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金湖:流動網格員跨地域服務外出人員

2019年10月18日14:31  來源:金湖快報
 
原標題:我縣網格員跨地域服務外出人員

  “福全,怎麼辦吶?我們和泗洪這邊漁民就要打起來了……”8月22日上午,前鋒鎮白馬湖村50多歲網格員段福全正騎著電瓶車在網格裡巡邏時,突然接到村裡的駱馬湖漁業捕撈隊流動網格員李某電話。已經做了一年多網格員的段福全立刻告訴李某:“千萬穩住大家的情緒,我馬上趕過去,事情一定有辦法解決的。”

一個電話網格員“出差”開展調解

  原來,漁業捕撈隊組織漁民到駱馬湖開展捕撈作業時與泗洪漁民發生沖突,生產船隻被扣押,船上設施被損壞,眼看著一場械斗一觸即發。段福全立刻把這一情況向村黨總支書記蔣貴清匯報。“群眾事,無小事。”村裡立刻安排車子送段福全前往事發地開展調解。經過現場勸說,雙方達成初步和解協議,但事情不徹底解決總歸是隱患。為此,在段福全的陪同下,李某與泗洪漁業捕撈隊黨支部進一步溝通協調,最終明確雙方單位捕撈區域,使長期存在的水面捕撈矛盾隱患徹底解決。

  我縣水網密集,境內白馬湖、寶應湖、高郵湖三湖環繞。“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傳統,讓環水居住的人們成為專業漁民,也形成一個個以漁業為生的村落。前鋒鎮白馬湖村就是這樣一個專業性漁村,全村560戶漁民跨江蘇、安徽、山東等三省,淮安、揚州、洪澤、高郵等七縣市,分散在長江、太湖、射陽湖、駱馬湖、白馬湖、高郵湖、寶應湖、黎城湖等“一江七湖”。如何服務管理這些長期生活在水面上的漁民,讓他們及時了解黨的惠農政策、保障漁民生產生活安全成為縣委政法委創新社會治理的出發點。實行固定網格和動態網格相結合的方式,網格員與兼職流動網格員相互配合的方式,將社會治理服務延伸到每位漁民生產生活到達的地方。

流動網格延伸了社會治理“長度”

  “我們捕撈組每年都有半年時間在太湖作業,出門在外最不放心的就是一家老小,村裡讓我擔任捕撈組的流動網格員,我打心眼裡願意。”今年62歲的高郵湖村漁民王長愛,在外從事捕魚作業已有20多個年頭,跟他一起在太湖作業的有10多條船30多人。提及擔任流動網格員一職,他感慨頗深:“誰家都會遇點事,家裡有專職網格員關照,在外有流動網格員拿主意,遇上點事可以與他們聯系,他們馬上就會幫助我們,讓我們時時感受到家鄉政府的溫暖。”

  據悉,流動網格員除了詳細了解流動人員生產生活有關信息,還主動與在外務工人員生產生活所在的轄區政府聯系,及時幫助在外流動人員解決遇到的困難,為他們解決后顧之憂。

  阮橋村的村民都有一手瓦工、木工的好手藝,常年結伴去河南鄭州、商丘等地從事建筑勞務。去年5月,在鄭州建筑工地打工的林某某下工途中被異物意外砸中死亡。事發后,流動網格員林爾春立即同當地公安部門進行了交涉,同時立即打電話給村裡網格員報告情況,網格員將情況上報給鎮裡,鎮裡馬上派司法所人員前往工地協助處理。去年5月1日到5月11日,流動網格員與前鋒司法所工作人員一直在鄭州幫助林某某家屬料理后事,同時幫助死者家屬討要賠償金67.38萬元,有力地維護了受害者的合法權益。

務工人員“有事兒找網格員”入心

  今年以來,前鋒鎮的流動網格員已為在外人員化解矛盾61件,解決實際困難和辦理民生事務14件。去年6月,阮橋村13名婦女跟著金南鎮錢某去江陰某服裝廠打工。年底,錢某從服裝廠將13人工錢結走后下落不明。流動網格員張英立即將情況上報到前鋒鎮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中心安排鎮司法所前往江陰和金南等地尋找錢某。經過調解,錢某簽訂了分批付款的調解協議,將一起群體性事件化解於萌芽之中。

  “我縣外出務工人員多,流動網格員是我縣網格化服務管理工作的進一步延伸,是外出務工人員的‘貼心管家’,打通了服務群眾、方便群眾的‘最后一公裡’。”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何如進告訴記者,下一步,我縣還將加強網格化服務管理信息化、智能化水平,進一步強化部門聯動,推進黨群服務中心和網格化服務管理中心一體化建設、推進“網格+各部門網格”聯動融合,真正讓外出務工人員養成“有事兒找網格員”的習慣,為構建和諧社會貢獻金湖力量。(李楊 宋廣梅)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