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爾之歌》用音樂重塑莎士比亞,是回歸古希臘戲劇傳統

2019年10月21日16:51  來源:新京報
 
原標題:《李爾之歌》用音樂重塑莎士比亞,是回歸古希臘戲劇傳統

繼6月瑞典皇家戲劇院羅密歐與朱麗葉合唱團的《麥克白》之后,北京天橋藝術中心在本周迎來了今年第二部音樂戲劇的造訪——來自波蘭羊之歌劇團的《李爾之歌》。此前因為2015年在烏鎮戲劇節口碑爆棚、豆瓣評分一路飆到9.9分的“神作”《櫻桃園的肖像》,使波蘭羊之歌劇團在國內戲劇圈名聲大噪。此前《李爾之歌》《評論哈姆雷特》等作品在上海演出,也不乏“跨城追劇”的觀眾。這一次《李爾之歌》終於在京城得見,也由此揭開這支“天團”的神秘面紗。

《李爾之歌》劇照。攝影/塔蘇

同樣是以阿卡貝拉做基底的音樂戲劇,如果說《麥克白》是用音樂元素點綴戲劇以豐富敘事手段的話,《李爾之歌》則更像是將戲劇性注入音樂以延展其表達。整場演出由12首曲目組成,在曲目之間,坐在舞台一側的導演喬格什·布拉爾會起身為大家講述下一曲的主題與展現的內容。這位16歲那年因觀看了格洛托夫斯基的一出戲而走上戲劇之路的導演,自然也將“質朴戲劇”的創作理念融入了他的作品:舞美是簡單排成一排的黑色座椅,燈光也隻起到照明的作用。10位演員身著朴素的黑衣,在擯棄一切“干擾”的舞台之上,用純粹的表演引發更為直接、感性的觀演交流。

盡管對格洛托夫斯基崇敬有加,導演喬格什·布拉爾也並沒有將質朴戲劇的全部理念一味照搬到他的作品之中。他曾多次提及“音樂實際上才應是戲劇的核心”,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使劇團得名“羊之歌”——古希臘文中意為“悲劇”,代表著劇團對古希臘悲劇傳統的繼承:對儀式感的追求,演員們肅穆庄重的表演狀態,以及對類似於古希臘劇作中“歌隊”的功能展現,都使他們的作品呈現出超然別致的氣質,也代表著對傳統戲劇根源的回歸。

《李爾之歌》劇照。攝影/塔蘇

對經典文本的重塑則是羊之歌劇團作品的另一大亮點。《李爾之歌》的創作靈感來自莎士比亞著名的悲劇《李爾王》,但不同於大多數作品對其中起承轉合的忠實,在《李爾之歌》中你找不到哪怕片段的講述,就連接收的信息也大多支離破碎。面對著眾多無實意的唱詞,抱著聽故事的預期走進劇場的觀眾可能會有些失望。不過,倘若你對《李爾王》的故事、人物有一定的了解,便會發現它的奧妙:每一首歌曲都是對《李爾王》中關鍵情節的提煉,配合簡單的形體表現與互動,不講故事而是著力於情緒的渲染和表達。

這正是波蘭戲劇一貫講求“讓觀眾走入到戲劇的情境之中”的一種全新闡釋,這一訴求,又與整部作品至簡的形式高度契合:當乃至歌詞的意義都被抹去之時,面對如此富有感染力的旋律,觀眾也仿佛被插上翅膀,從翱翔俯瞰幅員遼闊的王國,到側耳傾聽民眾的竊竊私語,再到直面小女兒考狄利亞如泣如訴的懇求,舞台上的“留白”給了觀眾更大的想象空間,讓他們與演員同呼吸、共命運,從虛幻中捕捉那份直觸心靈的真實。

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幾個段落,譬如第8曲《戰爭》中,演員們用手敲擊椅面模擬戰爭的浩大聲勢,抑或最后一曲《死亡》中,一位演員用鼓槌敲擊其他演員手持的鼓面,擊打出招魂的鼓點。宏大的氣勢之下,形式和內容的高度統一,也最大化了劇場藝術“現場性”的優勢,以看似簡單的手段達到了震撼人心的加持效應。

在全劇最初的引言中,喬格什講述了他觀看康定斯基畫展的經歷,這既是《李爾之歌》創作靈感的萌芽,其中談及的藝術作品之間的關聯與互通不由得令我們思考,在當下我們該如何看待經典、重塑經典?相較於忠實的演繹,或許如《李爾之歌》這樣有自己獨到見解與表達的小戲,更有其價值所在。(崔顥)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