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金秋洪澤行”系列報道之四

孫成斌:32年堅守馬浪崗 一家三口扎根洪澤湖

耿志超、王艷、張玉峰

2019年10月31日07:26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孫成斌駕船進行日常巡邏。馬浪崗海事所供圖

孫成斌全家人合影。馬浪崗海事所供圖

孫成斌的家在江蘇淮安洪澤縣,是一個普通的三口之家,也是名副其實的“海事之家”。孫成斌是馬浪崗海事所的一名海事員, 妻子呂瑞蘭是海事所的炊事員,兒子孫友為也追隨父親的腳步,成為了一名海事協管員。

馬浪崗海事所位於淮河入湖口處一個四面環水的荒灘上,距洪澤縣城24公裡,離最近的集鎮也有8公裡,交通不便,生活條件艱苦。

1987年,孫成斌結婚生子,也在馬浪崗海事所扎了根。32年來,孫成斌夫婦就一直堅守在馬浪崗這座孤島上。他們終日與大湖為伴,與風浪相偎,至今共參與搶救遇險船舶近2萬艘,搶救遇險船員近8萬人次,搶救貨物400多萬噸,挽回經濟損失近億元。

在默默堅守的同時,他們的先進事跡也在洪澤湖上廣為傳唱,孫成斌及其家庭多次受到了上級部門的肯定和表彰:孫成斌曾先后被授予淮安市“十佳文明職工”、“十佳‘五德’干部”、淮安市第三屆道德模范、“十二五”淮安“最美交通人”等茉譽稱號,其家庭也先后被評選為淮安市“最美家庭”、江蘇省“最美家庭”。

孤島上的“千裡眼” 洪澤湖上的“活地圖”

1987年,22歲的孫成斌進入馬浪崗海事所工作。那時的馬浪崗,環境惡劣、條件艱苦。馬浪崗四面環水,是洪澤湖南線航道上的交通咽喉。孫成斌的工作包括氣象服務、船舶登記、船民簽証、航道保暢以及船民遇險營教。

“白天忙還好,就怕晚上,無聊,沒個消遣的地方。”為了打發時間,孫成斌就擺弄它的寶貝疙瘩——望遠鏡, 滿島跑, 天上地下, 東南西北,看星星看月亮,看水面看浪花,看行船看浮標,練成了他的“千裡眼”,大湖上的風吹草動難逃他的眼睛。

“有一年秋天,我拿著望遠鏡朝蔣壩方向望,幾公裡外的19號浮標怎麼看怎麼不對勁,比平時粗了許多。”察覺到情況異常,孫成斌駕駛救生船直奔19號浮標。“到跟前一看, 上面趴著人,一個七十多歲,一個三十來歲,年輕人手裡還抱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娃,凍得發抖。”

孫成斌將三人救上來了,原來這是祖孫三代的漁民,路上遇到了風浪。“當時,他們的船沉了有半小時,要不是孫成斌救得及時,人撐不了多長時間就沒勁了。”馬浪崗海事所第一任所長劉海清說起當時的情景,連聲稱道孫成斌的眼力好。

“在洪澤湖, 老孫就是張‘活地圖’ 。”馬浪崗海事所第三任所長張建這樣評價孫成斌。

2011年4月,一艘淮陰籍貨船打來求教電話。“隻報告了大概方位, 沒來得及細說,電話就斷了。 回撥,關機,再回撥,還是關機。”孫成斌判斷,“船很可能已經沉了。”

“快,救人!”孫成斌邊喊邊沖了出去。可茫茫大湖,往哪救?三個多小時的搜尋,連個漂浮物都沒找見。無奈之下,出事船民的家屬決定放棄搜救。

“下風口沒找到,咱往上風口去!”孫成斌語氣堅決。這片水域,孫成斌再熟悉不過了。根據船民家人敘說的航行線路、開船時間、載貨重量,孫成斌判斷著搜尋方向,向可能出事的水域搜尋。又過去了兩個多小時,在上風口不遠處的一處淺灘,孫成斌發現了一把拖把, 順著拖把的方向,找到了沉船。

此時,船主陸軍、潘芳艷夫婦正用雙臂緊緊護住兩歲的孩子,蜷縮在已經平水的船篷頂上。一家三口,最終全部獲救。

老少都是“一根筋” 32年父子傳承

“一根筋”“一家子都是一根筋”……親人這樣說,同事也這樣說。32年來,孫成斌堅守孤島,妻子不離不棄﹔32年耳濡目染,如今,兒子傳承父業。

1987年,同樣才22歲的呂瑞蘭嫁給了孫成斌,來到馬浪崗海事所當起了“廚娘”,燒得一手好菜,還是馬浪崗唯一的女性。她說,幾個月能上一次岸連逛街、看看人,就是最開心的事了。可為了丈夫,她留在了馬浪崗。

錢不多,條件又艱苦,是什麼支撐夫妻倆在這荒灘上一呆就是32年?

“過去也有過動搖的時候。”憨厚的孫成斌並不否認內心曾有過糾結,但他表示,每當參加湖區救援任務,挽救一條生命,自己都特別高興。而這恰恰不是用金錢就可以衡量的,也是拿再多錢也買不回來的自豪感。

談到遺憾,孫成斌沉默了。“我這輩子,最愧對的就是老父親、孩子和老伴。”老父親住在縣城,雖離得不算遠,但忙碌的孫成斌很少能回去看他。“幾年前,父親看出了膽管癌,開刀時我請假回去了兩天。沒辦法,那時正處於枯水期封航控船,本來人手就不夠, 所有人都在崗忙碌。”

那兩天,成了孫成斌和父親的最后一次相聚。“還記得那天晚上, 當接到老父親去世的電話后,我圍著馬浪崗轉了 一圈又一圈。”孫成斌說。

同樣在1987年,孫友為出生了。他自上小學起離開馬浪崗,在岸上靠吃“百家飯”長大。從小缺少父母關愛,他都不願與父母在言語上多交流,甚至遠赴上海打工。

如今,孫友為又回到了家鄉,成為洪澤縣地方海事處網站的一名海事協管員,從事湖區船民水上安全知識宣傳普及工作。在日記上,孫友為這樣寫道:“我開始慢慢讀懂父親,他教會了我做人最最重要的東西,我要成為像父親一樣的人。”

兒子的歸來讓孫成斌最為欣慰,“堅守孤島才是我的事業,很高興他也願意陪自己一起繼續這份事業。”

談到退休后的生活,孫成斌想的也很簡單,“飯后牽著老伴的手,散散步, 逛逛街。”32年的堅守,對於孫成斌來說,是辛苦的,是孤獨的,卻也是滿足的,快樂的。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