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自然遺產地 三雙眼睛看大豐

鹽城大豐:不同的眼神 共同的守護

黃啟源 馬燾燾

2019年08月20日07:32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季榮在保護區內巡查,窗外是野放的麋鹿。馬燾燾攝

相關報道:

走近鹽城大豐世界自然遺產地感受鹿鳥和鳴

后申遺時代|航拍鹽城大豐黃海濕地

“一片藍藍的天,一方郁郁的林,浩浩蕩蕩,大自然慷慨贈予的聖潔而美麗傾心的南黃海濕地……”這是江蘇省鹽城市大豐區作家韋江荷為家鄉濕地申遺寫下的詩句。7月5日,中國黃(渤)海候鳥棲息地(第一期)成功進入世界遺產名錄。

這是人類共同的遺產,需要倍加珍惜﹔這是國家地理的名片,需要勤加拂拭。申遺成功的背后,是守護共識的逐漸凝聚,是無數人默默的持續付出。

日前,記者來到生活著麋鹿和丹頂鶴的大豐黃海濕地,通過三個人的眼睛來觀察申遺前后的變與不變,以及感受當地人心中的那份自豪和擔當。

保護區巡護員季榮:每天和麋鹿有個“約會”

在大豐黃海濕地上,生活著目前世界上最大的野生麋鹿種群。作為國家一級保護動物,這些濕地精靈自由生活在廣袤的黃海灘涂,已經基本脫離人為干預,實現自然繁殖、自我生存。自1998年首次野放麋鹿58頭,前后已經歷6次野放,大豐麋鹿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麋鹿野外數量現在已達1350頭。

今年48歲的季榮是麋鹿保護區的巡護員,已經在保護區工作了22個年頭。1997年,家住大豐草廟鎮四灶村的他,聽說20裡外的麋鹿保護區在招工,他幾乎沒加思索就報了名。能夠每天和這種珍稀動物為伴,他喜歡這個工作。

季榮最先做的是麋鹿飼養員。飼養員是個苦累活,那個年代保護區還沒有路,隻能穿著靴子,挑著籮筐,深一腳淺一腳走在草地上。每天早上5點多,他起床拌料、運料然后送料,定點投喂后還要消毒食盆,並詳細記錄下每頭鹿的採食情況。“很多個夜裡,哪怕寒冷的冬夜,我都是整夜不睡,因為麋鹿晚上也要喂食。”他說。

很快,由於工作認真負責,季榮被調往巡護崗位,主要負責守護麋鹿的安全。一次,一頭公鹿的角被尼龍網死死纏住不能自拔,季榮帶著長柄勾刀准備割網施救,但公鹿防御性很強,扭來扭去不讓人靠近,季榮最后尋到一個辦法,從背面悄悄匍匐靠近。麋鹿解脫后狂奔而走,驚動了林間的馬蜂,可想而知,季榮成為它們瘋狂攻擊的對象。

歲月流逝,當年的小伙年近半百,黃海濕地上處處留下了他守護麋鹿的足跡。據了解,季榮累計成功救護野生麋鹿近百頭,主要遇到的是麋鹿陷入泥潭、掉進水泥渠、鹿角被纏不能自拔等各種情況。

“截至今年5月,保護區麋鹿種群數量包括野放的在內達到5016頭,佔世界麋鹿總數60%,繁殖率、存活率、年遞增率均居世界之首,並建成了世界上最完整的麋鹿基因庫。”保護區動物專家劉彬說,麋鹿野放是保護區為拯救瀕危物種開展的嘗試,也是檢驗濕地生態環境的試金石,野放數量上千頭的規模是一個值得驕傲的成績。

李東明在沿海灘涂拍攝鳥類。馬燾燾攝

攝影愛好者李東明:十年如一日拍攝候鳥

得知申遺成功的消息時,李東明激動得熱淚盈眶。十年前,他對黃海濕地灘涂鳥類,尤其是極危物種勺嘴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十年跟蹤關注,他拍攝了大量勺嘴鷸的圖片,為勺嘴鷸研究和論証提供了大量的圖片資料。而他自己,也由一名攝影發燒友變身為《勺嘴鷸在中囯》NGO機構的志願者。

2010年,李東明第一次拍攝到了勺嘴鷸,“一戰成名”后,他成為國內鳥類攝影圈子裡的“拍勺王”。這種極罕見的鳥兒,他最多的一次觀測到60多隻。李東明說,許多勺嘴鷸腿上都有腳環,他的相機拍下了這些“勺子”的環志,通過世界各地的觀鳥組織,得以勾勒出勺嘴鷸遷徙的路徑。

對李東明而言,拍鳥的經歷是一種幸福的體驗,有時候卻也是對生命的考驗,驚險時不時地不期而至。

有一次在野鹿蕩拍黑臉琵鷺,險灘和沼澤麋鹿們能很輕鬆來去,人卻不行,李東明跟在黑臉琵鷺后面一不小心陷入了沼澤,淤泥很快從小腿蓋過了大腿,越掙扎陷得越深,好在后來有人發現了,在淤泥淹過腰的時候,他抓到了一根棍子,然后昂著頭,把身體躺倒在泥濘上,聞訊而來的漁民一起喊著號子才把他拔蘿卜一樣拔出來。

不止一次,為了拍鳥,李東明深陷泥潭,車子一個月甚至跑到上萬公裡行程。他鏡頭下鳥的種類也越來越多,有斑尾塍鷸、白腰杓鷸、翻石鷸、環頸鸻、黑腹濱鷸等。從最初的拍攝和觀測,到成為鳥類保護志願者,拍候鳥的時間越長,李東明越能感受到對候鳥的“國際機場”——沿海灘涂濕地保護的迫切需要。

事實上,在沿海灘涂濕地管護和生態修復上,大豐持續實施“退漁還濕生境提升模式”,探索人與鳥、人與自然和諧共處的措施,逐漸展現出一副生態效益和社會效益的雙贏畫卷。

為了營造適宜鳥類生存的環境,下壩村村民殷寶生已不在田裡使用農藥。馬燾燾攝

當地村民殷寶生:讓丹頂鶴愛上我家田

沿大豐港海堤公路、臨海高等級公路、老226省道公路往三龍鎮前行,郁郁蔥蔥,如在畫中。下壩村屬於丹頂鶴保護區緩沖區,來過的人總會對這裡的鳥群印象深刻。清晨伴著鳥語醒來,一抬頭就能看見樹上高高的鳥窩。田野裡,輕易可見丹頂鶴等珍稀鳥類從你面前徜徉而過。

對於眼前人鳥和諧的畫面,70歲的村民殷寶生感觸頗深。“以前我們看到鳥,都會想辦法驅趕,怕他們吃庄稼﹔現在寧可讓鳥吃,也不會給庄稼打農藥。”他還說,過去有人捕鳥,鳥兒看見人就躲得遠遠的﹔現在大家愛鳥的意識提高了,鳥兒不怕人,就更多地出現在庄稼地四周。

近年來,三龍鎮政府為全面推動綠色發展,組織編制了《關於國家級珍禽保護區南緩沖區環境保護規劃》,對南緩沖區三龍境內分步實施退漁還濕、退耕還濕、居民搬遷、人類活動控制等措施,杜絕對南緩沖區造成新的破壞,對已經破壞的區域進行修復,實現種植養殖生態轉變、生物多樣性保護,生態環境質量得到有效提升。三龍鎮黨委書記韋桂和告訴記者,當地已經形成了“保護環境,愛護珍禽,造福人類”的良好社會氛圍,保護環境和珍稀野生動物成了人們的行動自覺。

申遺成功后,容納的鳥兒將越來越多,人鳥爭食的矛盾該如何解決?對此,愛鳥護鳥的下壩人自然懂得讓步,也會取舍。“我們屬於丹頂鶴保護區緩沖區,地理位置十分特殊,我們有責任保護好鳥類的家園,同時也是我們自己的家園。”下壩村黨總支書記肖正福說,鳥生活好了,人也能更好。

從自然環境到居民意識,鳥類生存環境不斷改善,這就難怪鳥和人的“安全距離”在縮短了。 

(責編:孟二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