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辛巴結婚砸七千萬辦群星演唱會 順便賣出1.3億元的貨

2019年08月23日08:27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網紅的世界,你懂嗎?

近日,網紅辛巴結婚花5000萬,加場地近7000萬元,請成龍、鄧紫棋、王力宏等42位明星在北京奧體“開趴”這一話題迅速登上微博話題熱搜榜。有人質疑明星淪落到替網紅撐場,而事件主角則因“被打假”發布聲明。 

事件

網紅結婚,砸七千萬辦成群星演唱會

8月18日,某網紅在北京奧體中心舉辦婚禮,花5000萬請42位明星開演唱會助陣。婚禮司儀是胡海泉,成龍、王力宏、鄧紫棋、張柏芝等巨星紛紛到場祝賀。張柏芝也演唱了成名曲《星語星願》,還親手給新娘送上禮物。據悉,這場婚禮請明星加上場地費,共花費7000萬元。

據悉,不僅請了諸多明星,每位明星也都給安排了一對一接待,還專門配備一名專屬保鏢。伴手禮平板電腦、愛馬仕香水等。此外,參加婚禮的粉絲門票也全是免費送的,而粉絲就相當於免費聽了一場演唱會。

有人直指邀請成龍就花費670萬。當晚,成龍唱歌時,被伴舞的小武僧飛踹誤傷,這個小插曲也上了熱搜。成龍發文向小武僧表達歉意,攬責說,可能是自己走錯位了,還關心小武僧的腳有無受傷,大哥風范十足。

這場壕婚禮“刺激”了圍觀的吃瓜群眾,紛紛表示被貧窮限制了想象力。有網友稱,要是自己有錢,也可以邀請喜歡的明星來撐場面來玩耍。

起底

傳奇“賣貨夫妻”,還火到泰國

婚禮的主角是誰?百度顯示,網紅辛巴,原名辛有志,出生於1990年,哈爾濱人,廣州和祥貿易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棉密碼品牌創始人,辛有志嚴選品牌創始人,還發布過兩張音樂專輯。

身為快手網紅主播,粉絲有兩千多萬,通過在線直播賣貨,年收入上億。妻子初瑞雪也有自己的品牌和微商團隊。有網友告訴記者,兩人通過在各大網紅的直播間裡豪刷禮物成為“話題之王”,粉絲量非常可觀。網上關於兩人的八卦不少,還有粉絲團隊為其“控評”。記者向平台和辛有志發出採訪需求,均未得到回應。

江湖上有不少辛有志的傳奇“賣貨”經歷。618“賣貨王”爭霸賽中,他以3分鐘跳單31萬+的記錄,把“口紅王子”李佳琦等人甩在身后。上個月,郭富城的一個養護發品牌登陸某貓,找來辛巴做直播分享會,五萬套產品5秒鐘就賣完了。他賣貨還火到國外去了。據泰國頭條新聞報道,7月15日,辛有志6小時“賣空”泰國。泰國前總理阿披實接見了他,前泰國教育部長上台給他頒獎。

這麼會賺錢,辛有志也不會辦一場虧本的婚禮。演唱會結束后,接著舉辦帶貨直播。辛有志818演唱會帶貨戰報成績顯示,90分鐘的直播賣了1.3億元。主要是洗護套裝以及口紅等化妝品。網友算賬,刨除婚禮花費和產品的成本,辛有志此次結婚,既回饋粉絲,自己也至少賺了上千萬。

風波

遭遇職業“打假”,網紅夫妻發聲明

令人好奇的是,辛有志就算賣的是不知名的牌子,也能迅速被粉絲搶光。問題是,大家把這些東西買回去真的會用嗎?

8月21日,知名法律博主職業打假人“王海”欲調查辛巴,並發文征集相關証據。他還發布微博,希望被辛巴騙了的消費者私信聯系,一起揭露其欺詐行徑。

對此,8月21日辛有志發布聲明稱,“網紅結婚花5千萬請42位明星”等新聞一經發布,即引起大量轉載及惡意評論,並逐漸形成網絡暴力。初瑞雪還委托北京大成(廣州)律師事務所針對謠言和不實信息發布聲明。稱演唱會總共花費數千萬,前后籌備超過三個月,門票免費回饋粉絲,但部分網絡媒體和微博博主卻將這場免費的演唱會捏造成“圈錢、收錢大會”。另外,具體的銷售營業額仍在統計中。但是部分網絡媒體及微博博主罔顧事實,將營業額當利潤,捏造“直播營業額高達一億,不僅把舉辦婚禮花的7000多萬賺了回來,還多賺了3000多萬”,還詆毀辛巴的產品來路不明、質量差、暴利。

爭議

明星“掉價”?“娛樂共同體”!

有網友提出,現在明星也“降維”網紅商演,會不會太掉價了?中國文藝評論家協會網絡文藝委員會委員吳長青認為,學術界有一個詞兒叫“學術共同體”,這次網紅與明星堪稱“娛樂共同體”。互聯網實現線上線下的互動,最終達成利益的最大化。也可以說這是一次成功的娛樂經濟,網紅實現撈金的目的,網友粉絲則圍觀了明星盛宴。“兩全其美,吃瓜群眾其實根本不必用異樣的眼光看待當下的粉絲經濟。這是中國粉絲經濟的一次集成化的案例,以后還會有更多的形式。”

近年來,微商深入大家的生活,從慢綜藝到老牌綜藝,背后基本上都有一個微商巨頭。一葉子10億拿下《天天向上》獨家冠名后,又繼續植入《這就是街舞》《我家那小子》,英樹與《創造101》,三草兩木與《向往的生活》《親愛的客棧》,奢悅與《中餐廳》。看個綜藝,廣告詞句句洗腦。

前不久,快手主播二驢也辦了一場上熱搜的堂會,主持人是華少,嘉賓從林志穎、陶喆,再到陳慧琳、李宇春。抖音頭部網紅毛毛姐、李佳琦視頻中出現許多明星面孔,如王源、黃曉明、魏大勛,兩個圈層逐漸融合。

6月30日晚,柳岩在快手開啟直播首秀,3小時“帶貨”1000萬,網友感嘆,“曾經的光線當家主持,‘淪落’到賣貨了?”在直播間和粉絲互動的王祖藍、李湘、郭富城、謝霆鋒等明星,一場直播就能收益上百萬。

如果說明星的直播江湖,是他們打造親民人設的“帶貨聚集地”,那小紅書一定是吸引商業代言的新場景。有的女明星在分享中還植入自創品牌,打造了多個“爆款”﹔張雨綺、張韶涵、林允、歐陽娜娜等也憑借自己的人氣和堪比專職美妝博主的更新速度,邊圈粉邊帶貨。

其實面對流量經濟時代激烈的競爭,明星入駐網絡平台越來越普遍,為自己開通新的宣傳渠道和賺錢渠道。在幕后推手的助推下,更短的成名路徑,更容易的商業變現,推動“明星下沉”的浪潮。但這只是明星的賺錢副業,就像伊能靜說的,“一個演員很難成為專業的美妝博主,一個網紅也不可能成為李安導演的電影主角。”

思考

產業鏈龐大,爭當網紅泥沙俱下

記者了解到,直播行業2016年被吹上風口,如今不少主播名利雙收。80后90后,還有更多00后的小網紅,憑借幾個視頻就能坐擁幾百萬粉絲,過上一條廣告幾萬塊,不到20歲就年入百萬的生活。之前戛納電影節上,就有被平台送去的網紅。最近,橫店不少群演也去干主播當“主角”了。

直播行業還形成了一條龐大的產業鏈。主播背后有從事網紅培訓和經紀業務的公會、廣告營銷機構、線下展會、線上平台,還有從事專業內容制作的公司。公會依靠平台和主播獲得分成,主播則依靠公會的培養、平台的流量,獲得打賞。

一位主播在採訪中告訴記者,有人愛看炫富、愛看大胃王、愛看互撕互罵,要想讓觀眾願意聽你說話,甚至買你推銷的東西,其中還是有不少講究的。每個主播都有自己的特色,有人通過炒作炒紅自己,曾有主播在直播過程中砸了一輛價值30萬元的車,賺了100萬元。

“炒作還是會有反作用的,就像喬碧蘿殿下。”之前,斗魚主播“喬碧蘿殿下”直播中意外被揭開遮擋,蘿莉變大媽。更戲劇性的是,“露臉”被查出是蓄意營銷,被列入黑名單,隻得黯然離場,由此揭開直播江湖冰山一角。

吳長青表示,當下全民網紅走向極端,參差不齊、泥沙俱下。“網紅本身是中性詞,推向極端就走向負面。”這促使平台要加強監管和引導,淨化社會空間。粉絲全民狂歡下也要學會鑒別。由於共同認可形成的“趣緣人群”,要有理智的判別。當有責任心的媒體對公共事件進行監督關注,在全民娛樂下也有益於網絡生態環境發展。(張楠)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