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江丹徒20輛新能源公交車被棄不停挪地方 涉嫌騙補

2019年11月04日07:09  來源:新華日報
 
原標題:20輛新能源公交車為何被丟棄

鎮江市丹徒區讀者前不久向本報讀者熱線(025-84701119)反映:20輛純電動新能源公交車,長期停放在當地路邊,日晒雨淋,讓人心疼。

“僵尸”公交車不停挪地方

10月26日,記者來到丹徒區宜城街道盛丹路2號。這裡原是一家大眾汽車4S店,如今已荒廢,裡面停放著11輛新能源公交車。記者走進這些車門大開的車廂,發現均沒有配置車內空調,大部分車的電池已經消失,有的發動機蓋也不見蹤影。

記者繞到4S店屋后,又發現7輛公交車。還有兩輛呢?

經人指點,記者在西麓鎮榮路鎮江鑫喆汽車維修廠的安泰停車場內,找到了另兩輛新能源公交車。停車場門衛告訴記者,本來20輛公交車都准備拖到這裡的,聽說還有糾紛沒處理完,隻拖來了兩輛。

這20輛中國一汽“解放”牌新能源公交車,長10.5米,均為2015年12月底出廠,都沒有挂行駛車牌,但車身側面還能看到了淡淡的“鎮江公交”字樣和Logo。

鎮江市退休工人、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行風監督員顧華琪告訴記者,他關注這20輛“僵尸”公交車好久了。最初這20輛車是藏在丹徒一家工廠內,因工廠裝修,今年被拋荒在丹徒區宜城街道鎮南村社區宜樂路邊。為此,他還向鎮江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咨詢新能源公交車被“拋荒”問題。該公司立即派專業人員現場察看,經過查閱比對資料,給出官方回復:車子不屬於鎮江市,鎮江市公共交通有限公司從未採購過這批車輛。

顧華琪說:“我非常好奇,如今這20輛車又挪地方了。難不成公交‘長腳了’?”

涉嫌騙補被“識破”而棄車

記者先后從鎮江公安等部門了解到,這20輛“僵尸車”主人為: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2016年1月25日之前為江蘇華仕泰新能源技術有限公司。2015年9月,華仕泰公司與鎮江市華伏新能源有限公司在揚中市合作推廣新能源汽車。同年11月,華仕泰公司以每輛車91.5萬元、總價1830萬元,購入20輛“解放”牌純電動公交車交付給華伏公司,並以鎮江神通新能源技術有限公司(系華仕泰公司全資控股)名義與華伏公司簽訂合作協議。

2016年1月,鎮江華伏新能源公司向市經信委等部門提交“2015年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省級財政補貼資金”申請。經多部門核查,這批車輛未取得“公交營運資質”且從未投入正常使用,不符合地方補貼申報要求,不享受補貼資金。

2018年上半年,南京安科公司將20輛車拖放到丹徒區江蘇藍圈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內。2019年3月,因藍圈新材料公司裝修改建,車輛便被拋棄在丹徒區宜樂路上。9月中旬,南京安科公司又將車輛轉移至安泰停車場,可剛拖了2輛,便被丹徒區公安叫停,余下的18輛車最終被當地公安分局移至廢棄的4S店停放。

“2015和2016年,是我國新能源車騙取政策補貼的高發期。”新能源汽車領域研究專家馬連華分析說,2009年起,中央財政大力支持新能源汽車推廣應用,新能源車產銷規模快速增長。拋荒新能源車,99%的可能是騙補。

2015年,國家與省財政補貼政策為,購買長度10米以上新能源公交車,每輛可以獲得國家補貼50萬元、地方補貼50萬元,共計100萬元。南京安科公司以每輛車91.5萬元購入,拿到補貼扣除購車成本后,每輛車可淨賺9.5萬元,20輛車就是190萬元。“我覺得是騙補未通過,公交車又無法轉賣才出現的這種情況的。”馬連華說。

發展新能源車與防騙補應並重

那麼,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鎮江市華伏新能源有限公司在其中扮演什麼角色呢?記者輾轉找到了鎮江市華伏新能源有限公司負責人秦久宏。他告訴記者,2015年,江蘇華仕泰新能源技術有限公司負責人李華找到他,提出合作在揚中市推廣純電動新能源車。當初的方案是,先合作推廣20輛考斯特車型的純電動新能源車,車子挂靠在鎮江市華伏新能源有限公司,向社會租賃賺錢。

“然而,最終運到揚中的竟然是20輛新能源公交車,不是考斯特。我們拒收,並反復找李華,可他遲遲不來處理。最終於2016年9月將車開走。下面事我就不知道了。” 秦久宏說。

記者通過“企查查”APP,找到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的注冊地——古平崗4號,這裡是南京鼓樓高新區模范路科技創新街區。記者走遍每棟樓,未發現該企業。幾經周折,又找到位於江寧區潤景科技3號樓603室的南京安科捷能新能源汽車銷售有限公司。一名女副總告訴記者,公司2014年從鼓樓搬來,目前從事新能源小汽車的租賃,她入職不久,對2015年、2016年鎮江新能源公交車的事不知道。10月28日至31日,記者多次聯系南京安科公司負責人李華的兩個手機,或無人接聽或被掐斷。通過“企查查”,記者發現,李華因公司債務官司,已被限制高消費。

20輛公交車的電池哪去了?江蘇新電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卜明認為,純電動新能源車上電機、電池、電控三大件中,電池最貴,佔整車成本30%-45%。“肯定是取走后,用在其他新能源車上了。”

卜明說,2016年前后,在推廣新能源車的目標壓力下,監管失責,降低了企業和產品的准入門檻,為不法企業提供了可乘之機。從2016年起,國家對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加了“裡程門檻”:非私人用戶購買的新能源汽車要累計行駛3萬公裡才能領取國家補貼。雖然騙補貼行為得到一定遏制,但有的地方又出現新能源大客車、公交車空跑等情況。

3月26日,財政部、工業和信息化部等四部門又聯合下發了《關於支持新能源公交車推廣應用的通知》。從2020年開始,採取“以獎代補”方式重點支持新能源公交車運營。具體方法是,新能源公交車輛完成銷售上牌后提前預撥部分資金,滿足裡程要求后可按程序申請清算,進行補貼,以堵塞漏洞。

對於這20輛“僵尸車”,有關方面是否要加快回收處置?東躲西藏總不是辦法吧! (黃 勇) 

(責編:蕭瀟、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