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 網見淮安”系列報道之二

淮安市淮安區:聚焦“地錢人”三要素 “一點五試”改革探新路

人民網記者 朱殿平

2019年10月25日07:27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南灣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中心

“大棚免費用,技術有人幫,再不來勁苦,可說不過去。”這個國慶假期,恰逢秋季西瓜上市,淮安市淮安區蘇嘴鎮沙吉村已經脫貧的吉榮成沒能閑著。一年多前,他將自家兩畝多地流轉給了村裡的集體合作社,自己照管合作社的大棚每月有近2000元的收入,他還把在合作社學到的西瓜種植技術用在了自家的西瓜大棚裡。

去年,沙吉村像吉榮成這樣實現脫貧的還有28人,這得益於當地實施的“黨建引領 一點五試”改革。2017年7月起,淮安區在沙吉村等6個行政村探索集成“中央財政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省扶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產業扶貧、糧食生產全程機械化、社區股份合作制”五項省級以上改革試點。2018年,6個試點村集體經濟共增收210萬元,入股農戶“保底+二次分紅”收入470萬元,帶動低收入農戶262戶,增加農民務工薪酬68萬元。

淮安區委書記徐子佳說,“一點五試”堅持黨建引領,聚焦“地錢人”關鍵三要素,通過實施農業集成改革,發揮出了改革試點的疊加集聚效應,實現了農民和村集體雙增收、基層黨組織戰斗力和凝聚力雙增強。今年8月,該區入選新一輪江蘇省農村改革試驗區,將在試點基礎上進一步總結經驗、擴大“一點五試”改革覆蓋面。

村社一體 解決“地的問題”

淮安區有324個村居,同樣存在發展不平衡問題。區委農工辦副主任殷宏陽告訴記者,他們梳理發現,發展態勢好的有兩類:一類是集鎮村,靠近城區或集鎮,佔據區位優勢,集體存量資產多﹔還有一類則是省市經濟薄弱村,擁有資金扶持、人才傾斜等政策優勢,雖然基礎差但發展勢頭好。

那麼,對更多面廣量大缺乏資源、政策優勢的村居而言,發展壯大靠什麼?殷宏陽的回答是:土地。“集體土地不僅是最重要的生產資料,也是重要的資源性資本。”於是,如何將碎片化的土地資源有效組織起來進而盤活,成為淮安區此輪農村改革的重要發力點。在此背景下,“黨建引領 一點五試”農村綜合改革應運而生,旨在破解村級集體經濟發展內生動力不足、土地產出效益低下、涉農資金投入分散等問題。

據了解,淮安區在試點村搭建土地股份合作社,由村級黨組織統領,村委會和合作社實行兩塊牌子、一套班子的融合共建模式。農民以土地經營權來入股,村集體用各級扶持資金作為集體股份,有存量資產的比如土地等一並作價入股,再引進一些能人企業。

“2017年8月30日,我們成立了南灣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當時隻收到近200畝,大多都是閑置地﹔到2018年春天,流轉土地增加到800多畝,目前已經增加到1005畝。”山陽街道南灣村村委會主任、合作社理事長王成萍告訴記者,土地化零為整更便於進行機械化作業,加上合作社內部實行統一規劃種植模式、技術培訓和技術服務,耕作效益大幅提高。

根據合作社章程,農民將土地流轉給合作社,每畝可獲得800元保底收益以及分紅。在股份計算上,一畝土地為一股,2018年共流轉農民土地853畝,折為853股﹔村集體以200萬元省級扶持資金入股,按照800元一股計算折為2500股﹔當地農業龍頭企業興隆米業入股60萬元折為750股。如此,村裡實現了規模化種植,再借助興隆米業的資源,為一家糧油企業訂單式生產雜交稻,2018年實現可分配收益51.61萬元。

土地股份合作社成立之初,不少村民不買賬。起初,村民劉殿信經過村干部多次上門動員也隻流轉給村裡2畝地﹔一年后,劉殿信看清了勢頭,主動把包括兒子土地在內的6畝多地全部流轉,讓兒子媳婦外出打工。2018年,劉殿信家從合作社領到了近6000元分紅金。

“外地種糧大戶交不起租金跑路了,但是黨支部跑不了。再者,集體辦項目掙了錢,還是用來發展民生事業。”殷宏陽說,“村社一體”模式把土地資源量化為資產,村民變成了股民,與村集體之間有了資本紐帶。同時,淮安區改革試點落地的2017年完成了農村集體土地確權頒証工作,建立了土地信息數據庫,也為土地規模流轉奠定了基礎。目前,全區流轉土地超過60萬畝,流轉率約65%。

南灣村2018年度分紅大會上,村民們領到了分紅金

資源整合 解決“錢的問題”

淮安區“一點五試”對應的五項改革在省級以上層面都有不同的扶持資金。殷宏陽舉例,省級扶持村集體經濟發展資金,每個村200萬元,共有6個村﹔中央財政給的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資金,全區一共400萬元。“近幾年,涉農項目多、涉及部門多,每個部門掌握的政策資金量多寡不均,有的項目多一點,有的項目像撒胡椒面,隻能調調味。”他說。

為此,當地大膽創新,整合資金來源,力推項目出資多元化。2018年,試點的6個村累計投入資金近3000萬元,其中省財政扶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項目資金1200萬元、中央財政農業生產社會化項目400萬元、產業扶貧項目資金507萬元,區財政配套投入605萬元,村干部入股共131萬元,吸納龍頭企業資金入股60萬元,改變了以往涉農項目資金投入分散、效益低下現象,實現了項目共建共享、資金使用高效、多方收益。

“給資金的目的就是提高社會化服務水平,有的地方拿財政資金補貼種植戶,今年補貼完就沒有了。與其這樣不如搭建平台,形成長久服務能力。”殷宏陽介紹,6個試點行政村分別新建了糧食烘干中心,單季單批次烘干能力在500噸以上﹔新建高標准工廠化育秧中心,配套育插秧流水線設施和設備﹔新建農業生產社會化服務中心,購置履帶式收割機、秸稈還田播種施肥一體機、高地隙植保機、無人機等一系列農機裝備,每個試點村均能提供2000畝左右的種收服務能力。

前年底,沙吉村黨總支書記於洪軍聽說區裡啟動了“一點五試”改革,他第一個申請參與。憑借批下來200萬元產業扶貧資金,於洪軍帶領村集體新建了250畝大棚,搞起了大棚瓜菜種植。其中150畝大棚承包給別人,解決了村集體每年18萬元收入的經濟薄弱村摘帽問題﹔剩下的100畝大棚,在淮安市農科院的支持下嘗試西瓜新品種植,熱銷的“蘇嘴西瓜”年創收40萬元﹔加上糧食烘干中心每年服務其他村鎮獲得的收入,村集體收入當年就達到了65萬元。由此,沙吉村一舉摘掉了省級經濟薄弱村、淮安市信訪矛盾突出村、淮安區黨組織軟弱后進村“三個帽子”。

除了糧食烘干中心,新建的工廠化育秧中心也在沙吉村被用出了新花樣。“ ‘一點五試’改革后,現在都是全程機械化,效率大大提高,我們也開始嘗試新技術、新品種、新模式,推動農業增效轉型升級。”於洪軍說,6月份西瓜收獲完后,轉入育秧大棚種植秋季瓜,2500平米大棚裡種了6000顆西瓜苗,國慶假期上市便銷售一空,為村集體增收8萬元,秋季瓜結束后,再立刻進行插秧,一刻也不閑著。

眼下,於洪軍又在和村民們謀劃“瓜稻米”種植。村裡建起了300畝瓜稻輪作基地,一茬種西瓜、一茬種水稻,克服了西瓜重茬障礙。同時,西瓜茬底肥足,可提高稻米的品質,預計今年能賺30萬元,帶動低收入農戶脫貧。不止沙吉村,馬橋村著眼258畝中藥材種植、豐年村實施佔地200畝稻蝦混養項目等,依托“三中心+全流程+基地建設”的改革硬件支撐,提高土地產出效益和農業發展水平在淮安區遍地開花。“我們改革的核心就是成立合作社,建好三個中心,搭好台子,因地制宜唱不同的戲。”殷宏陽說。

淮安區蘇嘴鎮沙吉村村民吉榮成正在西瓜大棚裡忙碌著

多維激勵 解決“人的問題”

2017年,《塘約道路》一書風靡大江南北,淮安區委書記徐子佳關注到了。讀后反思,淮安的基礎條件、人文條件更好,為什麼西南地區的塘約村能趟出脫貧攻堅的新路,創造全國經驗?關鍵還在基層黨建。

長期以來,部分村級黨組織軟弱渙散,究其原因一方面是人的因素,更為客觀的情況是村級集體經濟薄弱,村干部腰板硬不起來。“組織強和發展好,是相互作用相輔相成的。我們有的農村基層組織建設渙散,經濟功能被淡化。”徐子佳毫不諱言,在現有體制下,村支書工資均由上級財政支付,村集體經濟有沒有資產、有多少資產,對他們沒有壓力,自然就沒有動力,“必須發揮好基層黨組織的核心引領作用!”

淮安區“黨建引領 一點五試”改革即是把基層黨建放在重要的引領和保障位置,通過村集體牽頭參股,收益由合作社、村集體、村民、經營主體按比例分紅,將黨組織建在產業鏈條上,黨員聚在產業項目上,群眾富在產業項目上,走出了一條“黨組織+”的發展路徑和運作模式,推動了黨建力量向現實生產力的轉化。

說起種植“蘇嘴西瓜”的由頭,沙吉村黨總支書記於洪軍說是“先天優勢”與“后天政策”的疊加效應。蘇嘴村7名村干部中有4人是西瓜種植能手,這是“先天優勢”﹔通過參股分紅、參與經營管理與績效考核等方式實行利益聯結,增加村干部的收入待遇,提高村干部干事創業的積極性和主動性,這是“后天政策”。

盧攀峰任車橋鎮豐年村黨總支書記已經6個年頭了,“黨建引領 一點五試”工作讓他有了全新的任職體驗。去年10月,由村干部領辦成立登豐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從育秧、耕種、防治到收割,12名村干部既分片負責又統防統治。“以前是守攤子過日子,現在有了路子,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勁頭十足。”盧攀峰感慨。

農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支部強不強,關鍵在支書。徐子佳告訴記者,淮安區從經濟激勵、政治榮譽等方面入手,激發農村黨組織和黨員干部干事創業熱情,夯實基層黨組織的根基。去年開始,淮安區在村級黨組織中啟動實施“百面紅旗”創評活動,區委組織部圍繞“黨建、文明、發展、和諧、服務”五個維度進行評比,每類紅旗每半年各評選20面,每獲1面紅旗,村黨總支書記每月按600元發放半年紅旗績效,村委會主任、會計及1名相關工作具體承擔人每人每月按400元發放半年紅旗績效,其他“兩委”干部每人每月按200元發放半年紅旗績效。同時,在鄉鎮領導班子中拿出一部分名額解決優秀村支書的上升通道問題,多維度激發基層干部干事創業的激情和能力。 

 

(責編:孟二波、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