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輿情1周】NO.5

輿評|儀征,莫要輕視遺產點之外的運河遺跡

張玉峰

2019年10月21日17:09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大運河之於揚州,“不是生母便是乳娘”。這句話在不久前召開的大運河文化帶建設智庫峰會上再次被提及。2500多年來,源遠流長的大運河,始終涵養著這座城市。

一段時間以來,揚州儀征市一個房地產項目工地上發現儀揚運河故道木樁遺跡疑遭破壞一事引發關注。有網友置評:“古運河在哭泣,儀揚河水流淌著古運河逐漸消失的回憶”“你保護了,人家怎麼蓋房子掙錢”“遺址保護成規模的還有開發成旅游資源的意義,如果沒有,原址就地保護就很難實現”……

今年5月份,揚州當地媒體曾對此進行了報道,儀征文物部門表示邀請揚州市考古專家來考古調查,以確定是不是重要遺址。幾個月過去了,當地用行動給出了他們的答案:木樁不是重要遺址,施工繼續。一周前,人民網刊發報道予以關注。

盡管木樁遺跡發現現場已被清除,現狀已無法改變,但如何處置文物遺跡需要更為長遠、審慎和全面的眼光來考量,因為不能排除在城市的開發建設過程中還會有新的遺跡被發現。要做好文化遺產的保護工作,有關地方應該多聽一聽專家們的聲音。

住建部歷史文化名城專家委員會專家、國家文物局專家組專家、東南大學建筑學院教授朱光亞在接受人民網採訪時就指出,木樁是否具有原址保護的價值,取決於科學研究的深度,這就需要儀征市政府給予一定的重視。他認為,儀征應該對大運河遺產進行全面的研究,在沒有搞清楚地下文物埋藏狀況和價值之前,不宜急於開發,不要等到發現是重大遺址了才給予保護,這會導致一些有價值的歷史遺存因商業開發而遭到破壞。

揚州老水利專家徐炳順也認為,“后申遺時代”保護好大運河,地方政府不僅要重視,還需要多部門形成合力。

我們知道,不同於古建筑、古遺址的申遺,大運河是仍在使用的“活態線性文化遺產”。申遺成功,僅僅是保護的開始。筆者注意到,大運河申遺成功五年來,揚州對於大運河遺產點的保護花了心思、下了功夫,出台《揚州市大運河遺產保護辦法》,並加強文化交流,組織志願者行動,落實保護舉措等。但也有網友提出,對於遺產點之外的運河遺跡,也要以對歷史負責的態度做到均衡保護。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