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古鎮新變】

江蘇泰興黃橋古鎮:打贏新時代的“黃橋戰役”

吳紀攀、耿志超、張玉峰

2019年11月08日09:05  來源:人民網-江蘇頻道
 

一計旅游興鄉村

要發展,靠資源。既有古鎮資源、紅色資源,又有裡下河自然風光資源,黃橋人看到了發展旅游的希望。“我們在把整個黃橋鎮當成一個旅游景區來打造。”黃橋古鎮旅游和景區管理局副局長秦凡說,早在多年前,黃橋就制定了旅游鎮村體系,走特色旅游之路,以此來帶動鎮村經濟發展。

“黃橋歷史上窮,但是人才輩出。像清代的音韻家何萱、現代地質學之父丁文江、物理學家和劇作家丁西林、生命科學家王德寶,都出自我們黃橋。”秦凡說起當地的人文風物滿是自豪感。據介紹,黃橋古鎮至今保存完好的明清建筑就有2000余間,大批唐宋明清石刻、木匾分布其間,蔚為壯觀。

至於紅色旅游,除了新四軍黃橋戰役紀念館,黃橋還有通如靖泰臨時行政委員會舊址、新四軍蘇北指揮部、新四軍第三縱隊司令部、黃橋戰役支前委員會舊址、新四軍黃橋戰役革命烈士紀念塔等。

相對於這些靜態的文旅資源,黃橋正在傾力探索的是一條通過田園鄉村建設和鄉村旅游帶動鄉村振興的新路子。位於黃橋鎮東南角的祁巷村,是丁文江、丁西林兩位大家的祖籍地,如今被冠以“中國最美鄉村”“全國生態文化村”等“國字頭”稱號,成了蘇中鄉村游的熱點目的地。

1996年,丁雪其被推選為村主任時集體負債280多萬元,村裡環境臟亂差,集體經濟沒門路。他當時經營一家豬鬃加工廠,就以“公司+農戶”形式帶動100多個加工戶,戶均年增收3-5萬元﹔再后來,他帶頭流轉土地種植葡萄,全村高效規模農業迅速發展到上千畝﹔2010年,已擔任村書記的丁雪其說到鄉賢投資2000多萬元成立江蘇金辰農業科技有限公司,開始對村庄進行整體旅游開發,方才找對路。

丁雪其告訴記者,祁巷村在鄉村振興的實踐中摸索出了“村集體+公司+業主+合作社+農戶”的五位一體發展機制,即村裡負責土地流轉和基礎設施建設,金辰公司負責規劃、開發、招商、運營,業主和本村村民承包項目,合作社發展特色農業,村民成為產業工人。

祁巷村成功開發了佔地3000多畝的3A級小南湖風景區,還建設了休閑茶庄、全國大型垂釣競賽基地、竹筏游船娛樂中心、跑馬場、卡丁車等多種鄉村游項目。在這裡,游客可以享受吃、住、玩一條龍服務,目前每年接待中外游客在25萬人左右。

鄉村旅游的發展也在惠及每一位村民。村民丁改雲靠祖傳的面點手藝,在村裡農家樂打工,她攤出來的餅又香又脆,是游客們愛點的鄉土味道。“我們一天做100多鍋,我一個月收入2000多元,這比種田可好得多。”因病致貧的丁興國是村裡的脫貧幫扶對象,也是村裡特別發展的低收入農戶保潔員之一,這項工作為他家每年增收六七千元。

“丑小鴨變鳳凰,‘爛泥溝’也能變成美麗鄉村,我們對鄉村振興有信心。”丁雪其說,到去年底,村集體經營收入達到286萬元,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1872元,是十年前的3倍之多。

一心共富奔小康

在奔向全面小康的道路上,省委書記婁勤儉指出,要進一步弘揚黃橋老區革命傳統、傳承紅色基因,激勵廣大干部群眾在新時代奮發進取、真抓實干、擔當作為。這既涉及到政策幫扶,更需要自力更生。

這是一個先富帶后富的故事。南岱村有位黨員養殖大戶叫王敬,也有35戶低收入農戶,王敬主動找到村支書王貴斌,提出可以通過托養山羊的方式幫助這35戶脫貧增收。所謂托養,就是由村集體為每個貧困戶出資800元購羊款付給合作社,合作社為每戶托養4隻羊,年底除返還本金800元外,每隻羊保底分紅250元,這樣每個貧困戶年增加收益1000元,此外到合作社務工還可以獲得勞務費。經由此法,村裡的貧困戶全數脫了貧,王敬也成了大家心目中的“領頭羊”。

為了幫助集體經濟發展,當地鼓勵村居集體資金購買黃橋經濟開發區標房產權的政策已實施多年。簡言之,把標准廠房的產權賣給村集體,村集體由此獲得相對穩固的租金收益。“購買標房的資金,主要來自政策性幫扶資金和幫扶單位扶貧資金,剩下的是村集體資金。”黃橋鎮農村工作局農經助理袁琦說,到今年底,黃橋鎮集體經營性收入在35萬元以下的經濟薄弱村居將全部脫去“窮”帽。

鄒克儉是江蘇省市場監管局派駐到太平村的第一書記,扶貧是他的重要使命。太平村此前已經買過400平米的標房產權,鄒克儉提出湊個整數,“再買1600平米”。這個提議讓村支書何俊宏聽得心潮澎湃,如果真能買下這個數的標准廠房,村裡光租金收入一年就有20萬元,村集體脫貧易如反掌。可是,除了上級部門給的購房補貼和鄒克儉從自己單位爭取的40萬元扶貧資金,還差十多萬。

購買標房的截止時間是今年5月底,鄒克儉告訴自己關鍵時刻第一書記要頂上,那段時間他往返於黃橋、泰興、南京聯系“化緣”,資金爭取來了,可要到年底才能到位。開發區得知此情,欣然同意先和村裡簽協議,太平村的脫貧問題迎刃而解。

先富帶后富還體現在鎮域經濟發展上,6年前,由省級層面推動,黃橋經濟開發區與江陰高新區達成南北合作共建協議。緊接著,江陰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黃橋工業園獲批為南北共建園區,開創了全省鄉鎮級園區與國家級開發區合作共建的先河。

黃橋工業園規劃總面積8.66平方公裡,首期啟動2.5平方公裡,是黃橋經濟開發區的“區中園”。泰興市也給出了有力的政策支持:凡是能夠下放的行政權力一律下放給黃橋,凡是能夠享受到的省級優惠政策一律落實到園區和企業,凡是需要泰興市一級協調解決的問題一律高效服務到位。

江陰一直是我國縣域經濟的領跑者,那裡的企業願不願意來?“曾幾何時,我們到江陰招商都是偷偷摸摸的。”黃橋經濟開發區管委會副主任何清說,在設立南北共建園區之前,他們不知道江陰的企業家是否看得上一江之隔的黃橋。南北共建協議簽訂的2013年,前期已在黃橋租廠房生產的江陰企業主李國忠果斷決定將企業從江陰遷到黃橋來,成為黃橋工業園第一家入駐的江陰企業。此外,和他一樣付諸行動的還有25家江陰企業。數據顯示,2018年,該園區完成工業國稅開票銷售130億元。

從貧困戶脫貧,到經濟薄弱村摘帽,再到鎮域經濟發展,無不體現著從上到下奔向共同富裕的決心。王曉雲堅信,新時代實現全面小康的黃橋戰役一定能打贏,也一定會打贏。 

(責編:張妍、張鑫)

江蘇要聞

給領導留言

    百姓呼聲追蹤報道 官方回復 我要投訴