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1周】NO.4

丹陽南朝石刻遭拓印,莫因“法盲”損國寶

千時

2019年10月15日10:39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圖片來源:荔枝網

國慶長假期間,位於江蘇丹陽、矗立1500余年的南朝石刻遭到多名大學生非法拓印,引發輿論熱議。1周前,丹陽市文體廣電和旅游局回應,涉事的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帶隊老師已來到丹陽,其解釋稱是課堂結合野外進行“游學”,將南朝石刻拓片用於學習研究,“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對此感到抱歉。

據了解,南朝石刻鎮守在南朝帝王陵墓前已有1500余年,它們和帝陵融為一體,具有相當高的歷史文化價值,被盜拓的石刻則屬於“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此次事件反映出,不光是學生也包括老師均欠缺文物保護意識與相應素養。

《新京報》評論指出,“作為‘已研究南朝石刻很久’的美術學院老師,卻‘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行為已違法’,這也從側面說明,提高民眾的文物保護意識,有賴於相關文保法規與知識的普及傳播。而這些師生想拓就能拓,也表明採取更為專業有效的保護措施,也很有必要。”對此,也有網友質疑“為什麼不把石刻圍起來或做相應標識,而是隨便都可以拓印?”

為了保護南朝石刻,十多年前丹陽市曾邀請全國各地權威文保專家就南朝石刻保護問題進行論証,最終因專家意見分歧不了了之。盡管后來當地為石刻加裝高清監控探頭,明確片區專管文保員,並為其配備可隨時查看現場的手機,但監管和保護仍存在漏洞。《南方日報》直言,“實際上,是網友發現了涉事高校師生的非法拓印行為,並向丹陽文保部門舉報,文保員及其他監管人員才陸續趕到現場採取了處置措施。”顯而易見,一旦文保員不駐場管理,僅憑遠程監控,管理約束的力量將變得弱化稀鬆。

原本是負責文物保護的職能部門,卻使得文物保護的“頭等大事”就地擱淺。即使實施了一系列現場臨時保護措施,終究隔靴搔痒,收效不彰。《北京青年報》評論說,“南朝石刻屢屢遭受非法拓印,除了石刻散布野外,保護難度大的原因外,與文保相關單位保護不力也有較大關系。對於歷史文化遺產的保護者、管理者來說,更應擔起保護責任,對歷史文化遺產要小心呵護與保護。”

實際上,這也並非孤例。5年前,位於南京棲霞區的全國文物保護單位南朝蕭景、蕭憺陵墓石刻也曾遭到非法拓印。警方在調查后對盜拓者作出拘留7日、罰款500元的處罰。為了清洗石刻上殘留的污跡,前后花費3.5萬元才將墨跡污染基本清洗干淨,但碑文陰刻字體已經受到墨汁侵蝕。

問題暴露,更需在兩方面加緊亡羊補牢。其一,採取有效文保舉措,人員、硬件雙到位,切實加強現場管護﹔其二,強化制度監管和文保執法,讓文物保護的制度和法律長出“牙齒”。文物保護任重而道遠,我們呼吁社會各方心有所畏,行有所止。

 

(責編:黃竹岩、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