寧,舍小家顧大家,不遠萬裡來到克州。他們守住國境線,讓新疆人民有安定的生活,而我們是發揮自己的醫療技能,讓克州居民能健康生活。”

阿克陶縣是克州地區較偏僻的一個貧困縣,當地群眾對高血壓缺乏最基本的保健常識。在“江蘇組團醫療大巴扎”義診中,為了提高群眾防病知識,楊德富准備了大量的科普宣傳冊,讓許多一輩子沒出過大山的群眾得到診治。

義診后,有不少當地百姓圍過來,抓著楊德富的手連聲感嘆,“感謝政府派來的專家,感謝醫生幫我們解決了病痛。”不過,在楊德富看來,這是他們醫生該盡的責任。

南醫大二附院消化醫學中心科主任助理兼大內科秘書,克州人民醫院消化科主任李全朋每次參加完醫療下鄉后,就忍不住感慨,這裡受制於醫療條件,很多老百姓的就診意識不強,導致早期病症出現后,得不到不及時治療,錯失最佳時機,“希望通過一年半的援疆工作,不僅給當地帶去更優質的治療技術,也能向他們傳達正確的就醫理念”。

蘇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副院長、克州人民醫院常務副院長劉濟生已是援疆第三年,他說,“幾年來,我們做的工作,不論是改善硬件條件,還是開展醫療大巴扎,不論是‘騎車帶人’,還是‘教人騎車’,都在圍繞提升克州人民醫院的醫療水平,讓當地百姓享受更好的醫療條件下功夫,從而讓百姓幸福,保邊疆安寧。”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