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錫新吳打掉涉黑組織:以招工為名暴力收高額費用

2019年11月07日07:26  來源:現代快報
 
原標題:以招工為名暴力收取高額費用

用鐵鍬毆打行凶、設計暗藏危機的協議……近日,無錫市新吳警方打掉一涉黑組織,該團伙以招工違約為名暴力逼取高額費用,造成惡劣影響,嚴重破壞了正常的社會治安秩序。該案件目前已移送起訴20人。

械斗背后暗藏犯罪網絡

2019年5月2日下午,新吳區梅村街道某空地的一場械斗讓“無錫好好佳勞務公司”(下簡稱“好好佳”)進入了公安機關視線,這家公司因生意糾紛用關刀、鐵鍬將一錢姓男子毆打致輕傷。經警情庫比對,曾與“好好佳”有業務往來的無錫輝順元勞務服務有限公司、無錫金來恩企業管理有限公司、江蘇西昊科技有限公司在從事勞務服務、人才派遣業務中,其公司成員多與工人發生勞資糾紛,自2017年以來初步梳理各類警情達200余條,涉及各類案事件50余起,公司實際控制人湯某等存在有組織實行非法拘禁、敲詐勒索等違法犯罪行為的嫌疑。

至此,一個龐大的犯罪網絡即將浮出水面……無錫市公安局新吳分局當機決斷,成立專案組,一定要將這黑惡勢力鏟除。今年5月17日,湯某落網。

產業鏈的巨大“效益”

從表象看,湯某經營的“無錫金來恩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下簡稱“金來恩”)是家勞務派遣公司,通過發名片、網絡廣告、向其他公司購買等方式招收工人,然后將其介紹到江蘇、浙江、安徽等地的工廠上班,從事體力勞動,其間工人身份証件將被扣押。“金來恩”選取的對象,大多無固定居所、經濟狀況拮據,此類人員一般難以堅持長期勞務工作,文化程度較低且合法權益易遭受侵害。

據湯某交代,他們在和工人簽訂用人協議和勞動合同時,明確如工作不滿3個月將支付800至1000元不等的違約金。此要求並不罕見,那麼“金來恩”的生財之道又在何處?原來,除違約金條款外,湯某還在協議中列出鋪蓋、路費、體檢費等費用名目,而這些名目對應的費用數額則顯示空白。一份暗藏危機的協議,隱約透露著工人們即將到來的“不幸”,也讓湯某團伙一步步走向罪惡的深淵。

駐場人員,是“金來恩”監視工人動態的手段。一旦工人出現思想波動,駐場人員就會立即報告將工人“引進門”的對應業務員,如工人願意重新選擇工廠則息事寧人,如不願意,則將被“專車”運回無錫,等待著他們的將是一場無情的“宰殺”。根據不同情況,“金來恩”要求工人支付幾百至五六千元不等的費用,包括此前簽訂協議時的“空白項”,也包含巨額服務費、手續費、成本費等等,伴隨而來的還有恐嚇、威脅、毆打、非法拘禁……

線索模糊但真相不模糊

“嫌疑人相當狡猾,供述的線索非常模糊”,這是辦案民警最深刻的印象。嫌疑人身份明確不難,難的是找到相應受害人,極大部分受害人早已離開無錫、且未有報警記錄,這給案件偵辦帶來了難度。嫌疑人楊某供述曾敲詐一對兄妹,其余細節無法提供,“兄妹”二字頓成唯一線索。

嘗試各種模糊搜索,辦案民警終於發現一起2017年6月份發生在新吳區某酒店內的糾紛警情:遠在遼寧的張某報警稱,其妹妹在無錫被騙傳銷、向其要錢。電話聯系張某后,張某一方面並不配合,另一方面其所提供的“僅妹妹被騙”與楊某交代的“兄妹”並不相符。辦案民警並未放棄,多番詢問發現與張某妹妹同時被敲詐的還有其男友,同時還有另一對兄妹,四人被湯某、楊某等三人暴力敲詐。

警方調查了解到,湯某從蘇州某公司(已被蘇州警方打擊處理)習得這一招工套路式,在2015年7月將它帶到了無錫,從最初的提供工人給其他公司,到親自上陣敲詐勒索,湯某先后成立輝順元、金來恩、西昊等公司、企業,為達到非法斂財、稱霸一方的目的,他指使手下人員有組織地採用暴力或暴力相威脅實施敲詐勒索、非法拘禁、搶劫、詐騙、非法組織賣血等犯罪活動,涉案價值數百萬元。(朱鯨潤 楊明)

(責編:蕭瀟、唐璐璐)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