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19歲女孩保研北大:不帶手機進教室、高鐵上也在看書

2019年11月03日17:51  來源:中國新聞網
 
原標題:保研北大的19歲女學霸有多努力?不帶手機進教室、高鐵上也在看書

  北京大學、南京大學、浙江大學、武漢大學…….手握8所名校的錄取通知,該選哪個好?

  這不是“想多了”,對於19歲的女學霸徐升來說,這就是她今年選擇保研學校時,面臨的“大麻煩”。最終,她還是將自己的明天,交給了北大。

  一時間,“19歲女生保研北大”的話題登上網絡熱搜。網友直呼,絕不能讓爸媽看到這個別人家的孩子……

  徐升個人照 受訪者供圖

  00后女生成“網紅學霸”

  火了?我很惶恐!

  “徐升,你火了!”

  2日早晨,正在逛超市的徐升收到同學發來的消息才意識到,自己保送北大的事情成了網絡熱搜。沒過多久,她的微信好友列表裡,多了一百來個新添加好友:“好多學弟學妹加我,求我的復習筆記和保研經驗。”

  現年19歲的徐升,出生於2000年3月,系安徽大學廣播電視專業2016級學生。因為大一到大三總成績排名專業第一,她在大四時拿到了學校推薦免試攻讀碩士研究生(簡稱“保研”)的名額,並在9月底被成功保研至北京大學。

  一時間,作為“00后”的徐升,因年齡小,且入讀名校引發無數網友的點贊留言:

  微博網友截圖

  實際上,徐升在成績上一直排名靠前。她告訴小新,自己之所以能在19歲讀到大四,是因為自己5歲時已經上了小學。並且在5年級時,就開始學習初中課程:“所以我小學跳了一級,沒讀6年級直接上了初中,那會兒我才10歲。”

  看到徐升保研北大的消息在網絡熱傳,不常跟新動態的徐升父親,今天也在朋友圈“秀了”一波女兒,並祝福道:“新時代、新起點、新征程、努力成就夢想!加油。”

  徐升父親分享女兒的事跡並祝福 受訪者供圖

  但如今,自己突然變得備受關注,並被網友贊“太優秀”,甚至走在學校會被認出來,徐升覺得有些惶恐:“我真沒覺得自己很厲害,其實保送清北的學長學姐大有人在,我的室友也保研成功了呀。”

  據徐升介紹,自己寢室4名同學中,有兩名女生已被保研至本校和蘭州大學,另一名女生也正准備考研。

  徐升在學校聯系攝像受訪者供圖

  學院副院長回憶:

  這個學生上課從不帶手機

  讀研,是徐升本科期間最大的學習目標。在得知成績足夠優異,就能獲得學校保研資格后,徐升整個大學時光,都在為此努力。

  但拿到保研資格,卻並不容易。據安徽大學新聞傳播學院副院長崔明伍介紹,保研資格競爭激烈,全校也僅有14%的學生能獲得保研推免。“這意味著,要想保研,大一到大三的成績排名都必須在專業前10%。”

  除對成績有要求外,綜合發展也同樣在考察范圍內。崔明伍介紹,學生平時的專業實務成績、參加各類活動的加分也都計算在內。

  在崔明伍心中,徐升的確是自己教過的最喜歡的學生之一:“她很好學,閱讀量比起同年級學生要高很多。”崔明伍和其他老師聊起徐升時,都多次提到:“經常在圖書館碰到孩子看書。”

  更讓崔明伍記憶深刻的,是在上課時,他發現徐升是全班唯一一個不帶手機進教室的學生:“我們在微信一個小程序裡點名,發現徐升在課堂卻沒登錄微信,事后她才說上課沒帶手機,所以沒法用微信簽到。”崔明伍回憶說。

  徐升的努力有了回報。三年時間,她的總成績排名始終位列專業第一名。盡管專業為文科類,大二時,徐升參加大學生計算機設計大賽,獲得了國家三等獎。大三時,又成功拿到了國家獎學金。

  徐升的課本 受訪者供圖

  申請12所大學,參加9次復試

  徐升:為了保研,我太難了

  如今,回想起自己的保研經過,徐升直言:“我太難了。”

  自今年5月確定獲取保研資格,徐升便開始為外校保研做准備:“整理檔案、收集資料、查找學校,一遍遍向各大學校投遞推免材料,一次次申請高校夏令營……”

  據徐升回憶,保研期間,她總計向北大、南大、中科大等十二所大學填寫了推免申請,並收到了其中9所大學的復試通知。

  到了7月,保研復試工作拉開序幕。徐升也踏上了自己的保研之路。6月底,她通過了南京大學的推免夏令營。但遺憾的是,徐升並沒有拿到夏令營優秀學員証,這意味著,她申請進入南大研究生院的機會比別人低了很多。

  徐升不得不繼續向其他學校遞交保研申請,爭取復試機會。

  “整個7月,我面試了5所大學,先后趕往南京、武漢、北京參加復試。到了9月,我又面試了4所大學,到南京、北京、杭州參加復試。”徐升說。

  徐升保留的一張趕往南京大學復試的火車票 受訪者供圖

  除了路途的辛苦,徐升每次前往一個城市復試,都需要隨身攜帶專業書籍不斷復習:“雖然每次考試基本都是那幾本書的內容,但每考一次,我都要重新背一次。”

  無論是在酒店裡,還是在趕去下一個城市的高鐵上,徐升都在背書。用徐升的話說,其中一本專業書籍,她已經能按照書本的框架,默寫出所有重點內容。

  這樣的“疲勞戰”從7月一直持續到今年9月。期間,徐升不少保研的同學,都陸續收到了心儀大學的錄取通知,但她的未來,還遲遲沒有著落。“每次復試完回家,爸媽都不敢問我結果,他們怕給我壓力。”徐升說,保研期間,整個家庭的氛圍都變得沉重。

  徐升收到北京大學錄取通知受訪者供圖

  直到今年9月28日,徐升在北京大學官網,查到自己被北大新聞傳播專業擬錄取為專業碩士的通知。在提交完確認信息后,她的保研工作終於結束。

  “當時我就哭了,這一路下來太折磨人了,但如今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徐升說。

  聽到徐升保研北大的消息,作為副院長的崔明伍也感到驕傲。他希望徐升能站在更好的平台,堅持自己好學的品質:“未來走得更好更遠,才是對母校最好的報答。”崔明伍說。

(責編:朱殿平、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