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志彪: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基礎在市場一體化

劉志彪

2019年09月30日09:57  來源:學習時報
 
原標題: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基礎在市場一體化

打破行政區經濟障礙為全國統一市場建設探路

實施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具體從哪裡入手,這可能是一個有很多路徑和辦法的選擇問題。然而無論怎麼選擇和操作,都回避不了這麼一個需要直面解決的重要問題,即行政分割和市場碎片化競爭的問題,也就是如何有效破解行政區經濟的問題。

行政區經濟泛指我國區域經濟活動中的一種特殊的組織和運行方式,其基本特點是地方政府介入市場運行活動,在行政區邊界內以行政體系為基本單元,以行政權力為基本手段,追求行政區域內的經濟利益最大化。

建設統一市場、推進要素市場化配置改革,需從推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開始,重點和關鍵就是要打破行政區經濟中的一畝三分地和地方保護主義,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原則和規律組織經濟活動,提升區域資源配置效率和對全球資源的吸納能力。因此,長三角一體化發展國家戰略需在打破行政區劃分割、促進資源要素自由流動方面,為全國探索出一套行之有效的做法和制度創新的安排,至少應包括以下幾個方面的問題:一是規劃的統一管理,力爭做到全區域規劃一張圖﹔二是交通體系的統一建設,力爭做到全區域一張網﹔三是生態環保統一管理,力爭做到全區域環保一條線﹔四是土地的統籌管理﹔五是統一市場建設,力爭做到市場一體化,創新要素自由流動﹔六是財稅分享機制的創新﹔七是公共服務政策的協調等。總括起來其實就是兩個方面:一是由市場機制主導的一體化,二是由行政機制主導的一體化。為形成這兩種機制協調搭配、共同促進區域一體化發展的良性格局,需由行政機制出面主動打破區域分割,拆除資源要素流動的各種行政壁壘,實施相互開放的政策,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決定性作用,同時更好地發揮政府的作用。

之所以採取這種思路,是因為我國區域發展水平差距很大,全國統一市場建設、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改革不可能一蹴而就,必須分區域、分步驟漸進式推進。在推進珠三角、京津冀、長三角等區域市場一體化的基礎上,再強調各個一體化經濟區之間的相互開放,以此推進全國統一市場的建設,是一條值得研究與實施的改革次序選擇路徑。

從市場一體化開始加速推進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

長三角地區既是我國經濟最發達的區域,也是省際競爭最激烈的前沿。地區間的殘酷競爭既體現為過去的超高速增長,也表現為行政區經濟中的產業結構高度趨同。實現長三角一體化高質量發展,應首先從鼓勵和支持該區域的市場一體化做起,這主要有以下幾個原因。

能夠為長三角區域一體化奠定堅實的基礎。區域一體化有市場協調機制,也有行政協調機制。目前,我國區域一體化發展過程中之所以還存在很多的非一體化現象,主要是兩類協調機制沒有很好的配合。如果以市場一體化為核心放手讓市場實現充分的發展,市場就可以在營利性領域中替代行政協調機制的部分功能和作用,讓行政協調機制回歸公共事業領域。這樣,營利性領域的一體化將由市場機制自我協調,而非營利性的公共領域的一體化事務將由政府機制協調,這將是一種比較理想的“雙強”格局。

能夠通過產業增長的擴散效應實現地區間的均衡發展。我國區域間公共基礎設施、公共福利的發展之所以存在差異,直接原因就是地區間財力的不均衡,這背后其實是生產率的地區差異,人為拉平地區間的這些差距是完全不可行的。而如果鼓勵市場一體化,資源和要素自然流入生產率較高的發達地區,從而產生極化效應。當發達地區出現因要素過多集聚而產生“過密效應”之后,就會在市場機制的作用下向廣大外圍地區轉移,由極化效應轉化為擴散效應。這時輔之以政策優惠,將有效縮小地區間的發展差距,促進地區間生產率趨同、經濟協調發展、福利水平差距縮小。這就是區域一體化發展的市場進程和內在機理,也是市場一體化促進區域發展一體化的具體表現。

能夠逐步把處於分割狀態的、規模狹小的行政區市場,聚合為統一、開放、淨增、有序的區域強大市場。目前來看,長三角區域市場還未能達到統一大市場的標准,而是行政區市場,即使在一個省的內部,也存在著許多市場非一體化的現象。如果首先在一個省市內部打破市場分割,實施行政區之間的相互開放,就有可能在省域內部開放和一體化的基礎上,實現長三角區域的市場一體化和經濟一體化發展。這類省內全域一體化的緊迫性要比省際間的區域一體化更高。

能夠以國內市場為依據吸納更多的全球先進資源和要素,加速國內創新型經濟發展。過去長三角地區對全球市場的利用是十分積極而且充分的,但是對區域、國內市場利用程度還不夠。在當今逆全球化趨勢下,長三角地區的經濟增長需用好國內市場。隨著區域市場一體化進程加快,我國國內市場規模日益壯大。在這種情況下,以市場一體化為核心實現市場的充分發展,既有利於促進中國企業取得規模經濟效應和國際競爭力,又有利於中國企業走出去投資辦企業,還有利於中國企業利用自己的巨大需求把研發、設計等知識密集環節向國外企業發包,在這個過程中廣泛吸收東道國的知識資本、技術資本和人力資本,形成新的全球分工或產品內分工格局。

能夠使長三角地區突破分割治理的傳統模式,進入經濟一體化協同治理的新階段。分割治理的基本特征和屬性主要表現在對生產要素市場化配置進行行政限制,如戶籍限制、勞動力流動限制、要素流出限制等。基於市場一體化基礎上的區域間協同治理,要求各地以區域統一開放市場建設為目標,以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推進政府機構和職能改革,實現更加廣泛和深入的市場競爭,推動基礎設施共建共享、公共服務統籌協調、生態環境聯防共治、利益共享成本分擔,創建有利於長三角一體化發展的治理結構和治理機制。

推進區域市場一體化的主要路徑

綜合分析影響市場一體化推進的因素,借鑒其他國家市場一體化發展的有效經驗,在行政區經濟中推進長三角區域一體化發展應從以下幾個方面著手。

從過去提倡和鼓勵地方政府間的競爭發展,轉向提倡和鼓勵地方政府間的合作協調發展。一是改革對領導干部的績效考核評價體系,把合作治理、實現一體化發展等,作為評價考核的標准之一,以此扭轉其行為准則,形成外在壓力機制。二是限制地方政府參與營利性市場活動、干預市場的權力邊界。這個權力應該主要用於對公共利益的調節,而不能成為追求市場營利的活動主體。三是可以根據一些具體的一體化發展協議,如規劃事務、基礎設施、生態環保等,通過各地政府協商方式,讓渡某些公共權力給相應的機構,把競爭轉化為合作。

推進市場一體化應從區域內具體的項目做起,一項一項具體落實。長三角地區市場一體化需要協調的領域非常廣泛,從規劃落地到教育醫療等民生事務,涉及無數具體部門。可以本著先易后難的原則,從破除政府的公共項目合作障礙開始,如消除斷頭路、建立新能源汽車充電樁標准、區域輕軌建設、港口碼頭的委托管理或股權一體化等,逐步往戶籍、教育等民生一體化這些難點方面努力。在此過程中,尤其應避免議而不決、拖而不辦。等長三角區域內的民眾逐步感受到市場一體化的紅利后,自然會衷心擁護這一國家戰略。如此一來,推進長三角一體化的力度會更大,也更容易成功。

在推進區域市場一體化中,應注意發揮企業尤其是企業集團的主體作用。一是鼓勵區域內企業的收購兼並活動。微觀層面的收購兼並活動,把區域間企業的市場協調方式,轉化為企業內部的協調方式,是消除產能過剩、過度競爭、形成企業巨人的有效手段,會產生強烈的一體化效應,因而被包括歐盟在內的國家用於倡導區域市場一體化的有效工具。二是發揮大企業或企業集團在建設產業集群中的一體化作用。產業集群中企業按“核心—外圍”關系緊密或鬆散分布,它們之間的天然聯系必定會模糊行政區域的界限,是市場一體化的空間載體。產業集群也是實現“極化—擴散”的現代生產力配置方式的重要途徑。例如,如果我們在長三角寧杭沿線建設科技創新產業集群,那麼沿線一體化發展的高技術產業將會覆蓋蘇浙皖三省。三是依據國內企業之間的產品內分工,構建鏈接各區域的一體化價值鏈。依據這些價值鏈,可以把長江經濟帶發展與“一帶一路”倡議結合起來,在企業走出去的過程中,共同投資“一帶一路”國家,既可以轉移中國豐富的有競爭力的產能,又可以推動實現長三角一體化發展。

(責編:張鑫、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