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共享汽車退出南京 投訴不斷押金遲遲不退

2019年10月23日07:27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共享汽車投訴不斷,多家退出南京

南京一個停車場內的共享汽車 吉星 攝

1000元押金退了一兩個月還沒結果,各種聯系方式被拉黑, 這邊共享單車的押金還沒有退還到位,共享汽車的問題也逐漸露頭了。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今年以來,網上關於共享汽車押金難退、事故糾紛等吐槽不斷增加,且涉及的單個用戶金額更大,投訴內容情況更加復雜。

1000元押金遲遲不退

聯系“盼達”客服還被拉黑

近日,消費者洪女士向現代快報記者反映,她在盼達用車APP申請退押金,不僅拖延了很久遲遲沒有到賬,並且在與客服溝通時,電話和微博均被拉黑。

據洪女士介紹,9月13日上午,她從河南鄭州來南京辦事,出了南京南站便想租用共享汽車前往目的地。盼達在鄭州也有運營,她查詢后得知南京也是運營城市之一,就下載並注冊了該APP。

實名認証后,洪女士支付了1000元的押金,但是她隨后卻發現,當時南京南站附近並沒有車,最近的取車點也在幾公裡外。於是,她提交了押金退還申請。

從她提供的截圖來看,申請提交時間是9月13日上午10點半。洪女士稱,其間她曾多次通過撥打客服電話、私信官方微博等方式詢問進展,不僅沒有得到回復,還都被拉黑了。

10月11日,洪女士向盼達用車的官方微博反映了退款一事。“@盼達用車”私信回復稱,已經記錄加急審核,審核通過后會在協議規定時間內退款到賬。洪女士隨后回復“我已經等了一個月了”,卻發現消息發送不了,系統提示“由於對方的設置,你不能發送消息”。

洪女士還稱,在此之前她的手機號碼已被客服拉黑,無奈之下,她換了一個手機號碼撥打客服詢問退款進程。“10月14日上午8點57分打的第一個電話,客服接了,但是說現在不是工作時間,讓我9點以后再打。結果過了9點鐘我再打,卻發現也被拉黑了,一直沒有人接。”

現代快報記者就此事聯系了盼達用車的客服,一名工作人員先是表態,他們不會拉黑用戶,隨后建議洪女士換一個號碼去打電話反饋,其他的問題無法回復媒體。

對於這個回應,洪女士表示無法接受,“我換一個號碼,他還是不接怎麼辦?為了退這個押金難道我要辦一沓電話卡嗎?”截至記者發稿前,她還未收到退款。

多家共享汽車退出南京

有企業顯示經營異常

在採訪中,記者了解到,這兩三年的時間,曾有十幾家共享汽車企業進駐了南京,比如易充網、EVCARD環球車享、GoFun出行、神州租車、小明出行、摩范出行、盼達用車、車來出行、聯動雲、立刻出行、長安出行、Car2go等,但現在,GoFun出行等多家已陸續撤離。目前,南京僅剩下EVCARD環球車享、摩范出行、聯動雲、車來出行等還在運營。

盼達用車的一名客服也向記者透露,盼達已在一個多月前退出了南京市場。但至今盼達APP仍顯示,江蘇范圍內有南京和蘇州兩個城市可選,隻不過現在是沒有可用車輛的。根據天眼查顯示,重慶盼達汽車租賃有限公司存在經營異常的風險。其成都、廣州、武漢的分公司,都因為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聯系而被列入企業經營異常名錄。另外,該公司還涉及多起法律訴訟,其中“曾因租賃合同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的記錄有5條,“曾因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而被他人或公司起訴”的相關記錄有15條。

現代快報記者發現,多個品牌的共享汽車都被吐槽過,問題集中在退款和事故兩個方面。在黑貓投訴上,關於盼達用車的投訴有11268起,大部分涉及的都是押金退款問題。9月26日,有消費者稱,申請退款4個月后還未收到錢。盡管該平台顯示,這11268起投訴都得到了回復,但解決完成的隻有5506起。與此同時,關於EVCARD的相關投訴有163起,GoFun有1957起,小明出行有182起。

隨著今年初交通運輸部新規的出台,目前不少共享汽車都可以使用芝麻信用分免押金。不過,關於押金退還慢、退還難的投訴依然不少。南京市客管處相關負責人表示,今年下半年以來,他們所接到的共享汽車退押金慢、退款難的投訴也有增多,此外,違停、車輛使用等方面的投訴也不少。

有共享汽車企業解釋,共享汽車的押金有特殊性。用戶在使用車輛后,企業需要查詢有沒有產生違法違章記錄,這個時間比較長。而對於事故產生的費用糾紛等,很多是因為用戶沒有認真閱讀共享汽車使用協議,對車輛的使用、事故發生后的處理流程等不熟悉。

相關規定難落實

南京將出台管理辦法

“共享汽車呈現出的投訴熱潮,應是疊加因素的影響。”東南大學交通法治與發展研究中心執行主任顧大鬆表示,自去年以來,資本退場再加上國家對於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調整,共享汽車企業對於風險的承擔能力減弱,陸續開始調整運營戰略,收縮戰線,伴隨而來的就是投訴增多。

如何解決這些投訴?顧大鬆表示,押金難退、事故糾紛等,都是共享汽車行業的老問題。今年交通運輸部等部委針對共享單車、共享汽車等交通新業態,出台了押金管理及退還等規定。比如,企業應設立用戶押金的專用存款賬戶,不得從中提取現金,除退還用戶、扣除賠償款、提取付記利息情形外,不得辦理轉賬。共享汽車的押金最長退還期限不應超過15個工作日等。但這些規定誰來執行、誰來監管,還沒有落實到位。

“共享汽車本來就是很吃現金流的項目,容易出現押金被挪用的情況。”東南大學經濟管理學院副院長浦正寧認為,目前國家對於新業態押金等行業管理規定,相較於法規來說,執法的彈性空間較大。如果一家共享企業運營已經陷入困境,即便是主管部門按照規定開具了懲罰書、收取了罰款,其對用戶的押金退還等,也會按照企業內部既有的流程進行處理。浦正寧建議,對待這種企業,主管部門應在約束手段上更加柔性機動,以解決問題和保護消費者利益為前提,對企業進行約談、監督,嚴控其新業務的開展。

針對共享汽車在使用中易產生的糾紛及賠償問題,他表示,共享汽車作為一種高價值產品的租賃業務,從消費者角度來說,應該認真閱讀拿到的條款和規定,在使用中避開容易產生矛盾的問題。從互聯網企業角度來講,可學習已經成熟的傳統租車行業的處理經驗,優化流程。比如,利用互聯網優勢,通過駕照年限等信息,差別化地對待不同駕齡的司機,以避免可能產生的風險。

現代快報記者從南京交通部門了解到,目前,南京正准備收緊對共享汽車的監管,交通部門已經擬定了共享汽車管理辦法,待充分討論、審定獲批后,再公布出台。(王益 李娜)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