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座難求到"棄坑"退班 奧數難再敲開學校大門

2019年09月20日11:43  來源:解放日報
 
原標題:失守招生主陣地,奧數遭遇退班潮

  9月,又到了滬上一些課外機構續費之時。隨著今年7月國務院出台的有關民辦學校招生的意見即將在上海落地,記者發現一些奧數培訓機構過去一座難求的“盛況”不再,不少家長開始選擇“棄坑”和退班,那些本來想讓孩子測試入學的低年級學生家長,也放慢了腳步。

  奧數難再敲開民辦學校大門

  7月9日,國務院出台的《關於深化教育教學改革全面提高義務教育質量的意見》要求,民辦學校應與公辦學校同步招生,對報名人數超過招生計劃的,實行電腦隨機錄取,並不得以面試、評測等名義選拔學生。意見出台后,各地細則相繼落地,搖號入學將成為未來民辦學校招生的大趨勢。這也意味著,學生憑借奧數成績敲開民辦學校大門的情況將不復存在。

  青青今年讀四年級,讀奧數已有三年時間。原本每年暑假,她媽媽總會給她報一個連續十天授課的暑期班,每天兩小時課堂學習,回來做習題,再加預習,基本上兩個星期都是在神經高度緊張中度過。讓媽媽更疲憊的是,青青的成績不算出色,每次上完暑假班,就像“脫了層皮”,疲憊不堪。在看到《意見》出台后,青青的媽媽舒了口氣,“到時候所有孩子搖號入學,那我們根本不用那麼累了。”這個暑期,她給青青退掉了奧數班,帶著她去旅行了十天。青青說,她的這個暑假過得很開心。

  和青青一樣,有不少家長選擇了放棄。這樣一個趨勢,到9月份秋季課程續費時尤其明顯。在一些家長群裡,“奧數退班”的信息此起彼伏。這幾日,打開相關奧數課外機構APP,原來常見的“滿班”標簽已經不多見了,很多班級還有不少名額虛位以待。

  三個“佔坑”奧數班退了兩個

  嚴先生的女兒讀三年級,成績不錯。今年7月以前,女兒從“一奧”增加到“三奧”,隻為備戰小升初。

  “這些年,盡管教育部門三令五申民辦學校不得採取考試方式選拔學生,但校外主打小升初的機構說,奧數還是招生的主陣地。”嚴先生說,為讓孩子上個好學校,他們讓孩子學奧數。為了讓女兒在小升初中佔得有利位置,嚴先生一咬牙,退掉了女兒原本很喜歡的舞蹈和擊劍課程,周末奔波在三個奧數班“佔坑”。

  但隨著國務院新政出台,嚴先生發現身邊“棄坑”的家長多了起來。“現在全國各地的政策未出,但風向標已經很明顯了。如果大政策都在變的話,我們還這麼累干嘛。”嚴先生說,原來周末的午餐,女兒都是在車上吃的,想想都心疼,如果真的全部搖號入學,優質生源被分散,原來的民辦初中也不像之前那麼吸引人,他覺得對口就近入學也是不錯的選擇。

  秋季續費,嚴先生放棄了兩個奧數班,留了最后一個,“等上海細則落地,我再做最后的打算。我重新給女兒報了舞蹈和擊劍課程,她很開心,家裡也不再為奧數神經緊繃,氣氛也和諧了不少。”

  機構“主打產品”已在悄然轉型

  隨著取消各大奧數杯賽和改變民辦招生政策兩大“組合拳”出擊,“全民皆奧”的情景將開始退潮。

  採訪中,幾家課外培訓機構對於退班情況表示“不清楚”。但也有個別大型機構表示,最近確實遇到一些家長來退掉奧數班,最多的是低級別班裡資質平平的“普娃”和本來參加好幾個奧數班“佔坑”的“牛娃”。

  不過,其中一家培訓機構負責人也表示,在政策大背景下,機構正在開發更多種類的課程。

  “現在,我們逐步減少一些應試類課程,奧數類的內容已經不大被重視。畢竟‘公民同招’政策之下,對很多孩子來說,做不做得出奧數題不重要了。同時,我們開始增加一些素質類課程,比如在小學低年段開出美術、硬筆書法等課程。”這位負責人說,自從國家政策調整以來,他們已經開始轉型,比如推出一些“大語文”、天文類、科技類的課程,以適應政策之變。(記者 龔潔芸)

(責編:馬曉波、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