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探討治理狗患:需“法治”“人治”並肩上

2019年08月23日07:01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治理狗患,需“法治”“人治”並肩上

“3天前,南京市兒童醫院給我發來一個很急的會診,說有小孩被一條阿拉斯加犬咬成重傷。我把手上的病患處理完正要出發,第二個電話又來了,說小孩已經死亡,不用趕過去了。小孩才3個半月,從被狗咬到死亡不到6個小時,真是非常悲慘。”

8月22日,在第21期南京城市治理圓桌論壇上,來自南京第二醫院急診科的鄭以山醫生講述的這個病例,讓在場所有人都深感痛心。這一期圓桌論壇聚焦“文明養犬”,在人口密集的城市,如何管理好越來越多的寵物犬,避免發生狗患,已成為社會治理中一個非常迫切的話題。

狗狗可親可愛也可怕

“我家也養了一條小狗,4歲了,對人特別親。我晚上在單位加班到半夜,它就一直在客廳裡等我,我不回家它就不睡。狗與狗主人之間那種特別純粹的愛,是那麼多人喜歡養狗的重要原因。很多人在成長過程中,缺少親情、友情或者愛情,但從狗身上,他們能找到那種特別純粹和溫暖的感情。”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員會公眾委員、媒體人大林在論壇上先聲奪人,在談狗患之前先為狗“代言”。

當一部分人享受著狗作為“人類最忠實朋友”的可愛時,也有人深受狗之擾、狗之害。

“在狗眼中,主人和其他人不是同一種人。別人眼中的狗,與狗主人眼中的狗也不是同一種狗。都知道金毛很溫順,但它發起火來也很厲害,我家小區最近就有一頭金毛把老太太給咬了。不久前昆山有一隻沒牽繩的金毛,撞到了騎電動車的大爺,狗主人全責,賠償可能要有上百萬元。這些例子,都給狗主人們敲了警鐘。”大林也揭發了狗的另一面。

“從原始社會人類就開始馴狗了,狗確實是人類的朋友。”南京市城治委公眾委員、東南大學王興平教授說。王興平從事城市規劃工作,非常關注城市空間中人與狗的問題。他認為,城市裡人群高密度集聚,養狗的數量也大,人與狗在有限空間裡的沖突幾乎難以避免。

“我們對某城市的12345政風熱線作了調研,該市2018年涉及犬類的投訴比上一年猛增70%以上,市民的投訴內容主要是在道路、公園等公共區域有流浪狗隨意走動甚至追咬行人,還有狗吠噪聲擾民、糞便污染環境等。”南京市城治委公眾委員、天之誠工程項目管理咨詢公司總經理馬志恆說。

馬志恆在論壇上請大家現場掃碼做了一個問卷調查,對於“您或家人是否遭遇過犬類意外驚嚇或傷害”這個問題,參與投票的72人中,65%以上選擇了“是”。

據中國疾控中心發布的資料顯示,我國犬隻數量超過1.3億隻,居世界第一,全球80%的狂犬病疫苗都用在中國。鄭以山說:“我們醫院一年要接待打狂犬病疫苗的病人8萬例,總的花費在5000萬元左右。”

治理狗患關鍵在人

杜絕狗患,管理的重點到底在狗還是在人?論壇上,委員們一致的意見是,文明養犬,關鍵在人,首先要從源頭抓起,提高狗主人的文明意識和安全意識。

“阿姨,請看一下我們街道文明養狗的宣傳。”22日下午,南京鼓樓區寧海路街道上,幾名身穿紅馬甲的志願者,正在向路過的居民發放文明養犬倡議書。在他們身后不遠處擺著一塊大展板,上面寫著“寧海路街區文明養犬承諾牆”這幾個字,有居民正在承諾人一欄裡簽名。

“我們在前期街區精細化管理工作中,發現居民遛狗不牽繩、犬隻糞便不及時清理、犬吠擾民和違規飼養大型犬等不文明養犬行為較為普遍。”寧海路街道城治辦副主任傅越介紹。為改變這一局面,從3月起,街道與公安、城管和區文明辦等多個部門共同開展了“寧海路街區文明養犬整治行動”。城管中隊與九個社區對在冊的近3000戶養犬家庭逐一上門走訪,發放宣傳資料,並在街邊綠地花壇、小廣場、小區出入口等場所設置文明養犬提示牌和養犬工具箱,在禁止遛犬的區域設立明顯標志。執法人員還收留流浪犬十多隻,清查無証犬70多隻。

家住寧海路街道蘇州路社區的居民孫小偉表示,他養狗已經八九年了,街道開展整治行動以來,居民養犬行為明顯改善,文明養狗的氛圍更好了。

南京公安局治安支隊二大隊中隊長胡天樂告訴記者,2018年南京全市共規范處置養犬相關警情2.6萬余起,暫扣犬隻699隻,沒收犬隻167隻,捕收流浪犬9379隻。但是,養犬管理工作很瑣碎,基層執法力量不足,一些街道社區、小區物業也是旁觀者的姿態,部分區政府甚至沒有將養犬管理經費納入預算,很多犬主仍然缺乏自律意識,把“我家狗不咬人”當成口頭禪,遛狗不牽繩、任由自己的狗亂跑亂逛等不文明養犬行為依然普遍存在,無証養犬的市民也有不少。

安全養犬守牢底線

文明養犬的底線是安全養犬,不能讓狗傷害到人。但因狗而起的惡性事件頻發,說明這個底線要求還沒有做好。對此,公眾希望法律能有所作為,立法規范養犬行為。

其實,南京早在2001年就發布了《南京市犬類管理辦法》,對限養區域和個人養犬條件都作了規定。2006年又發布了《關於加強犬類管理的通告》,2007年出台了《南京市養犬管理條例》並執行至今。南京市城市治理委員會公眾委員、高朋律師事務所的魏增律師介紹,《條例》一共七章五十三條,有非常具體的規定,比如不能帶犬進入公共交通工具,可以坐出租車但要事先征得出租車司機的同意,一戶一犬,不能養肩高超過61厘米的大型犬,不能養30種烈性犬,帶犬坐電梯、走樓梯要避開高峰,等等。

但是,法不責眾,《條例》的落實到位需要更加有力的保障。已經頒布12年的法令也需要進一步修訂完善。

“除了更新修改相關法規、執法者嚴格執法、養犬人依法養犬外,更重要的是需要利用科技手段,對犬隻進行科學規范的監管。”馬志恆這樣建議。他的設想是通過物聯網技術,研發犬類監管平台,開發適合犬類的智能項圈,項圈內包含犬類的心跳、體溫、狗繩的受力、定位等實時在線狀態、犬隻的詳細信息和狗主人的信息等,同時建立養犬人信用評價體系,當養犬人年度系統信用考評的分值低於60分時,系統將自動吊銷養犬人的養犬資格,通過信用考評機制,淘汰違規違法養犬者,最終達到城市犬隻減量的目標。

王興平對於治理狗患的建議是,除了限養某些品種的狗,還要對狗的出行區域和時段加以規范。比如,某些區域對狗限行,狗不能出入。還有,要改變“狗咬人、人打疫苗”的現狀,把事后治病轉為事前治犬,對狗一隻不漏地注射狂犬病疫苗。(管鵬飛 白 雪 劉玉琴)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