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丹徒20輛新能源公交車被閑置在斷頭路 無人認領

2019年08月31日08:24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20輛新能源公交車 閑置斷頭路

停在斷頭路上的新能源公交車。

駕駛座的塑料紙還沒撕掉。

車身刷著“新能源車”字樣。

車尾有車子的型號、生產廠家信息。

“可惜了,這麼多的公交車,停在這裡就沒人要了?”鎮江丹徒區宜城街道鎮南村社區的蔣大媽,看著丹徒區宜樂路上一批閑置的新能源公交車,甚是惋惜。

幾天來,紫牛新聞記者接到鎮江多名讀者報料,稱在丹徒區一處斷頭路,停了20輛大型客車,有些車座墊上塑料紙都未撕掉,成色很好,車門大開,裡面很臟亂。

誰是車的主人?究竟為何閑置在此?這些看起來價值不菲的車子有一連串謎團待解。 

怪事兒

“斷頭路”上停放著

20輛新能源公交車

接到報料后,8月29日紫牛新聞記者輾轉在鎮江丹徒區谷陽東大道和宜樂路交界處西南側,一段未通車的“斷頭路”上,找到了這些閑置的新能源公交車,共20輛,排成4排。

紫牛新聞記者看到,這些車均沒挂車牌,每輛車的擋風玻璃位置都放有一張寫有序號的黃色紙片。每車一個號,1至20號,正好是20輛。車前有“中國一汽”的標識,而車身四周則分別噴著“中國一汽”“解放”“新能源車”等字樣。在車輛駕駛室位置,有淡淡的“鎮江公交”字樣。

紫牛新聞記者注意到,這些車輛整體看上去都還是很新的,與普通公交車大同小異。可能由於長時間日晒雨淋,加上一些外力原因,不少車輛的損壞狀況嚴重。

多輛車的車門已經半開或全開,車內未見空調裝置。很多座椅上還蒙著塑料外套,但不少已經被撕掉,沾滿了灰塵。有些駕駛台已經損壞,部分投幣箱被強行拉開。

環繞一周,紫牛新聞記者看到,很多車輛車尾發動機處,后車蓋已經被掀起﹔發動機等部件外露生鏽,不少軟管也已經斷裂﹔很多輪轂上的螺絲也已經生鏽。

最為夸張的是,停在“斷頭路”末端的一輛車,車尾整個已經被瘋長的藤蔓覆蓋,看上去車尾和藤蔓已經合成一體。

空曠“斷頭路”,兩側均不見人家。20輛大客車被整齊遺棄在此,畫面很是突兀。到過現場的報料人王先生,將這些車子叫做“僵尸車”,“隨意停放在野外,風吹雨打,應該有人去處理!”

待解之謎

到底是誰家的車?

車管所也在問

在現場,紫牛新聞記者巧遇到扛著鋤頭下田的蔣大媽。她告訴記者,至少半年前這20輛車子就悄無聲息地停了過來。這麼長時間、這麼多、這麼好的大客車沒人來問,附近的社區居民都覺得很奇怪。

“這些車子是哪裡的?可惜了,真是太浪費了!”蔣大媽的菜地就在路邊上,她邊勞作邊說,“即使不開,這麼多車賣了也是一大筆錢啊。”

鎮江市民步先生表示了同樣的想法,20輛車停野外閑置無人問津,如果用起來,至少可增開兩條線路,實在可惜!

蔣大媽推測,這些車輛可能是附近藍圈新材公司的。給記者報料前,熱心市民顧先生好奇之下,向鎮江市公交公司咨詢。該公司獲悉后,立即派人到現場查看,隨即給了回復:“經初步查看,這些不是鎮江的公交車,那邊有個車輛廠,是不是他們購置的別的車子,我們再進一步看看”。

此后,鎮江公交公司又回復:“又問了下,這些車都沒有上牌,不知道車主是誰,車管所曾經來問過我們公交公司。不知道是哪一家的。那附近有個汽車組裝企業,不出意外應該是那個企業的!”

“那個企業”也是指向距離現場300米左右的藍圈新材公司。

宜城街道鎮南村社區相關負責人接受採訪時也表示,他們之前也接到相關投訴,但看到車輛較新,不像是廢棄車輛,所以他們也不敢隨意處置。據他們了解,這些車原本是停在附近的藍圈新材公司廠區內的。

29日紫牛新聞記者輾轉聯系上藍圈新材公司辦公室一位王主任,他表示他們公司並不生產和組裝汽車,這些大客車的來路他也不知情。他還特地駕車去了現場,拍了照片。照片帶回后,經向廠部領導核實,得知以前停放在他們廠區裡的客車,已經全部運到了南京。“那些客車雖然也是新能源車,底色差不多,但要比這些普通公交車豪華。”王主任說,他們也不清楚車輛的來源和歸屬。

採訪中,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權威知情人士向紫牛新聞記者介紹,這20輛公交車的主人是南京一家公司,每輛車價格不菲。這些車大概在今年4月份左右購買並停放至此。這些車輛挂靠在鎮江揚中的一家新能源公司。但是,目前無法確定具體是什麼公司。據稱這些車子均已經申領了鎮江車牌,但沒有懸挂。

至此,這20輛公交車的主人到底是誰,還是一個待解之“謎”。

一個猜測

新能源車閑置不用,

與國家補貼有關?

對於這批閑置公交車,鎮江公交公司總經理凌劍鋒表示,自己知道有這麼回事。昨天他告訴紫牛新聞記者,新能源電動車,隻要自身手續及功能完備,就可以正常上路。類似(車身長)10米以上的新能源電動車,價格還是非常可觀的。去年,鎮江公交公司招標採購了一批新能源公交車,其中每輛車的招標價格為80萬元﹔而此前鎮江另一集團採購了一批新能源公交車,每輛車的價格則達到了110萬元。“如果是單車購買,價格肯定還要再高些。”

凌劍鋒介紹,新能源公交車參照車輛所裝備電池度數的多少,車價區別非常大。電池度數差不多要佔到車價的近一半。而電池度數的配備高低,以及是否為知名品牌電池,直接影響該車的行駛和續航裡程。

比如,現在鎮江街面上跑動的新能源公交車,一天正常跑200多公裡,中途最多補一次電。但有的低配電池度數的公交車,隻能跑個二三十公裡,根本就無法正常使用。

因為不清楚這20輛“拋荒”新能源公交車的電池度數,凌劍鋒一時也無法具體確定這些車輛的總價。如果電池度數配置正常,甚至較高的話,這批車總價在2000萬元還是有可能的。

凌劍鋒還透露,在2016年之前,國家和省市對新能源電動車有非常可觀的補貼。以2015年為例,當時購買一輛10米及以上的新能源電動車,國家補貼50萬,省市還要補貼50萬,其中省補20萬,市補30萬。這樣,一輛車的總計補貼就高達100萬元。

凌劍鋒告訴紫牛新聞記者,由於高補貼的存在,導致了一些“騙補”事件出現。比如一輛110萬的新能源公交車,買家支付10萬元就可提走﹔更過分的,有的廠家,買家提一輛新能源車,廠家還要倒貼你1萬元!

不過,從2016年開始,意識到“騙補”的存在,國家開始陸續大幅降低補貼政策。如今購買的新能源車,在跑足3萬公裡后,方可領取幾萬元的補貼。這樣,有效地防止了購買低配新能源車“騙補”事件的發生。

這些新能源公交車是否與補貼有關?下一步該如何處置?紫牛新聞將持續關注。(萬凌雲)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