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淮陰1200萬元魚疑遭污染死亡  區委:打官司費用鎮裡出

2019年10月21日08:22  來源:揚子晚報
 
原標題:支持養殖戶打官司,費用由鎮裡出

一夜之間,價值1200多萬元的網箱中的魚全部死光。受訪者供圖

一夜之間,淮安市淮陰區徐溜鎮許鳳等20多養殖戶發現,他們圍養在六塘河邊的網箱中的魚全部死光,養殖戶想找幾條活魚送有關部門進行活體檢測具體死因都找不到。事發后,這些養殖戶自己沿著六塘河向上游尋找污染源,懷疑導致他們價值1200多萬元魚死亡的原因是上游宿遷市泗陽縣一污水處理廠排污,但是又無真憑實據。

距發現魚死亡已有一個多月了,究竟是什麼導致了這些魚死亡?

價值1200多萬元的魚,一夜之間死亡

許鳳等養殖戶告訴記者,一直居住在六塘河邊的他們就在河邊搞起圍網養殖鲇魚、草魚等水產品,與其他圍網養殖不同的是,他們將魚苗投放到網箱后,除了平時清理下河面上的水草等雜物,從不投放飼料,與六塘河中的野生魚共同生存﹔和野生魚不同的是,他們養的魚在網箱中而已。

一箱72平方米,每箱投放1500尾左右魚苗。養殖戶肖文林告訴記者,他共有60個網箱,共投放30多萬元魚苗,在事發前,網箱中的鲇魚長到3—5斤左右。今年9月10日凌晨4時左右,肖文林劃船到網箱中准備撈魚到集鎮上賣,當他來到網箱邊上時,他傻眼了,大量的魚死亡。肖文林趕緊通知其他養殖戶,結果如出一轍,他們網箱中的魚在一夜之間全部死亡,不但如此,在網箱附近還漂浮著六塘河中已經死亡的野生魚。初步估計,所有養殖戶死亡魚的價值應該在1200萬元左右,大家一致認定,是河水在上游受到了污染,於是他們在報警的同時,組織人員沿著河道向上游尋找污染源。

疑似遭上游污染,但又無真憑實據

當肖文林他們尋找到上游泗陽縣徐大泓河時,沿岸居民告訴他們,在9月10日之前,有人在沿線開閘放水,河道水面上有大量死魚,附近居民靠近水體后發現,河水又黑又臭,撈上來的死魚也發臭。於是肖文林等人繼續往上游尋找污染源,結果他們發現,上游的泗陽縣東陽污水處理廠正在排水,旁邊則是泗陽縣經濟開發區產業園區,園區內有多家紡織廠。至此,肖文林等養殖戶懷疑,導致他們的魚死亡的原因就是這家污水處理廠排污。

記者了解到,由於他們在六塘河網箱圍養的水面位於淮陰區與泗陽縣交界處,事發后,淮陰環保部門對淮陰區事發水域點以及六塘河上游淮泗河閘口水體進行取樣檢測發現,高錳酸鹽和總磷超出地表水三類標准,此超標會對水中的含氧量造成一定的影響。泗陽縣環保部門給出的解釋則是,他們沿著上游進行排查,並沒有發現企業直排污水現象,但是對在哪些河道取水樣進行檢測,以及結果如何,並沒有一個明確的答案,但是他們承認上游水域缺氧情況確實存在。

在肖文林等養殖戶看來,雖然他們找到了污染源:泗陽縣東陽污水處理廠或附近的產業園區,但是他們沒有真憑實據,於是便向上級有關部門反映此事。

淮陰區委表態:養殖戶打官司,費用鎮裡出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淮陰區六塘河水域圍網養殖戶的魚死亡后,淮陰區與泗陽縣曾多次溝通,甚至省有關部門召集淮陰區、泗陽縣相關部門開會研究,但根據目前情況,協商處理途徑可能走不通。對此,淮陰區委常委丁鳳珍代表區委、區政府表示,區裡將全力支持養殖戶通過訴訟程序維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打官司錢由事發水域所在的徐溜鎮出。

記者了解到,10月18日下午,丁鳳珍帶著農業農村局、司法局、信訪局、生態環保局等部門負責人乘坐養殖戶的漁船,沿著事發水域往上游查看,在聽完養殖戶的介紹后,在徐溜鎮政府召開了有養殖戶參加的現場會。

據丁鳳珍介紹,在省裡的會上,形成了3條意見:老百姓有過錯、地方政府有責任﹔不能証明是泗陽東陽污水處理廠排污導致,但也不能証明不是它,兩地要向群眾做好思想工作﹔泗陽方面明確表態,處理此事協商不可能。所以,解決此事的渠道隻有打官司,打官司費用將由徐溜鎮出。同時,淮陰區生態環保局等各部門要在不作偽証的前提下,為養殖戶提供強有力的証據。

自己養的魚莫名其妙地死亡了,養殖戶為什麼有過錯?對此,丁鳳珍說,因為根據規定,六塘河活水水域不允許圍網養殖,盡管養殖戶沒有投放飼料,但仍是違規行為,而且在此前,有關部門也向養殖戶中的9戶下達了拆除圍網通知書,但不了了之。對此,淮陰區委將啟動追責程序,對於養殖戶的圍網將進行拆除,根據規定,還可以對每戶養殖戶罰款1萬元,但考慮到養殖戶的實際情況,有可能不罰款,但圍網必須拆除。(朱鼎兆)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